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酒
诗迷2018-03-23 16:062,322

  徐大夫对着那李老头家的酒夸了一通,从口感到风味都一一点评了一番。

  倒是引起了孟小冬的兴趣,准备和徐大夫一同去那老李家尝酒去。

  老李家在村子后头,屋子旁栽了许多树,孟小冬偏头瞧了一眼,心中暗道那树下定然没少埋酒坛子。

  徐大夫嘿嘿一笑道:“这大雪天倒是赶巧,那底下的酒来年定然醇的很。”

  屋子里的李老头也跟着出来了,捻着呼吸仔细瞧着来人,看着一边稍显面生的孟小冬问道:“这是谁?”

  “孟家小女儿,你倒是老糊涂了,连她都不认识了。”

  李老头那眯着的眼睛努力的睁大了,颤颤巍巍惊讶道:“竟这么大了?”

  “是啊是啊,今日她说要来你这品酒,你倒是让我们进去,这干坐在外面吹冷风呢?”徐大夫打趣着,李老头这才将人领进屋子。

  不到一会,院子里钻出一个年轻的妇人,听着徐大夫喊,应当是那李老头的儿媳妇。

  那妇人听见是来喝酒的,便去先烫了酒,孟小冬候着的时候便开始瞧着屋子里的牌头,正如李老头所说,这酒风味甚多。

  不仅有杏花酿,桂花香,女儿红,桑落酒,竹叶青还有他们李家秘制酒。

  种类多得看不过来,一时间孟小冬对着李家心生钦佩之情。

  正想着,那酒香便溢了出来。

  一股醇馥幽郁的香气蔓延开来,那年轻妇人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上面是一壶已然烫好的酒,正是那浓烈香气的来源。

  另一边是两个褐色的酒碟子,倒上酒,那酒香一下子喷了出来,让孟小冬身子一抖,只觉得这酒光是闻着味道便觉得香醇。

  随后轻轻吹散热气,这才轻轻抿了一下,入口醇香却有一丝苦涩,但在舌尖泛开的是香甜之气。

  这酒奇特的很,不仅仅是香醇,只一口落下她便想要再喝第二口。

  孟小冬忍不住连着又饮了几口,随后发出一本满足的感叹声。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这酒醇极了!”徐大夫瞧着孟小冬模样笑道。

  孟小冬连连点头,想她前世酒局也是众多,名贵好酒喝的数不胜数,这酒并不细腻可香味偏生醇厚的很。

  有一种矛盾的碰撞让她觉得奇妙极了。

  “这是什么酒?”

  一边的年轻妇人答道:“李家秘制的酒,你如今喝着好喝,等凉了只觉得涩嘴,又甜又苦。”

  李老头对自家儿媳妇这番话似是有些生气,原本笑眯眯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转而又冷哼了一声。

  “为何冷了便不好喝了?”

  孟小冬不解,对这酒的好奇心也越来越大。

  “这酒就是这样,一旦热便香醇。”徐大夫答道。

  “也就是说这香醇的口感只有在这酒是热的时候才会有?”孟小冬被这说法吓了一跳,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徐大夫。

  徐大夫没答,一边的李老头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这酒啊只能热着喝。”

  孟小冬不明白缘由,徐大夫只说这是李家祖传的秘方。

  以前李家还算富裕,开的是酒馆,彼时这里还不算破落,行人多,愿意停下来喝个热酒。

  如今村子偏僻,来往人也少了,这酒便越发卖不出去了。

  也因着这缘故这酒卖的便宜。

  孟小冬听完眉头蹙的老高,瞧着老李头那张皱巴巴的脸上覆满愁容,想来他也想多些人来买他的酒。

  “为何不带去城里卖给客栈呢?”

  这话落下李老头面色一变,一边的年轻妇人叹道:“这我们也不是没想过,只是李家留有祖训,不许这秘制酒与客家合作,只得在这酒馆里招待客人。”

  想来以前是怕给了客栈抢了生意,那先人也未想到如今的地步。

  这酒若是放在客栈,定是受欢迎的,孟小冬一时间心中也觉得可惜。

  又喝了几口顿时也迷上了,便又问道:“那能卖给村里人吗。”

  李老头抬了抬眼皮道:“这是可以的。”

  “我想买三坛。”

  这话一落,那年轻妇人瞪圆了眼,打量着这还未及第的孟小冬道:“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她拿出荷包,放在桌子上,坚定道:“不曾有假,另外桂花酒和杏花酿各两壶。”

  年轻妇人这才恍然想起道:“你是不是那个去城里卖皮赚了十多两银子的孟家小妹?”

  孟小冬被她说话的口气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边的徐大夫倒是毫不客气的夸赞起了孟小冬。

  “她真是随她祖父,行商可真是了不得。”

  那年轻妇人便连忙去拿酒,一边的李老太目光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孟小冬掩下心中想法,等着那妇人把酒拿过来。

  那妇人瞧着孟小冬瘦小的一个人,说道:“那三坛酒可重了,要不你去喊你哥哥们过来?”

  孟小冬应下,那徐大夫便称该回去了,回去的路上一道帮孟小冬喊来孟家兄弟。

  孟小冬这才坐下来,等徐大夫走了,李老头踌躇着,还是问了一句:“别怪老头我多管闲事,你一个小姑娘买这么多酒作甚?”

  听着这问话孟小冬并不意外,她是想拿回去做腌肉的,可如今也不好与李老头说,便道:“自是有极大用处的,若是成功了,别说三坛,我定来再买三十坛。”

  三十坛?

  李老头顿时眼睛一亮,且不管这话是不是真的,这姑娘拿酒去作甚,可光是这坚定的话就让他看到一丝希望

  他知晓这姑娘脑子灵光,又听先前自己儿媳和徐大夫的夸奖,越看孟小冬越是欢喜。

  他们李家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他都快动破了祖训的心了。

  他只想着这孟家姑娘是不是来帮他们的福星。

  孟家两个兄弟过来时可谓是一头雾水,自家小妹好端端的怎么就买起酒来了。

  一买还是几坛的趋势……

  可自家妹妹比他们聪明,他们一时间也不好说,只等着拿了酒回家再问。

  等酒搬出来,孟小冬便去结账,等那李老头说出一两三钱的时着实吓了一跳。

  她都做好拿出几两银子的打算了,她默默问了一句:“你一坛酒多少钱?”

  “二钱银子。”

  也就是说这三坛酒一共六钱,要知道外头一坛好酒可是要花二三两银子的。

  她不得不感叹一句便宜,可她也不能圣母心泛滥多给人钱,只默默提着酒壶让两个哥哥拎起酒坛回家了。

继续阅读:第17章 借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娘子会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