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霜降(1)
四丫头2018-03-13 17:471,836

  活得再艰难,都要温和地微笑,并且坚持。

  “你来自一个叫Smile的地方,希望微笑永远与你相伴。”

  圣诞节,韩馨月收到的一张特殊的贺卡上写道。

  李磊说:“你的家乡是弥勒县南部,翻译成英文就是S-mile,不就是“微笑”之城了?”

  微笑之城,这是她听过的对故乡最美的解释。从此,无论如何,都要温和地微笑,并且坚持。

  母亲除了在教授家当兼职保姆,还在一家火柴厂找到了工作,偶尔带一些火柴回家。韩馨月喜欢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玩火柴,她将自己想像成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根火柴就是一个新希望,一份温暖,点燃火柴,就能看到橱窗里的烛光,闻到肚子里填满苹果和梅子的烤鹅的香气。她渴望从火焰中找到父亲,父亲却始终没有到来。

  她划着一根火柴的时候,却又害怕会从天上掉下来一颗星星,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细长的红光。安徒生爷爷说,那样将会有人要死。

  韩馨月极其痴迷三毛,为了攒钱买三毛的书,她用鲁西为她画的月~票乘车,使用了三个多月后,被一位细心的售票员识破,她苦苦哀求才未被罚款。

  当韩馨月第三遍读吉米送的《三毛全集》时,吉米突然告诉她三毛死了。她放下手中的书,揪住他的衣领:“你胡说!三毛怎么会死呢?”

  “她,她真走了。”李磊说。

  她放开吉米,颓然坐下。她可以不相信吉米的话,却不能不相信李磊。

  课间十分钟,有一个唱歌时间。韩馨月们偏爱邓丽君的《小城故事》、小虎队的《爱》、《蝴蝶飞呀》以及《水手》、《粉红色的回忆》等流行歌曲,老师却规定他们只能唱音乐课本上的《老黑奴》、《苏武牧羊》、《满江红》、《欢乐颂》等老歌。

  三毛死了,初二(4)班的同学们以自己的方式纪念三毛。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文艺委员马俐深情领唱,同学们动情地跟唱。从前参差不齐的歌声此刻变得整齐划一。鲁西痴痴地凝望着林涛的背影,韩馨月将头埋在课本中抽噎。

  “还有还有,还有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不要问我从来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一遍唱完,他们继续唱第二遍,第三遍……陈国兵老师站在教室门口,本想进来阻止,却被大家的歌声震撼了,悄然离去。语文老师高菲着一袭波希米亚长裙翩然而来,教室里突然一片寂静。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高菲老师却开始领唱,和大家一起唱哀婉的《橄榄树》。后来,她将课本弃置一旁,讲起了三毛和荷西凄美的爱情故事。在初二(4)班全班同学的记忆中,那是他们听得最认真的一堂课。

  那天,韩馨月哭红了双眼,那首《橄榄树》刺痛了她脆弱的神经。她想起了分别一年多的故乡,她再也回不去的故乡。从乡村漂到城市,她是孤独的流浪者;她出身贫寒的单亲家庭,爱是最奢侈的礼物;父亲走了,魏华也走了,她还要留在世间继续漂泊,如一株孤独的橄榄树。

  那一年,诗人顾城用一把斧头谋杀了妻子和他自己。林涛为了纪念逝去的三毛和顾城,特地写了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是“我们是永远的精神流浪者,高贵的灵魂无处皈依”,这首诗在同学间广为传扬。

  三毛还活着,她一定去了远方流浪。

  父亲也是,他去了遥远的地方,忘了回家。可是,他为什么不带上我?为什么要撇下我和母亲?他不知道没有房子、没有钱活着很辛苦吗?不知道没有房子,没有爱,心会流离失所吗?我恨他。不,我根本记不起他的样子,他只留给我一张陌生的黑白相片,我恨的只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韩馨月边听那首《橄榄树》边想。

  这道模糊的影子始终在韩馨月的心里若隐似现地飘着,三毛的死,让她突然对死亡骤然产生一种恐惧感,那道影子也渐渐变得具体起来,寄生在她体内,挥之不去。她开始怕深渊似的黑夜。母亲在她身边,她害怕母亲的唠叨;母亲不在面前,她又恐惧这漫无边际的黑暗。

  刚进初中的韩馨月是安静的,因为自卑。突破普通话障碍后,她逐渐变得活跃起来,并非因为她爱喧嚣,只是四周一片寂静的时候,她时常感觉死一般的气息向她扑来。

  她开始不停地说。她向同桌魏华讲童年的故事,讲凤凰镇从村口一直流向家门口的清冽的小溪,唱《雪娃娃》那首童谣,讲小时候她剪掉一只红蜻蜓的翅膀,为一只受伤的红嘴鸟哭泣,她还告诉魏华,她曾将一只山上采来的蘑菇喂给猫咪吃,结果将它毒死了。

  她问魏华:“我们会死吗?”

  魏华想了半天,摇摇头说:“不会。我们都会活很久。”

  “拉勾。”她同魏华郑重地拉勾。魏华说:“一百年,不许变。”韩馨月说:“变了下辈子当猪八戒。”

继续阅读:第五章:霜降(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