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小满(3)
四丫头2018-03-29 18:091,744

  漫天的星星映在他们绯红的脸上。几只蚊子轮番袭扰他们,韩馨月手臂和腿上已经被咬了几个大包,李磊也不时拍打着蚊子,二人呆呆地坐着,谁也没有提出离开。<p>  一道手电筒的光射了过来。“有人!”李磊惊叫了一声。韩馨月没反应过来时,李磊已经拔腿跑远了。她呆呆地望着李磊渐渐消失的背影。<p>  来人是政教处的庄老师。韩馨月像一个囚犯,跟在庄老师身后,心如死灰。庄老师对她百般审问,她一口咬定自己一个人出来散步。庄老师认出她是不久前被全校通报表扬的才女,便网开一面特赦了她,还语重心长地说:“傻丫头啊,上了大学想怎么谈恋爱就怎么谈,可不要因为一时的感情用事就误了高考的终身大事啊!”<p>  那段时间,她百思不得其解,李磊怎么会一个人逃开呢?万一她碰上的不是庄老师,而是劫匪或者不法之徒怎么办?他怎么能跑开呢?一小时前不是还拉过勾吗?<p>  可李磊真的逃开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黄发男欺负,看吉米被人用刀捅伤。很长一段时间,韩馨月都没有同李磊说话。李磊同她的目光偶尔碰触到一起时,她迅速移开;李磊想同她解释什么,她用冷漠的眼神拒绝了。<p>  她将李磊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然后将那张纸撕得粉碎。<p>  韩馨月万万没想到,高考前夕,与她同学六年、像影子一样追随她的好友鲁西竟退学了。当鲁西抽噎着告诉她自己准备退学时,韩馨月不敢相信这是事实。<p>  “为什么?”她愤怒地问。<p>  “因为,”鲁西悲凉地笑道,“一个鸡蛋。”<p>  那年,林涛的父母离婚了。之前他们一直在闹离婚,家中无休止的争执令林涛不得不在游戏中寻求安慰。鲁西只身将他从游戏厅拉出来后,他稍有收敛,鲁西十分开心,为了奖励他,一下课便将一个熟鸡蛋悄悄放到他课桌里。下课后,她悄悄尾随他,见他躲到一个无人的角落,三两下剥开茶叶蛋,塞进嘴里。<p>  此后的日子,林涛都老老实实地坐在教室里听课。鲁西坚持每天给林涛带一个熟鸡蛋,一带就是两年。<p>  前天下午,鲁西见林涛一直没来上课,便冲进游戏室,劝他回校复习。<p>  林涛斜睨着她,不为所动,依旧在游戏机前同屏幕上的虚拟人物亢奋地厮杀。鲁西试图拖他出来,却拖不动,鲁西气极了,在他手上狠咬一口。<p>  “唉哟!你属狗的啊!”林涛气急败坏地说。<p>  “错,我属马。”<p>  “凭什么管我?马大哈!”<p>  “因为……”没等她说完,林涛便兀自前行,将她远远地抛在了身后。鲁西连走带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p>  “你跟屁虫啊?”林涛不耐烦地说。鲁西不理不睬,继续跟从。<p>  林涛看到前面的几个胡同,瞬间有了主意。他变戏法似的走着S形路线,很快就没了影。鲁西从一个胡同找到另一个胡同,却无功而返。毒辣的太阳将她苍白的皮肤晒得红一块,黑一块,她像一只迷途的羔羊,站在路旁无声地流泪。<p>  “傻瓜,为什么要来找我?”一个幽幽的声音自她背后传来。<p>  她惊喜地转过身,嗔怪道:“你这个混蛋。”<p>  “走!”林涛一把拉住她的手,径直将她带到一家简陋的餐馆。林涛为她点了一碗牛肉面,上面放了一个茶叶蛋。鲁西心事重重地将茶蛋和面条吃得干干净净,汤汁都不剩一滴。<p>  回校的路上,林涛一直在说话;学校操场上,林涛依旧在继续说,这一晚,他说的话比六年说的总和还要多。<p>  林涛说:“你知道吗,印象中我的父母从来没有哪一天不吵架。你能理解家里成天鸡飞狗跳、鸡犬不宁的感受吗?”<p>  林涛说:“上月,母亲意外得知父亲竟同一个发廊的女人在外生了个小弟弟,便毁了家里一切能毁掉的东西,包括我最喜欢的一本诗集,那是我12岁时,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p>  林涛说:“其实我根本不喜欢打游戏,但是,只有游戏才能让我从这个操蛋的世界里暂时逃出来。”<p>  林涛说:“我喜欢写诗,从刚识字起就喜欢,可是,繁重的学业,破碎的家庭,让我的诗变成一把把愤怒的匕首,误伤了别人,也刺伤自己……”<p>  ……<p>  说到后来,林涛孩子似的哭了,哭湿了鲁西借他的手帕,哭湿了鲁西柔弱的肩膀。<p>  夜渐深。鲁西想起自己同样鸡飞狗跳的家庭,想起父母只爱超生的弟弟而一贯忽略她的存在,想起自己因成绩太差而始终感觉低人一等……柳絮飘飞的操场上,她和林涛相拥而泣。<p>  “哪个班的!”一道强烈的电光袭向他们,几个戴着红袖章的老师从天而降。他们如两只受了惊吓的鸟儿,束手就擒,双双被送往校政教处。

继续阅读:第九章:小满(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