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小满(4)
四丫头2018-03-29 18:103,255

  学校正在抓早恋典型,林涛和鲁西偏巧撞到枪口上了。陈国兵老师一再重申“早恋”的后果是“在全校师生大会上检讨、请家长、记大过”,这三条戒律令二人心惊胆战。政教处的女老师姓庄名严,国字脸,穿着黑色的套裙,戴着黑框眼镜,一脸杀气地说:“怎么又是你们班的?前不久抓了个你们班的女生,死不承认,这次可别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鲁西偷瞟了林涛一眼,他面无表情。

  “说,你们谁先追的谁?”庄老师的庄严肃穆令鲁西不寒而栗。

  林涛主动承认:“我追的她。”鲁西满脸通红,双手不停地绞着衣角。

  “你们好了多长时间?”

  “我们认识了六年。”鲁西答道。

  “答非所问。下一个问题:你们约过几次会?在哪约的?”

  林涛抢答:“一次,操场上。”

  “不老实。记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林涛问道:“我们不是犯人吧?”

  “你们是犯了错误的人。再这样下去,离犯人不远了!”庄老师说得斩钉截铁。

  “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有没有‘那个’?”庄老师质问道。

  鲁西不懂什么是“那个”,愣头愣脑地问:“哪个?”。

  “就是,就是你们发生关系没有!”庄老师着重强调“关系”二字。

  林涛厌恶地白了庄老师一眼,鲁西则低着头,将十指啃得参差不齐。

  庄老师让他俩提供双方父母的电话号码,鲁西和林涛死咬住嘴唇,打死也不说。庄老师又叫来班主任陈国兵,陈国兵想和稀泥,说这俩孩子平时非常老实,从没在班上捣乱过,希望放他们一码。庄老师一直嫌弃陈国兵的工农兵大学出身,且同陈国兵的爱人曾有过节,所以趁机揪住此事,绝不手软。

  可怜的鲁西和林涛在政教处从深夜待到第二天早晨,才勉强拼凑出一份检讨。

  “先念一下,免得下午上台时嗑巴。”庄老师命令道。

  鲁西拿过检讨书,一字一顿地念了起来:“尊敬的老师、同学们,你们好。我是高三(4)班的鲁西。我因为受了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思想变得极不纯洁,不好好学习,反而在大好的学生时代早恋,我对不起学校和老师的辛勤培育,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我十恶不赦,罪不可恕。请看在我初犯的份上,请求学校宽大处理,我一定洗心革面,永不再犯……”

  还没念完,鲁西已是泣不成声。

  见状,庄老师油然而生一股怜悯之心。“该你了。”她指着林涛。

  林涛拿起手中的讲稿,手足并用,声情并茂道:“我们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我们是红旗下的蛋。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的,走到一起来,走成一片海,一片苍茫的海。我们是早上六点钟的太阳,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为了什么?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为了春回大雁归……”

  庄老师敲着桌子打断他的话:“什么乱七八糟的?讲重点!”

  “重点就是:一,我们不是犯人;二,我们没有谈恋爱;三,这事跟她没关系,我一人承担!”林涛边说边晃肩、抖腿。

  “反了反了!你这个小流氓,资产阶级腐化思想太严重了!犯了错误还嘴硬、死不悔改!绝不能因为你这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庄老师对林涛的态度十分不满,命令二人在政教处深刻反省。

  不久,穿着蓝色工作服的林涛的父亲怒容满面地闯进来,一个大耳刮子不容分说抽了过来,林涛苍白的脸上立即现出五个深深的指痕,父亲将他拖回了家。鲁西的母亲风尘仆仆地赶来,不停地给庄老师道歉、鞠躬,还将500元钱塞给庄老师,庄老师推脱一番,半推半就地接受了。

  鲁西看到这一幕,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父母省吃俭用,500元钱是她家一笔不小的财富。回家的路上,母亲一直在哭,而她紧抿双唇,倔强地没掉一滴泪。

  下午的全校检讨大会,二人双双缺席。林涛被学校记了大过,鲁西则申请休学。

  “馨月,我不像你那么聪明,我天生不是读书的料,根本不想上学,与其高考落榜,不如早点为自己找条出路。馨月,你一定要考上好大学,就当是替我们俩上大学……”鲁西和韩馨月抱头痛哭。

  鲁西到学校拿行李时,恋恋不舍地同校园里的一草一木告别。这里的一切都让人如此留恋,但也许从此永诀。她唯一放不下的,只有一个人。

  林涛站在校门口,似乎专程为她送行,又似乎是不经意地路过。鲁西第一次正视他的目光,发觉经历了一场惊涛骇浪的他,竟如此陌生。

  “林涛,还记得每天放在你课桌里的鸡蛋吗?”鲁西鼓起勇气,满怀期待地问。

  “我从不喜欢吃鸡蛋。”林涛一字一顿地回答,声音比冰还冷。

  一道坚冰刺破了鲁西的最后一丝希望。鲁西将手中的最后一个鸡蛋扔进了垃圾桶内。别了,S中,再见了,再见。

  那年夏天,刺骨地冷。

  鲁西未能参加高考,而去了一家大型超市当营业员,每天强作笑颜机械似的喊着“欢迎光临”“谢谢光临”;成绩平平、没有任何背景的林涛不出意外地落榜了,不久便去了某建筑工地打工,弱不禁风的他扛水泥、筛沙子,同农民工一起风餐露宿、工棚为家。曾经意气风发的诗人林涛,被脚手架束缚住想飞的翅膀,直面安全帽下凶险的现实,他光辉而伟大的理想,被都市的钢筋残忍地肢解成凌乱的碎片。

  没有人知道,林涛中学时代写的诗,都是写给文艺女青年高菲老师的。可惜,他一直将这份感情深埋在心底,不让任何人发觉。同样暗恋老师的张凯特则比他勇敢得多。

  暗恋了安可王三年的张凯特,毕业前写了一封火辣辣的情书,悄悄放到安可王办公室。她等了两天,见他没回应,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在英语课上趁回答问题时大声说:“I love you,Uncle Wang!”

  安可王一愣,很快微笑着说:“谢谢你,勇敢的姑娘。争取考大学,上了大学后,你会发现,安可王怎么那么老土,只是一个没钱、没权、没女人爱的老男人。加油吧,姑娘,找一个深爱你的Gentleman……”

  张凯特流着泪问:“安可王,我可以抱抱你吗?”

  安可王犹豫着,不久前才发生的林涛和鲁西的事,令整个学校草木皆兵。

  “安可王,我们爱你。”韩馨月带头冲上讲台拥抱了安可王,随后,马俐也给安可王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有吉米、李磊、林可可等,全班同学轮流拥抱安可王。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张凯特身上。

  安可王走向她,缓缓地拥抱了她。全班同学拥上前,将二人抬了起来,抛向空中……

  毕业前一天,吉米问韩馨月:“还记得初一时我写给你的纸条吗?”

  韩馨月怎会不记得?那张纸条上写着:你是天边的虹,你是天山的雪;你是迁徙的雁儿,可否飞临我温暖的林梢?今晚7点,学校操场,不见不散。

  韩馨月自然不会去操场,她将吉米的纸条当成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当晚18点30分,一个高大的黑影逡巡于操场。他边踱步边焦急张望,将夕阳等成了月光。18点50分,陪伴他的,只有几只聒噪的夏蝉。天空刚下过一场雨,树上盈满希冀的泪。他朝树上踹了一脚,雨点噼哩叭啦地砸下来,他一身清凉,满心潮湿。19点整,他开始在操场上狂奔,耳畔是狂躁的风。他跑了一圈又一圈,身后眩晕的青春、守望的流年,抖落一地。

  当年的韩馨月不会知道,吉米从此每天晚上七点准时守候在操场上等她,一等就是六年。

  吉米在等她的答案,韩馨月突然高声说:“庄老师来了!”

  趁吉米回头时,韩馨月已经跑远。她奔跑时,一不小心崴了脚,索性脱了鞋,光脚狂奔。吉米望着她风风火火的背影,喃喃自语:“馨月啊,不管你有多傻,在我眼中都是可爱的。我等了六年都没等到你,还要再等四年吗?”

  不知跑了多久,韩馨月才停下来。她取出钱包里叠成心型的两角钱纸币,心说:李磊,吉米很好,可我最先遇到的是你,最先为我支付车费的也是你。喜欢一个人有时找不出缘由,就像滑丝的水龙头,即使浪费了许多感情,却无论如何都拧不紧阀门,因为感情已然覆水难收。李磊呵,我要跑多快才能跟上你的步伐?要付多少高昂的机票钱才能登上你的头等舱?

  鲁西曾问韩馨月:“鸡兔同笼,不同类的它们最终会在一起吗?火车相遇,如果两列火车在同一轨道上,它们不会撞车吗?如果不在同一轨道,它们注定会错过,不是吗?”

  聪明的韩馨月无言以答。正如同这些年来遭遇的许多难解的数理化题目一样,也许原题就是伪命题,又或者,它们根本就无解。

继续阅读:第十章:立秋(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