第二章:立夏(2)
四丫头2018-03-07 17:362,154

  韩馨月第一次主动举手发言时,所有的人都紧张地看着她,她从他们的紧张中读出了期待,期待她说出一口别扭的方言,期待她再次成为他们的笑料。特别是马俐,双手已准备成鼓掌的姿势,只等她一回答完毕,便为她喝倒彩。韩馨月微笑着,用比收音机里的播音员还标准的普通话高声回答了问题。许多同学震惊了,尤其是陈国兵老师。他占用宝贵的课堂时间,花几分钟表扬了她。韩馨月的脸火辣辣的,心却比蜜还甜。

  这样一个曾表扬过她的老师,几天后却狠狠地伤害了她。

  那天中午,韩馨月吃泡面吃得拉肚子,拉得不成人形。当她捂着腹部来到教室时,还是迟到了。

  “报告。”她怯怯地说。刚想入座,却听到一声吼:“站住!”

  站住!不许动!举起手来!缴枪不杀!不,不对,这逻辑不严密。她猛一回头,见陈国兵老师凶神恶煞地盯着自己,她循着鲁西的目光望去,看到门后画的一只神形兼备的大王八,王八旁划了一个箭头,箭头旁写着“陈国兵”三个大字,她恍然大悟。毕业于工农兵大学的陈国兵老师,被大家背地里直呼其名,甚至演绎成谐音“陈国鳖”,更有甚者,赐其雅号“中华鳖精”!背后损他他可以装聋作哑,如今竟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侮辱他,这还了得!得,今儿个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陈国兵绞尽脑汁,用他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词来诅咒她,似乎“大王八事件”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韩馨月。委屈的泪水在眼眶打圈,她强忍着。李磊紧攥拳头,刚想站起来,不料,却被吉米抢了先,见吉米起身,他悄然落座。吉米打断陈国兵的话:“老师,这事儿跟她没关系,是我画的!”

  “现在才承认?晚了!想替人受过?迟了!你俩各写三千字的检讨,明天上交!”陈国兵老师愤然离开,途中被一个撮箕绊了一跤,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韩馨月涨红着脸,倔强地回到座位,坐得像一尊石像。鲁西围着她,殷勤地递过一瓶饮料,她一动不动;鲁西害怕地说“馨月你倒是说句话呀”,她不语。李磊默默地将门后的大王八擦去,想靠过来说点什么,又缩回到自己的课桌前,佯装看书,眼神却不时瞟过来。吉米将手搭在她肩上,推了推她,又递过一张纸巾,她不理,也不接。

  吉米在她身后站了许久,说:“对不起。”他艰难地道了人生第一个歉,从前的他任刀架在脖子上,也绝不会讨一声饶。

  韩馨月红肿着眼上了一天课。当晚,她在狭窄的卧室昏黄的灯光下冥思苦想检讨书,半天磨不出一个字。迟到了就该背黑锅?迟到了非要写检讨?NO!NEVER!NO WAY!她索性横下一条心,坚决不写!如果那只“中华鳖精”非要同她过不去,那么,她……实际上,她什么都做不了。退学的念头一闪而过,很快被意念中的一耳光扇了回去。她的学校是母亲替人家做保姆求来的,她的小学和初中一开始就迟到了,她又有什么资格再早退呢?这个城市里,她甚至没有合法的身份,只是一名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说白了就是“盲流”。她趴在饱经沧桑的餐桌上睡着了,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满是故乡泥土的芬芳。醒来时,发觉稿纸湿透了。

  第二天一早,韩馨月惊奇地在课桌里发现一套崭新的《三毛全集》,里面夹着一封署名为“韩馨月”的长长的检讨书,还附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这次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三名,无法成为你们的笑话,抱歉。韩馨月心说。

  前两名是班长林可可和学习委员李磊,第四名是吉米。马俐考了二十多名。韩馨月最好的朋友鲁西,毫无悬念地占据了倒数第一名的位置。

  鲁西像一只受伤的猫,怏怏地在座位上发呆。韩馨月拿着她的试卷,责怪道:“前天才同你讲的题目,一考试还是做错了。”鲁西耷拉着头,楚楚可怜。她又将那道题讲了三次,鲁西才勉强听懂了。

  “给你。”鲁西递过一块黑黑的东西。

  “什么?”

  “巧克力。”

  那是她平生第一次吃巧克力,她觉得那是她尝过的最好的美味。有一天,母亲带她去超市,她指着一块6.8元的巧克力想买,母亲看了看价格,强拉她离开。她紧咬着嘴唇,心想,我一定要考北大,以后当播音员,天天吃巧克力。

  鲁西长得楚楚可怜,家里也有很多漂亮的裙子,却不似马俐那样张扬。她宁愿做韩馨月的影子,韩馨月说西她绝不会向东,韩馨月要西瓜她绝不会选冬瓜。

  鲁西说:“馨月,学习上你帮帮我,好吗?”

  韩馨月道:“我一定会帮你。”

  她心说:“我一定会帮你超过马俐。”

  鲁西成为韩馨月的第一个学生。后来她当家教时教过许多学生,鲁西是她见过的最笨也最认真的学生。

  每天放学,韩馨月都会为鲁西辅导半小时,直到鲁西被父母接走,她则背着书包在黑暗中独自回家。鲁西为了感谢她,给她带了巧克力、果丹皮、橡皮糖、话梅、果冻等许多零食,她从不主动要,但鲁西给她她便心安理得地收下。

  “馨月,送给你。”

  “月~票?哪来的?”

  鲁西神秘一笑:“你再仔细看。”

  韩馨月看出来了,这张月~票是绘画天才鲁西画的,但足以乱真。

  “会不会被发现?”

  鲁西安慰她道:“你长得一脸诚实,谁都不会怀疑你,放心吧。”

  韩馨月隐隐发现,鲁西并不像众人想像的那样毫无主见。鲁西在韩馨月面前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而韩馨月却像一个早熟的孩子,将母亲告诉她的道理传授给鲁西,无论鲁西能否听懂。鲁西时常用崇拜的目光注视韩馨月,她无比享受这种优越感。

  很快,她的优越感瘫成了一堆烂泥。

继续阅读:第三章:大雪(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