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借书
诗迷2018-03-24 18:532,366

  走在路上孟默生就有些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妹买那么多酒做什么?”

  孟小妹神秘一笑,“赚更多的银子!”

  孟默生不明白,孟谭生更不明白。

  这还没到家就瞧见孟老爹在巴望着,孟小冬忍不住放慢脚步叹气道:“老爹不会知道你们去拿酒的事吧?”

  二位哥哥默默的点了点头,三人默契的叹了一口气。

  “等会你们可得抱紧了酒,别被爹拿去了。”

  孟小冬叮嘱了一声,孟默生和孟谭生默默的紧了紧手上的酒。

  “我就知道小妹不会亏待爹,今日买回这么多酒。”老爹见三人总算进了家门,伸手就准备去捞一坛酒过来。

  二人不忘自家小妹的叮嘱连忙躲开,一边的孟小冬拿出一壶桂花酒道:“别抢那的,你就喝这壶吧。”

  孟老爹接过孟小冬手中的桂花酿闻了闻,孟小冬忙给站一旁的孟家二兄弟一个眼神,二位哥哥倒也反应迅速,直接抱着酒坛子去了厨房。

  “这是李家的酒?”孟老爹深吸一口那酒香,得出了结论。

  孟小冬生怕孟老爹惦记上那三坛酒就顺着老爹的话道:“这都闻得出来,老爹你可真行。”

  孟老爹难得的不忧郁了,似是这酒香解了愁,眯着眼喝了一口。

  “想以前你爹年轻的时候,就爱去李家酒馆喝酒,如今……”这么说着愁容又覆了上去,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唉声叹气。

  孟小冬默默腹诽,若不是你败了这家业,也不至于连口酒都喝不上吧……

  “哎,若是你娘在肯定不会让我喝这么多酒。”

  听着这话,孟小冬眼皮一跳,径直把孟老爹手中的那壶酒夺了过来,“如今娘不在了,看来得女儿管着你,你还是回屋喝些米粥想想娘吧。”

  孟老爹急着伸手去抓,孟小冬倒也不躲,看着自己爹这模样又气又好笑。

  父女二人的话自然也都落在了赵秉南耳中,脸上顷刻之间染上笑意,他对着白伯示意了一下,白伯便出了屋子。

  孟老爹生怕孟小冬再夺走好不容易得来的桂花酿,抱着就躲回了屋子里。

  孟小冬瞧见白伯走来,便停下脚步望了过去,只见白伯道:“我方才听你们说桂花酿的事,有些嘴馋了,想来讨几杯喝。”

  “今日我得了好酒,可比这桂花酿好喝,等些烫了酒就送你们屋里去。”她嘿嘿一笑,拎起那酒壶有些不好意思,“我只买了两壶桂花酿,这一壶还有别的用处。”

  白伯了然,这才回了屋子。

  孟小冬先去温了那李家秘制的酒,等酒温好,这才端了几碗亲自送去。

  站在赵秉南的房间口,敲门,发现并未合上,便轻声道:“我送酒过来了。”

  “进来吧。”

  进了屋子,放下酒,孟小冬这才发现屋子里只有她和赵秉南两个人,一时间有些尴尬……

  “关门。”赵秉南冷不丁的出声说了一句。

  孟小冬有些想歪了,随后赵秉南不紧不慢的跟了一句:“现下起了风,觉得冷。”

  孟小冬心中大骂自己没出息,脑子里净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于是连忙低头关门,外面风一吹倒也吹散了脸上热意,在门口好生酝酿了一会儿,反复告诫自己,都是活了一世的人了,这小鲜肉自己还扛不住吗?

  这么告诫完自己后才合上门,一回头就撞见一双含着笑意的星眸。

  什么酝酿,什么告诫一下子全破了功……

  孟小冬觉得自己活了一世藏在骨子里的花痴全被面前这个含笑意的男人勾了出来。

  这是妖孽吧!

  可他分明没干什么,搞得好像错的是自己……

  一定是在李家老头哪儿喝酒上头了,她一定是喝醉了。

  她轻咳一声,伸手指着一边的酒道:“我是来给你送酒的,白伯他们呢?”

  “他们有些事出去了。”他的声音不轻不重,却恰到好处的悦耳,“这酒倒是香,你还没进来时我就闻到味了。”

  顺着这话孟小冬将酒端了过去,赵秉南接过酒浅酌,酒香醇厚,一酌一口,那香气一下子充斥在口腔之中。

  赵秉南模样生的丰神俊朗,就连喝酒都显得极为优雅,孟小冬光是瞧着就觉得养眼。

  这等举止行为应当是出身富贵人家,更甚者是官宦人家。

  “我还没有问过赵大哥家在何处,眼瞧着快过年了,若是太远我可提前给你预备好马车,等到年间怕是不好走了。”

  赵秉南手中一顿,放下酒碗,双眼定定的看向孟小冬:“你这是在赶在下走了?”

  孟小冬头摇的飞快,连忙道:“我不是这意思。公子是我们孟家的恩人,你想在这住多久都没关系。”

  见孟小冬极力解释生怕他误会的模样,赵秉南心中一暖,面上满是温和的笑意,道:“我明白。”

  “徐大夫先前说等明日用完药就可以下床慢慢走路,等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再安排回去的事。”

  孟小冬点头道:“赵大哥出来这么久,家中人定格外挂念。”

  这话落赵秉南眼中晦暗不明,原本的柔和也逐渐消融。孟小冬抬眼见赵秉南似乎情绪低落,心中已然明了七八分,并没有再追问下去,便将话岔开。

  眼睛一瞄望见桌子边那一卷书,问道:“这是赵大哥的书?”

  赵秉南轻应了一声,将书摊开,这才让孟小冬看清封面上的字。

  “太平广记。”

  赵秉南有些诧异的看向孟小冬道:“你识字?”

  “我老爹以前爱看书,小时候耳语目染也识得一些字,这四个字又好认,所以识得。”

  孟小冬说着这话,伸手指着另一页的字道,“这些我有些也是不识的的。”

  只因着大多繁体生僻词,她认得也磕磕巴巴,加上她如今身份本就是个乡野丫头,虽说祖上曾是大户,可怎么说也是没上过学的。

  若是显得太有文化,也不是好事。

  “赵大哥,能借我翻一翻吗?”

  见赵秉南应允,孟小冬接过,翻开那本太平广记,这书她是知道的。现代大多都是有白话文翻译,如今到了这古代,她倒是有几分好奇。

  赵秉南听着孟小冬的话,可瞧孟小冬翻着书目光闪闪的,很是有兴趣的模样。

  “你哪个字不识,我教你。”赵秉南见孟小冬忽而皱眉,忍不住开口说道。

  孟小冬顿时欣喜,连忙指着上面一个生僻字问了起来,赵秉南吐字清晰,末了还顺道给孟小冬讲解了一下整句意思。

  二人一同看着太平广记,温暖的屋子格外融洽。

继续阅读:第18章 鹿皮毛毡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娘子会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