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小寒(3)
四丫头2018-03-23 18:011,859

  韩馨月在病床上闲不住,一打完点滴就喜欢四处溜达,她亲眼看到一个病人躺在走廊冰凉的地上,医生却拒绝为他治疗。她理直气壮地质问医生:“你们见死不救,这样做太不人道!”医生们笑了,反问她:“收助一个没有交医药费的病人,占用你们交了钱的病人的床位,这样就人道吗?”那位医生还耐着性子告诉她,医院不是慈善机构。

  她正无故寻仇觅恨,突然一大帮同学涌进病房,将狭小的病房充塞得满满当当。韩馨月的目光穿越人群,一眼望见了李磊。她定定地注视着他,恍如隔世。半年前,她去探望卧病在床的魏华,如今自己也成了病人,她感慨万千。

  马俐送给她一束康乃馨,又指着她打石膏的手,问:“疼吗?”韩馨月笑道:“还行。”

  “馨月,上次那件事我总觉得……”马俐道。

  “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韩馨月狡黠地说。马俐不好意思地挠头。

  鲁西带来一罐她亲手熬制的香气扑鼻的排骨汤,端到韩馨月面前,羞怯地说:“馨月,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

  韩馨月拉着她的手说:“傻丫头,还不快给我尝尝你的排骨汤!”韩馨月提出大家一起分享这罐诱人的排骨汤,同学们不忍同病榻上的她争食,又盛情难却,便象征性地尝了几口。尝完,纷纷夸鲁西是贤妻良母,鲁西羞赧地低下头,并飞速扫了一眼林涛,林涛却眼神迷离。

  吉米抱着两大盒巧克力递到韩馨月面前,一本正经地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里有100块巧克力,记得一天吃一块,不许贪吃哦。”她伸出拳头欲打这个送了礼还自讨没趣的家伙,无奈手臂打着石膏,行动不便,只得作罢。李磊挤在人群中,神情复杂。

  吉米告诉她,安可王和高菲老师非常想念她,希望她尽快回到课堂。韩馨月若有所思。吉米又同她讲起奇葩老师陈国兵的事。

  “这只鳖精太可气了,竟然单独为班上的几位女生开小灶,放学后单独辅导!”

  “有这事?”大家都不信。

  “千真万确。”吉米言之凿凿。

  韩馨月笑道:“他的课都讲得不过如此,开小灶又能学到什么呢?”

  “也对。”吉米邪邪一笑,摸了摸韩馨月的头说,“你没伤到脑子就好,我得努力了,不然就被你超过了。”

  韩馨月抓起一只Hello Kitty布偶向吉米飞去,却被李磊稳稳接住。

  李磊挤到韩馨月面前,将Hello Kitty还给她,又取出一本书,正欲开口,手中的书却被马俐抢了过去。

  “《穆斯林的葬礼》!先借给我看!”马俐兴奋地说。

  李磊无可奈何。韩馨月大方地说:“没关系,马俐先看吧,我出院了再看。”她想,这场灾祸因这本书而起,得不到它也是天意。

  同学们离开了,病房里又是死一般地沉寂。

  不几天,陈国兵和高菲老师来医院看望她。陈老师说:“以前经常抓你这个迟到典型,长时间没看到你迟到,还真不习惯呢。”

  韩馨月笑道:“我现在是迟到早退加旷课,陈老师您看着办吧。”

  陈老师乐了,说:“快点出院,处罚我给你存着。”

  韩馨月扮了个鬼脸。

  高菲老师将一本《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集》递到她手上,说:“馨月,尽快好起来,参加新概念大赛,你一定可以比他们写得更好。”

  韩馨月下意识地抚了抚打着石膏的手臂,心说:我可以吗?我希望将来当一名播音员,我可以吗?

  她16岁的生日是在医院度过的。生日那天,李磊带来了相机,为她拍了许多照片,她打着石膏,在镜头前笑得一脸灿烂,这是她住院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不料,李磊在回家的路上,乘公交车时,相机却被小偷盗走了,连同那卷珍贵的胶卷。韩馨月得知后,失声痛哭。正如一段记忆活生生地被人抠掉,只余一片苍白。为何上天如此残忍,连那点可怜的记忆都不留给她?

  许多年以后她才明白,那位梁上君子也是上帝派来的一位特殊的使者,偷走她沉痛的记忆,希望她能活得轻松一些。

  从不迟到旷课的李磊,专程翘课来医院看韩馨月。奇怪,人呢?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上也是空荡荡的。他冲到护士站,焦急地问:“26床的韩馨月是不是出院了?”

  得到否定的答复后,李磊更急了。她去了哪里?莫不是想不开……不,不会,他认识的韩馨月绝不是这样的人。他在偌大的医院四处搜寻,从住院部找到门诊部,搜遍了包括男科、儿科、妇产科在内的所有病房,还去了医院的小花园、食堂、小卖部,只差去女卫生间了。他还好几次折返到韩馨月所在的病房,生怕她已回到病床上,辗转数次,却一无所获。他呆呆地坐在医院的石凳上,任汗珠恣意流淌,眼前经过许多打着石膏、拄着拐杖、坐着轮椅的人,他希望其中有韩馨月,却一次次失望。他猛然回想起学校的天台上韩馨月的倩影,一个激灵,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汗珠,直奔医院天台。

继续阅读:第七章:小寒(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