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霜降(3)
四丫头2018-03-15 17:501,580

  第二天,全班大部分同学相约放学去看望魏华。临出发前,韩馨月问埋首苦读的林可可:“你去看魏华吗?”林可可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韩馨月一见到魏华,心猛地一沉,几天不见,魏华瘦了一圈,头发也剃光了。他正坐在床上认真地看《英语》书,床头放着各科课本和笔记。见同学们来了,他慌忙戴上帽子。

  吉米不改调皮的本色,上前捅了魏华一拳:“你小子在这里享福,我们可惨了,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

  魏华咧开嘴,憨憨地笑了。

  韩馨月向吉米投去赞许的一瞥。她将一台迷你录音机递给魏华:“这是我妈送我的生日礼物,反正我也没时间听广播了,送给你吧。”

  魏华推脱道:“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你不收我们就绝交咯。这些天都没人帮我擦桌子,倒是有人天天往我课桌里放蚂蚱、蜗牛。”韩馨月佯装生气地看了看吉米,继续道,“我等着你早点回来帮我收拾桌子呢,不然我的课桌快成昆虫博物馆了。”

  她的话引来一阵笑声,同房的病友们纷纷向魏华投来羡慕的目光。同学们七嘴八舌地同魏华谈论起美国打伊拉克、黎明和刘德华谁更帅、北京国安又输了两个球,一向沉默寡言的李磊还开玩笑道:“魏华,快点好起来,我们还等着你一起踢球呢,中国足球就靠咱们来拯救了!”

  吉米从背后偷袭了李磊一拳:“咳,咳,抢我的话,不厚道啊。”又是一片笑声。

  后来,全班同学公认的诗人林涛,还为魏华清唱了一首当时最流行的郑智化的《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魏华和林涛一起唱了起来,唱到最后,声音哽咽。李磊向韩馨月使了个眼色,韩馨月立即意会,对大家说:“魏华身体不舒服,不宜长时间打扰,我们下次再来看他吧。”

  吉米和林可可等方才意识到打搅魏华近一小时了,便不舍地一一同魏华告别。

  吉米拦下一辆出租车,邀请三位美女上“轿”,鲁西和马俐都上了车,韩馨月却拒绝了。

  她蹒跚着向医院大门口走去,双肩剧烈颤抖,最后蹲在路旁,放声大哭。

  “魏华会好起来的。”李磊蹲下来,递过一张纸巾。

  韩馨月从不愿在人前流泪,此刻,却眼泪肆虐。三年前她第一次走进这所中学时,来自农村的她被人瞧不起,是魏华用善良的微笑迎接她,如今,他却生了绝症,上天为何如此不公?

  “魏华会死吗?”她问。

  “不会,他一定会好起来的。”李磊低沉地答道,声音发颤。

  “我父亲也是白血病,”韩馨月长叹一口气,“他已经离开十年了。”

  李磊拍了拍她的肩,韩馨月哭得更厉害了。

  她说:“李磊你知道吗,父亲走的时候,母亲说我发着高烧,我甚至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至今我也想不起来他的样子。‘父亲’这两个字在我生命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他在我记忆中始终是一片空白。我很害怕活生生的一个人,突然有一天变成了一张冷冰冰的相片……”

  李磊沉默了许久,飞起一脚将身旁的一只空啤酒罐踢得老远,长叹一口气说:“我的亲妹妹,也在几年前走了。我亲眼看到她小小的身体在我手里渐渐变得冰凉,我一直抱着她,将她从她的小房间送往太平间。那扇黑漆漆的大门一关上,我就再也见不到活泼可爱的妹妹了,很多个日子,她带着甜甜的笑,跑到我梦里来,一声声地叫着哥哥,哥哥……”

  李磊将身体向她挪近,再近一点,他的手指动了动,想贴近她,却怯怯地握成了拳头。韩馨月一把抓过他的手,握得紧紧的。空气中听得到他们令人窒息的心跳。

  那天晚上,李磊送韩馨月回家,二人饿着肚子,在昏黄的路灯下走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有许多话要对彼此说,最终什么也没说。

  韩馨月回到家时,母亲仍未下班,家里空荡荡的,客厅里,挂着母亲和她的合影。枕头下,藏着父亲抱着年幼的她的黑白相片。

  临睡前,她抱着父亲的照片,喃呢着:“你们都不能死,都不许死,你们都要好好地活着,都给我好好地活着……”

继续阅读:第五章:霜降(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