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小寒(4)
四丫头2018-03-24 18:053,089

  出院后,因为手臂上那道弯弯扭扭的伤疤,韩馨月不敢穿短袖衣衫,即使是桑拿天,她依旧执着地穿着长袖,丝毫不顾及他人怪异的眼神。后来流行七分袖,她便满世界寻找七分袖衫,她整整穿了一年多的七分袖,直到能够彻底面对自己丑陋的疤痕。

  手臂受伤处,皮肤永远是冰冷的,每逢阴雨天更是会隐隐作痛。后来,她成了一名白领,时常如虾米般弓在电脑前打字,手臂弯曲时间稍长便会酸痛不已。那次车祸后,她从一个矫情、清高的女子变成一个开朗的人,懂得如何去爱自己,也意识到经历这场灾祸之后,要比所有的人都活得更好。

  她在医院里整整住了两个月的院,日夜操劳的母亲也新添了两道皱纹。她在元旦头两天才出院,因为在医院住到下一年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同她一起出院的,还有九岁的小妹妹和隔壁病床的阿姨。

  班主任曾建议她休学,她坚决不同意。尽管她屡次迟到,但她不愿自己的人生一开始就落后别人半拍。

  两个月后,韩馨月打着石膏重返校园。高中时代,她又来迟了一步,然而终究还是来了。喧闹的校园里,高压电线上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唱着,跳着,无论更迭了几度春秋,流转了多少岁月。她渴望做一只飞鸟,在田田荷叶下,在金黄的麦田里恣意翩跹,却不知受伤的手臂何时才能复元。

  她眺望远方的夕阳,不期一只篮球向她飞来,她来不及躲闪,便闭上眼,准备迎候重重一击。竟风平浪静。睁开眼,李磊站在她面前。他抱着篮球,静静地看着她。时间在那一刻停滞。他替她挡住篮球的那一刻,便注定了要为她抵挡一生的风雨。

  吉米满头大汗地闯到他们之间,慌忙道歉:“馨月,对不起!没想到你出院后送给你的见面礼竟是它。不好意思,抛错球了,本想抛个绣球给你的。”

  韩馨月笑了,这个瘟神,哪个犄角旮旯都有他,不过倒也挺有趣。

  吉米抱着篮球离开时,在李磊背后狠狠给了一拳,又附在他耳边悄声说:“便宜你小子了!”

  韩馨月对李磊绽开一个笑:“谢谢你,李磊。”

  李磊惶恐地不知所措:“不,不用谢。”

  韩馨月不时偷望他,眼中有晶莹的东西闪烁。校园里飘过一丝和暖的风,月儿悄然爬上柳梢。

  韩馨月有许多话想说,最终化为了沉默。

  因身体不便,韩馨月从高一便开始住校。她每日穿梭于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生活变得极为简单。

  她吃不起学校五块钱一份的红烧肉,每周她都会从家里带母亲腌制的酸萝卜片酸萝卜丝酸泡菜酸腌菜,酸豆角干豆角臭豆腐。一旦被同学发现了,取笑她时,她便用更大的笑声来回应别人的笑。

  她的学习成绩一如既往地优秀,又因了她晴天般的微笑,当之无愧被评为“班花”。对于这个雅号,她不以为然。她自认是一个来自乡村的灰姑娘,一只平凡的丑小鸭,她宁做坚挺的橡树,不做攀援的凌霄花,娇嫩的花儿总会凋敝,顽强的大树才能屹立。

  同寝室的鲁西希望照顾她这个伤病员,她坚决拒绝了,反倒主动承担起帮室友带饭、打水甚至洗衣的责任。那天,韩馨月拎着自己和马俐的两瓶各八磅的开水瓶回宿舍,走到半路,受伤的手臂实在酸痛,手一软,笨重的开水瓶掉了下来,滚烫的开水淋在脚上,她“啊”地一声惊叫,离她几步之遥的李磊冲上前,将她背到校医务室。所幸她只是皮外伤,包扎好伤口后,一周就痊愈了。李磊却受了惊吓,直怪她太不小心了,从此承担起帮她打开水的义务,并且一干就是三年。

  马俐等同寝室的女孩揶揄着要李磊顺便把她们的开水也打了,李磊憨笑着,来者不拒。马俐称他为“现代版郭靖”,他但笑不语,从不反驳,也不辩解。马俐叹道:“不知这个呆瓜何时才能开窍!”

  与身体上的疼痛与辛劳相比,更难以忍受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与煎熬。出院后,韩馨月上了第一堂体育课。她希望像往常一样,和大家一起上课、下课、运动、自习,课堂上大家看不出来她手臂的变化,她的残缺却在体育课上无处遁形。她打着石膏和同学们一起艰难地跑步、做俯卧撑,平时她能做20多个,此刻却只能勉强做一两个。当她用打着石膏和钢钉的手臂以怪异的姿势撑在地上时,所有的同学都齐刷刷地盯着她,他们脸上的神态也各式各样,有同情,有怜悯,有漠然……这一切,都令韩馨月心里五味杂陈。下课后,她躲在操场一角黯然神伤。

  李磊提醒她:“申请免上体育课吧。”她犹豫着。她虽特立独行,却不想和他们格格不入。然而,她别无选择。韩馨月找系主任、找体育老师、找政教处、找校长,绕了十八道山路,终于将免上体育课的手续批了下来。从此,同学们上体育课时,她成了一个闲人。她想起许多门上贴着“闲人免进”,运动世界,从此永远对她关上了大门。她原本是喜欢运动的,可手臂的伤,剥夺了她上体育课的权利。也因为那次体育课,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了她的惨状。上课时,她将手臂藏进抽屉内,她不希望她成为被人参观的对象。尽管如此,她仍能感觉到背后好奇和悲悯的目光,它们如芒刺在背。

  那天,李磊和吉米代表高一年级参加校篮球赛,对手是高三年级。韩馨月、马俐、鲁西等在观众席上为他们加油。赛场上,高三的一位同学故意撞人犯规,吉米上前理论,却被高三的学长打了一拳,李磊上前劝架,也被重重地推了一下。吉米不甘示弱地同他们对打起来。很快,高三年级召集了三四十人,而林涛只找到了十几名高一同学,两个年级的男生在操场上剑拔弩张地对峙,火药味渐浓。

  李磊希望拉住血气方刚的吉米,希望和平解决,吉米却一挥手:“打丫的!”高一的学生冲上前,高三学生也挺身而出,两方一片混战。眼看李磊将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打倒在地,韩馨月不顾自己打着石膏,用身体挡住李磊,并高喊道:“你们别打了!”

  她的气势震慑住了大家,一位高三男生正准备将她拉开,却被另一位同学制止住了:“住手!人家美女带伤上阵呢。”不久,学校保安及时赶到,才终止了这场斗殴事件。

  李磊问韩馨月:“你怎么这么傻?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韩馨月甩甩头说:“当时一着急,就什么也顾不上了。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傻瓜。”

  “没你傻。”

  “好吧,一对二。”

  事后,包括李磊、吉米、韩馨月在内的40多名同学都受到了处分。

  耗时一年多的公交公司的赔偿款终于下来了,只象征性地赔了她几千元钱。领赔款时,韩馨月见到了那个肇事司机。他已经不认识她了,而他烧成灰她也认得。韩馨月冲上前,揪住他的衣领,吼道:“坏人!你赔我的手!赔我的手!”司机挣扎着说:“不是赔你钱了吗?”他的话令韩馨月更愤怒了,她对他又踢又打,边踢边说:“我把你的手打断,给你几千块,让你一辈子都直不了,一辈子都不能上体育课,不能跳舞,行不行!”

  韩馨月被其他司机拉开了。她坐在司机办公室里,哭着说:“你们赔我的手!我还年轻,我还没有工作,还没有结婚!我想上体育课,我想跳舞!可是,我的手臂受伤了,我什么都做不了!”她四处搜寻着那个尖嘴猴腮的司机,他是一只缩头乌龟,已经躲起来了。韩馨月顺手抄起一个钣手就往外冲,如果找到他,一定要将他的手打断,打得稀巴烂!她扔下钣手,一屁股坐在停放着许多辆公交车的停车场上,放声大哭。

  后来,韩馨月同其他人一样工作、失业,恋爱、失恋,她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上体育课、不能跳舞,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的正常生活。她的手臂虽受了损伤,她依旧用双手轮换着提十公斤的大米爬八层楼回家,依旧可以扛起一桶近50斤重的纯净水。那场车祸后,从前纤弱的她变得刚强,她像一株杂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没有什么能打垮她。

  这段经历一直在她心底埋藏着,如今,她将它们拾掇出来,晾晒干净,也让她心里腾出更多的位置,让阳光照进来。

  这场噩梦里,她困了漫长的一觉,这一觉,一困就是十几年。当她能够云淡风轻地讲出这些故事时,她已经放下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小寒(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