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杀了个人
徐徐微风2020-01-15 09:122,374

  九暝南部,落日森林。一前一后奔逃着两位青年,剑纹日月,袍印星斗,赫然是天下四大名门正派的星辰宗内门弟子。

  “师兄,被方寒子追杀,我们是逃不掉的,干脆跟他拼了吧!”

  “哈哈哈,被老夫抓到还想走?老夫自打出山,还从未失过手!区区蝼蚁,以为凭着遁符,就能逃脱?痴心妄想!”方寒子双目阴鸷,手握冒着丝丝黑气的骷髅权杖,疾行如风。

  步步紧逼,离那对师兄弟越来越近了……

  “咳咳!”师兄猛然咳出一口鲜血,栽倒在地,脸色苍白如纸。他原本就受了重伤,早就支撑不住了。

  “师兄,你怎么样?”师弟心急如焚。

  “别管我,咳咳……你快走。别落在这老匹夫手里!一定要把消息带出去!”

  “一个都别想走,乖乖受死吧!”电光火石之间,方寒子已经追上二人,右手结起法印,浑身灵气鼓荡,袖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九暝非魔,九暝亦魔,若得九暝,道亦可镇。”

  “九暝镇道!竟然是九暝镇道!噗……你……你究竟是谁?”师兄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将衣衫彻底染红,眼神露出一丝绝望。

  方寒子不是千绝门长老吗?为什么会九暝的无上功法?

  仅仅是威压,就让他断了气。

  “啧啧,小子有点眼力,可惜命太短了。老夫我蛰伏许久,才得来这九暝镇道,当然是威力无穷的招数!”寒子阴仄的脸上,全是鄙夷地盯着师弟,“想必你们的宗门求救信已经抵达,就等那些星辰宗的老家伙来给你们收尸吧!顺便把祸水引给九暝教,让你们做个冤死鬼,也不算亏待你们。”

  “你这个偷师学技、卑鄙无耻的小人,我……我跟你拼了!”师弟竭力汇聚灵气,剑身出鞘,使出绝招,“星河照水!”

  刷刷刷……

  十数道星芒应声而落,携隐隐天威,击向方寒子。

  “修为如此低下,也好意思拿出来献丑?傻子,你就是引来满天星斗,也伤不了我分毫!”方寒子右掌翻转,九暝镇道应声拍出。

  霎时,茫茫黑气腾腾而起,那击向老者的微弱星芒竟再无寸进,反被急速消磨。

  噗!

  师弟死不瞑目。

  “用此等上乘功法来对付你们的浩然星辰剑气也不费吹灰之力,九暝镇道真是个好东西。”方寒子露出了得意的狞笑。

  杀人灭口,嫁祸九暝。进行得非常顺利。

  方寒子不紧不慢地收回大招,黑雾也随之消去。他满意地打量了一圈战场:“收工。”

  “天色还早,不如留下喝杯小酒再走?”一声轻语从密林中幽幽传出。

  方寒子面上一惊:“何方高人,装神弄鬼?”

  树后转出一位神色淡漠的俊俏少年,他一双黑瞳犹如宝石般光华耀人,目光却像刀尖一样锋锐,气势实在非凡。

  但是,他却穿着一身朴素的棉布黑衣,腰间挂个一个不起眼的袋子,全身并无武器,更无灵力波动。不会是个凡人吧?

  不过,方寒子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能进九暝镇魔咒百丈之内的皆非寻常之人,而且这个人竟然离他这么近,他都还毫无察觉。

  “小子是谁?”方寒子的瞳孔微缩,鹰眼如炬。

  “白月。”白月缓缓开口,态度散漫。

  方寒子甫一思索,再次打量了一下白月,大笑出声:“哈哈,原来你就是九暝教那个没断奶的傻子废物圣君!”

  没断奶的傻子废物圣君么?

  白月不甚在意。原主的确是个无法结丹的废材,而且非常低调、韬光养晦。而现在的白月又需要天天饮血驱毒,他白日更是不能出门,在璇玑面前又总是孩童模样,想来天下人都该忘了他这号原本就无甚建树、不学无术的人了。

  白月无视方寒子戏谑,淡淡开口:“九暝教与千绝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不知受何人指使,竟令堂堂千绝长老来做这么龌蹉的事?”

  方寒子背后到底何人?抑或,根本不是人……

  “井水不犯河水?”方寒子嘿嘿冷笑,目露恨意,“傻子,我告诉你,别说是你们的圣女璇玑三番五次欺辱我千绝门弟子,即便真的井水不犯河水,老夫这次,也要嫁祸给你九暝,你能耐我何?”

  嫁祸暂且不论,白月只抓到了“璇玑”这个这重点,他眸光锐亮:“她什么时候欺辱千绝门弟子了?”

  方寒子面色发寒:“你可记得我徒孔肖?不过是大家一起结伴探宝,璇玑想将宝贝据为己有,大开杀戒,屠了我弟子六人。哼,你们九暝仗势欺人,以为我门中无人吗?这次,我便要你们血债血偿。”

  为弟子报仇?恐怕没那么简单。

  如今藏宝之争愈演愈烈,而九暝教已经有一份藏宝图残卷了。各大门派各方势力,都眼馋得很。

  方寒子意欲嫁祸九暝,根本不是两派恩怨,而是个人私欲。他想挑起天下派系纷争,继而趁乱得利,夺取五大宝图,获得无上力量,称霸天下。

  什么璇玑杀人,只是借口罢了。

  白月原本懒于争辩,但是事关璇玑清白,他不得不多说两句:“你所谓结伴,分明就是猥琐跟踪;你所谓宝贝,原本就是我白家祖坟里的九暝之物;你所谓屠杀,也只是机关误伤而已。”

  “你!”

  “这些暂且不说,就算那些人是她杀的,那也是那些人该死!”

  见过护短,没见过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方寒子咬牙切齿,眼中冷色暴涨:“哼!小子,莫说废话。今日便让你死在你们九暝教的九暝镇魔下,成全你生是九暝人、死是九暝鬼的忠诚。”

  白月丝毫没有感受到方寒子的威胁,状似无意地摸了摸腰间的乾坤袋:“巧了!恰好我今天也想要你的项上人头。”

  “乳臭未干的无知小儿!”

  白月的话对方寒子而言,满满都是蚍蜉撼树那种不自量力的味道。他比白月多修行了三十多年,十年前已威名大震了。

  九暝教除了四大护法九大长老那些老前辈外,什么圣君圣女他方寒子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对付白月,他底气十足,于是阴阳怪气一笑:“小子,我现在就叫你看看,什么叫化仙期高人!等我取你小命,也让璇玑尝尝痛失亲信的滋味!”

  古木参天,遮蔽满天星斗,有阴风浮动。

  不提璇玑也罢,一提璇玑,白月神色陡然一冷:“既然你执意找死,我就成全你。我也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九暝镇道!”

  茫茫灵气不断升腾,四处蔓延,两人释放的威压,竟然不相上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