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小满(1)
四丫头2018-03-18 17:522,242

  当你跌倒时,总会出现两种人,一种人纵情狂欢,一种人袖手旁观。

  很长一段时间,魏华的座位都空着。每天清晨到校后,韩馨月都会认真地将魏华从前坐过的桌椅擦拭一新。闲暇时,她都会对着镜子练习标准的普通话、苦读英语,她一直记得魏华说,她会成为“全世界最好的播音员”。

  吉米申请成为韩馨月的同桌,被陈国兵老师一口回绝后,多动症患者吉米表现得异常安静。下课了,他将窗户打开透气,正值寒冬,一阵冷风吹过,韩馨月打了个喷嚏,皱了皱眉,李磊察觉后,默默地起身关窗,班上突然响起了喝彩声,李磊落座时,脸忽而变红了,韩馨月的脸也微微泛红。吉米看了看李磊,又看了看韩馨月,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将一只粉笔头向黑板上扔去。

  入学第一天,母亲就千叮万嘱韩馨月一心学习,万不可分心。那时的她还不懂何谓“分心”,到了初三,关于她和李磊的谣言四起时,她才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

  近来课堂上,老师点韩馨月回答问题时,同学们总会下意识地望向李磊;点李磊时,又会看韩馨月。韩馨月起初不解,等她意识到时,一股强劲的风言风语向她席卷而来。

  校园里的八卦新闻流传得比病毒还快。不知从何时起,李磊和韩馨月的暧昧故事自初三(4)班迅速传遍全校。

  韩馨月有一次向李磊借尺子时,她后排的吉米投来诡异的眼神。这是八卦新闻的导火索。

  一次野外活动,胆大的韩馨月爬上苹果树,她在树上摘,李磊在树下接,二人配合默契,谈笑风生,被冷落一旁的吉米关切地边提醒韩馨月“小心”边用力摇苹果树,导致李磊被苹果砸中。这件事令李磊和韩馨月的八卦版本中多了一个“第三者”吉米。

  八卦继续升级:一次,同学们一起玩飞盘时,吉米不慎将飞盘扔到李磊头上,李磊的眼角砸出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吉米立即将李磊送往校医务室,韩馨月和马俐旋即赶到,看到李磊的伤口,马俐吓哭了,韩馨月则严厉斥责吉米。好事者称吉米暗恋韩馨月,所以才故意使暗器中伤情敌李磊。有人添油加醋地在该版本中增加了“第四者”马俐,但马俐究竟喜欢好学生李磊还是高富帅吉米,众说纷纭。

  因为谣言,韩馨月同李磊的关系突然变得极其微妙,他们之间最基本的交流,也会被人过度解读。面对老师和同学的误解,她百口莫辩。她不敢将这些事情告诉母亲,那只会让母亲紧锁的眉头更添几道皱纹。

  一天,她在学校旁的小河边发现一棵老木棉树,疙疙瘩瘩的,像一张沧桑的脸,树上有一个古旧的树洞,那个树洞从此成为她最好的听众。考试败北、被人误解、母亲责难、老师批评、想念父亲时,她都会独自在树洞前自言自语。有时在树洞前待几个小时,有时只几分钟,倾诉完毕,再大的苦痛也就释然和放下了。那个树洞盛放了她少年时代所有的秘密。

  一次,她的数学意外地只考了85分,比马俐还低一分。她不知这样的成绩如何向母亲交待,一放学,便来到树洞前。她意外地发现洞里有一张纸条。打开一看,见上面写着:H,我们不方便说话,以后就在这里留言吧。L

  纸条末端只署了一个L。她欣喜若狂,从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认真写上:这里是我们的秘密树,开心和不开心的事我们都告诉它吧。末了,还画了一个笑脸。

  第二天中午,她一下课便直奔秘密树,惊喜地寻到一张纸条:你的数学没考好没关系,相信自己。L

  她立即回复:我不会因为我们是朋友而在成绩上输给你,你也加油。H

  此后的几天,她每天都能在秘密树里收获一张署名为L的纸条。有一天,她满怀期待地在树洞里仔细搜寻,恨不能将树洞掏空,却依旧一无所获。她想,或许这棵秘密树只是他一时的头脑发热,觉得无趣了,就把这事抛到脑后了,不料,次日又收到了他的留言。

  那棵秘密树成了她每日不变的期待。

  她舍不得丢弃秘密树里的留言,便将它夹在书里,一遍遍重温,有时边看纸条边像个傻子似的痴笑。

  “情书!”吉米趁她不备,一把抢过纸条,飞快地将内容一览无余。

  “还我!”韩馨月想夺回,却奈何不了人高马大动如脱兔的吉米,只能急得跺脚。正欲翻脸,吉米却将纸条扔进树洞里,晃悠着离去,那背影有些落寞。

  不知为何,她接连几天去秘密树前,都空手而归。莫非,李磊早已厌倦了这场“游戏”?莫非,他们的秘密被人发觉?她脑中骤然闪现出吉米狡黠的笑。

  果不其然,很快,班上的风言风语传得沸沸扬扬,称李磊和韩馨月正在谈恋爱,经常鸿雁传书、飞鸽传情。这件桃色绯闻还出现不同的版本,有好事者煞有介事地说亲眼目睹二人在校园里拉拉扯扯、搂搂抱抱,围观者纷纷睁大双眼、竖起耳朵试图捕捉到更多让人眼热心跳的细节,大家一看到当事人李磊和韩馨月二人经过时,立即噤声。

  鲁西实在看不下去,悄悄将她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告诉了韩馨月。一直蒙在鼓里的韩馨月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她当即冲到吉米面前,揪住他怒喝道:“吉米!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吉米懵了,很快意会,他辩解道:“不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她眼中的怒火可以将他烧焦。

  吉米钳住她的肩,将她拖到教室外。几个同学跟了上来。吉米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谈恋爱啊!”

  韩馨月甩开他,又甩了甩被他抓疼的胳膊,道:“现在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了。”

  “不是我。”吉米说。

  “那是谁?”

  “我是知道你们的秘密,但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也知道。”

  “谁?”

  “谁经常向你打听李磊的事?谁最近同你走得很近?谁对你时好时坏忽冷忽热?”

  “你是说,她?”

  “我什么都没说。我也有很多秘密,可惜没人听,也找不到一个秘密的树洞啊……”吉米酸酸地说完,扬长而去。

继续阅读:第六章:小满(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