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寻了个欢
徐徐微风2020-01-15 09:122,935

  方寒子蓄力一击,骷髅手杖极速旋转。

  白月周身的紫金之气,如同漩涡,身后隐现了一尊上古神兽的幻影,金龙盘旋,巨翅有遮天蔽日之势。

  幻影虽然微弱,随时都要消散的感觉,但那散发出的气势让远在千丈之外的人都要为之颤栗。

  突然,黄龙神兽猛地睁眼,神光暴涨。

  白月右手轻轻一指,浓郁的灵力瞬发而至,生生地接下了方寒子的全力一击。

  噗!

  方寒子口吐鲜血,被震飞老远,满目震惊:“怎么可能?我已经化仙期了,你怎么可能打败我?”

  白月高深一笑:“这就是九暝镇道的精髓!即便是蝼蚁,也能有排山倒海之力!”

  白月手中法决再次捏起,方寒子大惊……

  轰!

  浓雾瞬间爆开,方寒子一个遁地符逃走了。

  “算你逃得快,否则我要你老命!噗……”

  白月口吐黑血,轰然倒地。要是他全盛时期,别说打败一个高他三阶的方寒子,就是打败十个方寒子也不在话下。但是如今余毒未清,灵力受限,这一招玩得太冒险了,拼的基本是演技。

  白月靠在树下小憩,低声自语,笑意却温柔:“她又该怪我乱来了……”

  百里行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陈雪儿。

  白月看了百里行一眼,神色一松,安心地双目微合,晕倒过去。

  “圣君?”

  陈雪儿是南护法关门弟子,学了点医术皮毛,但并不精通。她摸了摸白月,探出触灵,感知白月体内伤势,心知不容小觑:“先将圣君送回寝殿。圣女不在,恐怕要请我师父出山了。”

  九暝有四大护法,分别守护九暝四方山头,一般不会外出。

  百里行一收吊儿郎当的模样,抱起白月,朝着落星宫走去:“圣女啊圣女,你快些回吧!”

  彼时,璇玑还在会那花花少爷,萧尘雪。

  灵木城。

  洛水河畔,寻欢楼。

  璇玑在三楼的红殇居,透过小轩窗,情趣盎然地俯视……

  一楼大厅的舞台上,穿着七彩舞衣的七仙女一个个舞姿翩跹,各类乐器叮咚作响。这是一个七仙女下凡的舞台剧,对仙华大陆而言,非常新颖,很受欢迎。

  观众全都沉醉期间,一个个变成散财童子,不断地打赏着金银。

  不管是什么时空,饱暖思淫欲,娱乐场所永远都有市场。

  “楼主,下一曲,便是头牌红殇出场。”寻欢楼的掌柜十三娘,发髻间别着一串黄色蕙兰,恭敬地立在璇玑身后。

  十三娘是九暝教安插在凡间的人手之一。准确说,她是璇玑收服的心腹之一。

  “嗯。”璇玑轻轻点头,她不关心红殇。红殇既然是头牌,必然美貌与才情并重,她相信十三娘的眼光。

  她只关心萧尘雪,这个递上祈愿书要自己陪他一夜春宵的男人,哼。她来这里,就是来“赴约”的!

  “红殇要出场了。”

  乐声起,花瓣纷飞,香气四溢。

  一个粉衣女子从天而降,灵力环绕。

  “好!”

  “好美!”一阵阵喝彩声爆出。

  压轴红殇,果然惊才绝艳。一出场就叫人移不开眼。

  红殇开始随着乐曲舞动,柔韧无骨,勾魂摄魄。

  璇玑欣赏着绝艳舞姿,悠悠开口:“她爱穿红衣就穿红衣,不用避讳。况且,这里不是九暝境内,她也不是九暝中人。”

  在九暝,颜色是地位的象征。而爱美的女孩,都不喜欢穿校服。

  十三娘点点头:“是。”

  乐曲风格突然改变,从优美缠绵,到汹涌激烈。

  红殇一边舞动,一边脱衣。当初璇玑也不过是随口提了提,什么脱衣舞、钢管舞,没想到红殇胆子这么大、悟性这么强!

  随着奔放的动作,红殇身上只剩下贴身而性感的小衣。绝大多数观众都是来寻欢作乐的男人,这会儿一个个垂涎欲滴、双目放光。

  红殇的舞姿确实绝美,同为女人,璇玑也忍不住赞赏。也难怪十三娘将红殇推上了头牌的位置。

  璇玑不由得轻笑:“啧啧,嗨玩全场啊!她的舞,的确跳得好。那小眼神儿、小动作,也非常勾人。”

  这寻欢楼有这么多才女,还有红殇这样台柱子,不愁生意不红火啊!璇玑越发觉得发家致富之路,走得还算不错。

  “楼主要见见她吗?”十三娘恭敬地站在一旁,察言观色地问了一句。

  “嗯,要见。我有话交代她。”

  跳完舞,红殇盛装打扮,跟着十三娘到了红殇局。这里原本是她的屋子,被“借”来接见神秘的寻欢楼楼主。她也是第一次见楼主。

  “红殇见过楼主。”红殇步履轻盈地走近,朝着璇玑盈盈一拜。

  璇玑依然保持着闲看窗外景致的姿势,一动不动,并未言语。

  璇玑不语,红殇不敢多说。她微微抬头,细细地瞧着璇玑的背影。璇玑随意地披散着长发,只有一根丝带简单地系着,穿着非常简单的浅绿色纹竹的长裙。

  但是一种舒服的气场却将她包裹得让人不敢亵渎。

  “以后别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情花花粉。稍有见识之人,都认得这位香。反倒掉了档次。”璇玑的声音,传到红殇耳朵里,犹如天籁,人间哪得如此动听的声音?

  而她出口的话,却让红殇心惊。

  “是。”红殇咬咬唇。那花瓣雨中些微情花花粉都能被璇玑闻出,可见她嗅觉之敏锐、药理之精通,这让红殇顿时哑口无言,无力辩驳。

  “寻欢楼不是青楼妓院。楼内女子卖艺不卖身。”璇玑悠悠转身,直视红殇,这是寻欢楼的规矩,也是她的底线。

  她的双眸在红殇眼里,潋滟生光,光华万千,无人能比。

  红殇在这样的目光下,垂下了头,她竟觉得自己无处遁形:“红殇知错,绝不再犯。”

  红殇真的觉得自己错了,她以为自己是世间最美的女子,那是因为她还没见过眼前的女人。不需要过多的装饰,真正美丽的女人,自有光华从内而外源源散发,即便是简单的发饰与衣衫,也能相得益彰,相映成趣。

  “你修的是单一木灵?”璇玑突然问。

  “是。”红殇老实点头。

  “若想得其中精髓,放在千年前,应该去神农谷修行。只可惜神农谷不复存在,现如今也只有九暝是木灵、土灵并重。”璇玑勾唇。

  红殇眼里的光一闪即逝,黯淡下去。

  神农谷是四大古武门派之一,基本全是修的木灵,医术、毒术和针术独步天下。可惜古武门派的风光早已不在,而且天地间的灵气一年比一年稀薄,很多秘术都失传或者无法施展了。就算是天纵奇才,也很难有什么大成就了。

  而且红殇不过是普通木灵修行者,无门无派,无人指点,前途堪忧。而璇玑的暗示,她当然听得明白:“我听说九暝南护法医术高超,可惜她学医只是业余。”

  “她修为不错,但是医术不行。我知道一个医术高绝的人,以后有机会介绍给你当师父。”

  “谁?”红殇眼睛水亮。

  “唔……保密……”璇玑其实说的就是自己,她继承了千年前来自神农谷的医术,如果能传承开来也是好事。

  但是收徒有风险、选择需谨慎。还要考察考察红殇的人品问题,再做决定。

  璇玑打了个哈欠,摆摆手赶人:“如果有缘,你早晚能拜师学艺,不急于一时。行了,你先去休息吧!”

  “是,红殇告退。”

  不知道为什么,凝神香却像催眠香,让璇玑觉得昏昏欲睡。她侧倚在梨花倚上,揉了揉睛明穴、四白穴和太阳穴。

  她好困,但是必须再坚持一会儿。

  萧尘雪的血还没收,白月还在等着她回去。

  想到白月,璇玑的嘴角不觉勾起一抹柔蜜的笑,甜蜜里又带了点伤。她的宝贝弟弟,越长大越懂事,越长大越神秘。她到底要拿他怎么办才好?

  扣,扣扣。

  “楼主,萧少爷请见。”十三娘隔着纱帘,福了福身。

  此时,璇玑已经布置好环境。时间掐算得刚刚好。

  “请他进来。”璇玑粲然一笑,正主来了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