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霜降(5)
四丫头2018-03-17 17:511,424

  毕业前夕,初三年级全体师生拍毕业照。轮到初三(4)班时,韩馨月对摄影师说:“我们班排到最后一个拍。”

  摄影师不解,韩馨月神秘地说:“我们在等一个人,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全班同学都在翘首祈盼,期待魏华同学的出现。全校所有的班级都拍完了,摄影师不愿再等了,架起相机准备为他们拍照。韩馨月急了,冲上前同摄影师据理力争,称“61个阶级兄弟,一个都不能少”!

  静静的、漫长的等待。烈日当空,几只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同学们被叫出了几身汗。马俐说:“魏华不会来了吧”。韩馨月坚持道:“不!魏华一定会来的!他说过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缺席。”是的,魏华从来不迟到,这一次,他一定也会如期而至。然而,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等来的不是魏华,而是他的父亲魏国栋。原来,魏华被病痛折磨得无法到场,万般无奈,只得请了父亲替代自己,并请父亲捎话给同学们:“我们是一个集体,毕业照一个都不能少,可我实在来不了了,请同学们原谅。”听了魏华父亲捎的话,几位同学忍不住哭了。

  魏华的父亲被安排在倒数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这张定格的照片上,老师和同学们眼含泪花,努力挤出一丝勉强的微笑。拍完照后,许多人红着鼻子,取出纸巾,悄然拭涕泪。

  陈国兵老师说:“魏华的座位我们会一直给他留着,我们等他回来。”

  半个月后,韩馨月和李磊去魏华家送毕业照时,发现他家的墙上,挂着魏华的一幅黑白照,照片上的他,笑得恬淡、从容。魏华的书桌上,端端正正地放着一本英语书,英语书旁,是她送给他的迷你收音机。

  韩馨月泪如急雨。她万万没想到,那次见面,竟成了永诀。一个她同魏华之间的小秘密,她将永远藏在心底。

  那天,她独自一人来看望魏华。魏华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仍坚持要她念英语给他听。她翻开英语书,一张照片掉了出来。她急忙收起相片,却还是被魏华发现了。

  “谁的照片?”魏华问。

  糟糕,昨晚睡前读完英语书后,看父亲的照片时,竟顺手放进书里了。韩馨月将自己同父亲的合影递给魏华。她缓缓讲起他们一家三口的故事,魏华认真地听着。她以为自己会哭,可讲述时竟出奇地平静,倒是把魏华惹哭了。

  “馨月,有什么话要我带给你父亲吗?”

  “胡说!我们拉过勾,你答应过,我们都要活很久!”韩馨月哽咽着。

  “对不起,馨月,我才是谎话精,我可能要先走了。”

  “不准走!你还没听到我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呢!”韩馨月咬着嘴唇,嘴唇上一块干裂的皮被她咬破了,血咸咸的。

  魏华笑了:“馨月,你是我最好的同学和朋友。你虽然来自农村,可是热情、大方,比城里的同学好多了。我也经常被人欺负,可你从来没有瞧不起我。谢谢你,馨月。你一定会成为全世界最好的播音员。”

  她羞赧地低下头。

  “馨月,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

  她含泪微笑。

  “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抱过女孩子呢。”魏华憨笑道。

  韩馨月轻轻起身,走到他病床前。魏华挣扎着下床,额头现出细密的汗珠,他艰难站定后,紧紧拥抱了韩馨月。

  韩馨月刹那间一阵恍惚,她以为自己拥抱的不是魏华,而是父亲。父亲从未拥抱过她,不,父亲此刻正紧紧地抱着她。

  眼泪即将汹涌而至,她放开魏华,悄悄走到病房外。韩馨月没想到,她一走出病房,魏华就昏迷过去,从此再也没有醒来。

  韩馨月简陋的书桌上,搁着一张初三(4)班的毕业照,魏华的照片贴在韩馨月旁边。整幅照片上,老师和同学们都愁眉不展,只有两个人绽露出笑容,一个是魏华,另一个是韩馨月。

继续阅读:第六章:小满(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