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立秋(1)
四丫头2018-03-30 18:131,241

  再黑的路,一直走下去,天总会亮的。

  S中的高考倒计时牌上写着:距离高考仅有10天。

  当韩馨月的同学都在备战高考时,韩馨月却不得不回到家乡凤凰镇参加高考。她在S中只是借读,没有学籍,必须回凤凰一中参加高考。

  时间一眨眼就是6年,韩馨月一路颠簸着,独自回到生活了12年的凤凰镇。

  回家的路如此漫长,一切已然物是人非。镇上从前熟悉的邻居们都老了,又多出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和光屁股在街上奔跑的孩子,村口的池塘已干涸,她从前同邻居小敏一起捉金龟子的那棵小树,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她从地上散落的鸡屎和空气中泥土的味道中找回从前家乡的味道。

  我的家呢?她又一次站在家门口,恍如隔世。从前家所在的地方,已是一堆废墟。邻居说,三年前一场地震将她们的房子震得只剩一堆土坷垃。她在已不复存在的“家”前久久驻足。原来,她从来都没有家。

  她踯躅着来到凤凰一中,呆呆地看着操场上的学生,他们也同样好奇地打量她。若不是因垃圾王而去了北京,她应该在这里读书。她找到教务处,向一位正在打游戏的老师说明来意,他简单查找后,称没有找到她的档案。

  “要不您再找找?如果找不到,我就没办法参加高考,这12年学也白上了!”

  “没有。”他冷冷地说。

  她的眼泪刷的一下涌了出来,她百般乞求他仔细查找,差点给他跪下。一位老者刚好路过,问明缘由后,领着她来到校长室。原来老者正是校长。她在校长室等了半个多小时,校长一直在打电话,不久告诉她:“明天来领准考证吧。”

  她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高考那天,韩馨月独自去了考场,正如中考一样,她始终都是一个人。

  自从来凤凰镇,她寝食难安,噩梦连连。一上考场,一股剧烈的恶心涌上来,她忙举手要了一个塑料袋,一接过袋子便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吐得泪眼模糊。等她平静下来时,已经开考15分钟了。

  她调整情绪,飞速地在试卷上写起来。第一场考试结束时,一直强撑着的她终于累瘫在课桌前。

  五门功课考试完毕,她准备离开凤凰镇。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让她留恋。她徜徉在清风里,在田埂上漫步,忽然在长满蔬菜和瓜果的地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妈?”

  母亲转过身,抹了抹脸上的汗珠,微微一笑。母亲气喘吁吁地跑到她身边时,将一大篮花生递给她,说:“新鲜的花生,快吃吧,你小时候最爱吃的。”她接过,不顾花生上的泥土,直接将花生米塞进嘴里,一气吃了一大把。

  “隔壁张大婶家还送了我一麻袋红薯,也是你小时候爱吃的,我现在去拿。”

  韩馨月看着又黑又瘦的母亲,问:“妈,你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不,昨天。”母亲慌张地说。

  “噢。”韩馨月明白了,母亲已经来了几天了。她怕自己考试有压力,所以才躲起来不见她。

  她递上几颗剥好的花生米,说:“妈,我记得你也喜欢吃生花生。”

  夕阳西下,母女俩一个提着花生,一个背着红薯,走在田野里。远处传来一个孩子稚气的声音:门口有个雪娃娃,张着嘴巴不说话。我拿苹果去喂它,叫它不要想爸爸。

  那一霎,她黯然落泪。

继续阅读:第十章:立秋(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