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霜降(2)
四丫头2018-03-14 17:481,711

  后排的李磊和吉米也成为了韩馨月的热心听众。她同他们讲父亲为她捉了满满一瓶萤火虫放进她蚊帐里,父亲说这样梦里就能见到星星;她说父亲带她去山上滑草,边滑边采蘑菇;父亲还给她买了溜冰鞋,他们那里一下雪就可以溜冰,冰下有很多活蹦乱跳的鱼……吉米打断她的话,问:“有北极熊吗?”她肯定地回答:“有!还有企鹅。”吉米笑得前仰后合。李磊提醒她道:“你不是从南方来的吗?”她坚持道:“我们南方什么都有!”

  事实上,我们南方一无所有。父亲也没有为我做过任何一件事。可是,凡是我能想到的,他一定会在天堂悄悄地做,只是我看不到。韩馨月身体里的另一个人,时常跳出来安慰她,告诉她“你所说的都是对的,你所说的一切都会实现”。

  马俐不知从哪儿打听到韩馨月没有父亲的事,跑到她面前,当着同学的面说:“你父亲不是早死了吗?你还说他带你溜冰、滑草、捉萤火虫,吹牛!谎话精!我的50块钱一定是你偷偷放到我伞里的!”

  马俐的话如一盆冰水当头泼在她身上,所有的目光都向她射来。韩馨月紧咬嘴唇,生怕自己会抑制不住扑向马俐,然后将她撕烂、嚼碎。马俐泼过来的那盆冰水在她眼中凝成泪,化成冰刀,她直直地盯着马俐,一直盯到马俐将视线移开。突然,马俐惊叫一声,只见一只绿头大螳螂从马俐颈后跳到手臂上,马俐惊惶失措时,韩馨月捕捉到了吉米狡黠的眼神,他冲她挤了挤眼。螳螂在马俐手臂上悠闲地散步,她用力甩着手臂,那只绿头将军蹭地跳到韩馨月身上,马俐如释重负,大家的目光顿时集中到韩馨月身上。

  魏华想帮韩馨月将螳螂捉住,她微微一笑,轻轻捻起这只绿将军,来到马俐面前,马俐惊恐地退后了几步。韩馨月平静地经过她,走到教室外,松开手,绿头将军连蹦带跳地渐渐远离她的视线。

  上课铃响了,韩馨月坐得像一口大笨钟,老师讲的内容她全然不知,眼前的黑板也变成白茫茫一片。她总感觉背后跳着一只灰绿色的螳螂,它的剪刀手随时想将她碾碎。

  放学后,韩馨月捉了一只草绿色的螳螂,临睡前将它放进蚊帐里。第二天起床,才发现它死在了她的床上。它是被压死的。韩馨月对着它小小的尸体说:“对不起。”

  原来死亡来得如此猝不及防。而她要和母亲倔强地活着。

  初三下学期,同桌魏华参加全校运动会4*100米接力赛时,突然在赛道上昏厥过去,韩馨月和李磊等同学立即将他送往校医务室。在医务室,韩馨月第一次见到了魏华的父亲,他两鬓已斑白,穿着皱巴巴肥大的军裤,起初她还以为是魏华的爷爷。不久,魏华又连续两天没来上课。她以为魏华也像她一样迟到了,不禁暗自替他担忧,陈国兵老师刚立了新规,凡是迟到的男生罚做50个俯卧撑,女生罚做50个仰卧起坐。她已经被罚做了几百个仰卧起坐,魏华那单薄得像风筝的身体,能经受得起多少个俯卧撑?

  第三天,魏华仍没有来,韩馨月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座位,怅然若失。魏华每天都早早到校,帮她把课桌椅擦得一尘不染,还经常替她擦黑板、扫地,班上有脏活、累活,他随叫随到,选举劳动委员时,他全票通过。

  一放学,韩馨月便直奔魏华家。她费了一番周折,才在一个人口密集的棚户区找到了魏华的家,一走进去,她惊呆了,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魏华家毫不为过。她曾以为自己是这座城市最可怜的人,没想到魏华的境况远比她糟糕。魏华的母亲独自在家,她是一位朴实的农妇,比魏华的父亲更显老态。她一遍遍地用抹布将椅子擦干净,才请韩馨月坐下,又留她在家吃饭。

  “魏华呢?”韩馨月迫不及待地问。

  “他住院了。”

  魏母的话令她大吃一惊。

  “魏华得了什么病?”

  “只有他爸知道,他爸咋都不肯说……”魏母抹着眼泪。

  此后几天,韩馨月每天清晨都认真擦拭魏华的桌椅,期待他突然出现在座位上,老老实实地做笔记,或是真诚地向她请教数学题,然而,奇迹并没有出现。

  一天,陈国兵老师沉重地向同学们宣布:魏华同学患了白血病,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学校上课。这个消息不啻于一场海啸。教室里死一般地沉寂后,几位女生当场哭出声来,一向坚强的韩馨月也忍不住落泪。同学们是从电视剧《血疑》中得知白血病是不治之症,只有韩馨月,切身体会到白血病是一种无比残酷的病,这个恶魔夺走了父亲,如今又要来掳走她最好的朋友魏华。

继续阅读:第五章:霜降(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