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霜降(4)
四丫头2018-03-16 17:502,298

  第二天,韩馨月一上学,吉米就质问她:“昨天为什么不上我的车?”她岔开话题,说:“吉米,我们帮魏华做点什么,好吗?”

  韩馨月的话引起几位同学的关注。鲁西说:“我可以一放学就去看魏华,林涛,你去吗?”

  未等林涛回答,马俐就抢着说:“魏华治病需要很多钱,我们为魏华捐款吧。”

  “这个主意好!”吉米为马俐的提议拍案叫绝。马俐心花怒放,韩馨月却隐隐有些担忧。

  “你们还记得上月来的流浪歌手罗大佐吗?”韩馨月问。

  上月课间时分,教室里突然闯进来一位长发飘飘的帅气男孩,约二十余岁,抱着一把吉他,一上讲台便兀自弹唱起来。他唱了三首自创的歌,其中一首名叫《田螺姑娘》,他唱得浑然忘我,同学们听得如痴如醉。唱毕,他自称流浪歌手,四处漂泊,希望同学们顺便赠些路费与饭钱,数额不限。许是被他的歌声与帅气打动,同学们纷纷慷慨解囊,一向文静的鲁西捐出了她的全部财产50元钱。几分钟下来,流浪歌手的琴盒里装了百余元零零散散的钞票。还有几位女生找他签名,他签下龙飞凤舞的大名后,背着吉他扬长而去。

  同学们十分好奇他的名字,纷纷抢看他的签名,看完,不禁啼笑皆非,只见鲁西等几位“花痴”女生的本子上分明写着“罗大佐”!

  很快,“罗大佐”的事便传到了陈国兵老师耳中,他拼命拍着讲台,怒不可遏地称昨天让大家为贫困灾区捐款,没一个人响应,今天来了个莫名其妙的流浪歌手,大家倒是有这么多闲钱。陈班主任还让大家引以为戒,每人写一篇反思深刻的作文,不少于1000字。

  “罗大佐”一事仍令大家心有余悸。如今,号召大家为魏华捐款,会有人响应吗?韩馨月眉头紧锁、忧心忡忡。

  吉米掏出身上的50元钱交到韩馨月手上:“本来想请大家吃麦当劳的,现在捐出来,只当是魏华替大家吃了麦当劳吧。”

  韩馨月感动地收下,敬了他一拳,说:“哥们儿,好样的!”吉米痛得龇牙咧嘴,又笑得桃花灿烂。

  韩馨月又说:“光依靠个人的捐款只能是杯水车薪,不如我们号召全校师生和社会各界为魏华同学捐款吧。”

  “举你和我的双手双脚赞成!”吉米说。李磊和马俐等班干部一致通过捐款决议,一向冷漠的林可可也积极响应,并主动捐了35元钱。李磊捐了41元。韩馨月将自己所有的积蓄凑到一起,也只有18元。

  “吉少爷,借我点钱。”韩馨月对吉米巧笑俏兮。

  “多少?”第一次被美女主动应召,吉米受宠若惊,当然,还得装得拽一点。

  “多多益善。”

  吉米将40元交到她手上,问:“够吗?”

  “不够,还有吗?”

  “有是有,不过……”吉米道,“得明天带给你。只要馨月开口,我有求必应。”

  第二天,吉米将200元交给韩馨月。这笔钱,对他们来说是天文数字。

  韩馨月惊呼:“天,这么多!不会是偷的吧?”

  “我吉米给你的印象不会那么差吧?这是我下个月的生活费,你有急用,先拿去咯。”吉米轻描淡写地说。

  韩馨月不好意思地说:“我现在没有钱还你,不过,我可以慢慢还。可能半年,一年,或者更长……”

  “傻丫头,不急,这三年来我欺负你五十多次了,欺负一次抵一块钱,公平吧?”话音刚落,吉米便伸出爪子准备摸她的头,韩馨月敏捷地蹲下,溜掉了。

  第二天,韩馨月课间扔了两颗“大白兔”,一颗给李磊,一颗给吉米,吉米照例将两颗都据为己有,李磊只笑了笑。韩馨月注意到,吉米的手有些肿了。

  “怎么回事?”她抓住他的手,关切地问。吉米慌忙将手抽回。

  没等他回答,马俐就快人快语地说:“吉米偷拿他妈妈的钱,被发现了,他妈用戒尺打他,还告到班主任那里了!”

  吉米恼怒地说:“你不广播没人知道你是小喇叭。”

  放学前,韩馨月又往吉米课桌上扔了一块“大白兔”,吉米打开一看,见里面包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谢谢你借钱给我,以后别干傻事了。

  吉米情不自禁地说:“碰到一个傻丫头,想不干傻事也难。”同桌李磊听了他的话,瞟了他一眼,皱了皱眉。

  韩馨月不顾学业紧张,精心准备了一个募捐箱,通过校广播台及各班班主任,发动全校师生踊跃捐款。她还给本市各大媒体打电话、写信,希望社会各界都来关注身患绝症的魏华同学。

  在她的努力下,全校师生捐出一万多元,社会爱心人士也捐助了三万多元。陈国兵老师和韩馨月、李磊等同学携五万多元来探望魏华同学时,魏华正在做化疗。魏母感动得跪在他们面前,韩馨月他们吓坏了,连忙扶起她。

  此后的日子,韩馨月一有空就来医院陪伴魏华,其他同学来过一两次后,再也没人敢去了,一放学马俐就逃回家,生怕被韩馨月抓去医院,就连李磊,也借口学业紧张,可他放学后分明还在操场上打篮球。为此,韩馨月愤怒地问他为什么不去探望魏华,李磊答道:“我很害怕医院里的浓重的消毒水味儿,一进入医院,就会想起从这里离开的妹妹,就好像是跳进了一片死海,觉得很窒息,甚至有一种即将溺亡的感觉……”

  韩馨月坚持经常去看望魏华,也许因为他们是同桌,也许因为父亲,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韩馨月的事迹感动了全校,师生交口称赞,媒体闻讯也纷纷前来报道,学校希望将韩馨月作为典型大力宣传,她却选择了低调,坚决不肯上报纸。直到有一天,母亲拿着一张报纸问她:“馨月呀,你上了报纸怎么不告诉我?还是邻居耿大妈跟我说的。”韩馨月这才发现,自己在病房陪魏华的事被记者偷拍下来,发到了报纸上。

  母亲欣慰地说:“馨月,好样的,妈支持你。”她淡然一笑,闪进房间。母亲极少夸奖她,即使她考第二名,母亲也会批评她为什么不再努一把力考第一,可方才母亲由衷的赞许,为什么让她很想哭?

  坐在她后排的李磊也传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馨月,你真棒!

  韩馨月攥着纸条在阳光下傻笑。

继续阅读:第五章:霜降(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