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放了个血
徐徐微风2020-01-15 09:122,410

  百里修不明所以。

  璇玑坐到了床边,一手托起萧尘雪的手,一手拿出半透明的琉璃瓶。萧尘雪的指尖汩汩流出鲜血,刚好接了半斤血,就停止了。

  璇玑好歹懂点现代医学,将补血丹喂到了萧尘雪口中:“400到600毫升的血,对人体没什么伤害。加上补血丹的滋养,醒来之后保证生龙活虎。”

  修仙世界就这点好,补血堪比打网游吃药,速度快得惊人。正因为这血来得容易,璇玑可不想做赔本的买卖。

  她收好血瓶:“每个愿望的实现,都会有它的代价,哪里是半斤人血就能了事?”

  她狡黠一笑,走到事先准备好的那叠文书旁,用萧尘雪的血,在萧尘雪呈给九暝的祈愿书、欠条和卖身契上留下了血灵印。

  每个人的血液与灵气都是独一无二的,有了血灵印更加无可抵赖。

  “搞定!”璇玑满意地点点头,不枉费辛苦一场,连觉都没睡好。她之前强打精神对萧尘雪用了媚术,分散他的注意力,才能下毒成功,而这会儿媚术的副作用上来了。

  璇玑此时精力疲乏,像是熬了三天三夜一样困倦。

  她瞥了一眼,依然矗立的百里修,这货呆是呆了点,但是武功高强,让人很有安全感。有他守着,她也无需多虑了。

  璇玑伸了个懒腰,在靠椅上躺下,合眼闭目。

  只等萧尘雪醒来,交接清楚,这事就算是结了。

  不过,这一次,璇玑却睡得一点都不安稳。

  她做了一个以前没有做过的梦,一个美梦,一个春梦。她梦到自己变成了千年前那个璇玑。

  妖族与人族联姻,人族送去了无数美人。

  但是偏偏,她被选中了,成了妖后。

  妖皇有着倾世容貌,喜欢穿一袭绿衣。他笑容温柔,目光深情,耳边全是他的动人情话,充满了蛊惑与浓情。

  他说:“结发为夫妻,恩爱永不离。璇玑,我们永生永世都不会分开。”

  “才怪,我是人,寿命不过百年。你是妖,而且是妖皇,你可以活千千万万年。我很快就会老去、死去,而你……又可以找新的妖后啦!”

  他说:“小傻瓜,我有办法让你长生不老,我可以把我的修为、我的寿命分给你。这样,你就能一辈子陪着我。”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说:“因为我爱你。璇玑,我们生个半妖宝宝,可好?”

  “不好。半妖会被人歧视。”

  “可你心里明明答应了。”妖皇将她衣衫褪尽,那一场风雨共度,原本以为是坦诚相待的开始……

  他却在两人攀登到极致的时候,喊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圣谕,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你要修仙,我陪你修仙;你要堕魔,我陪你堕魔。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圣谕,别怕,我会保护你,凡界三族,任谁都不能伤害你。”

  “圣谕……”

  他喊的是,圣谕。不是,璇玑。

  心,寸寸成灰。

  璇玑就在那种心碎到崩溃、难受到绝望的心情里醒来。

  难道,妖皇一直爱着圣谕?原主璇玑是圣谕的替身?

  那她这个从现代而来的璇玑,又和她们是什么关系?

  太多的谜题,没有解开了。

  璇玑微微凝眉,世代相传,得骊龙者得无上法术,得骊龙者尽知天下事,得骊龙者可拯救苍生。总之,骊龙被传得神乎其神。

  如果找到骊龙,那么她的身世与记忆,就能解开吧?

  她再也睡不着,就在那里等萧尘雪睡醒。这萧尘雪算是凡间极品,这一袭绿衣,倒是和梦中的妖皇风格相近,但是容貌上却不及妖皇的百分之一。

  到底是妖,三界中最美的种族。那妖皇实在美得叫人……心碎。

  整整等了一夜,萧尘雪才悠悠转醒,他看到床边守着的竟然是百里修,连忙起身行礼:“晚辈萧尘雪,见过百里师叔。”

  百里修没理他。

  萧尘雪看着窗前侧躺的璇玑,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他嘴角微抽,夸张地抱胸,一副被非礼模样:“你到底是谁?你昨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璇玑不答,指了指桌上的文书。

  萧尘雪一看,是他递给九暝的祈愿书,何时九暝圣女陪他一夜了?何时他欠了她三万二千两黄金了?何时他决意卖身九暝抵债了?

  萧尘雪的手抖了抖,上面竟然还有他的血灵印,他怒了,对着笑得千娇百媚的美人怒了:“你诳我!你使诈!这不算!”

  璇玑起身,无所谓笑笑:“你昨晚,是不是在这里睡了一晚,而我是不是寸步不离地陪了你一晚?”

  萧尘雪无语。

  璇玑又道:“你想让九暝圣女陪你一夜春宵,又未说清要如何一夜春宵。我便是九暝圣女,我确实陪了你一夜。你的愿望,难道不算达成了?九暝的规矩,你愿望完成之后,当献血半升,我已经替你取了,你不用谢谢我,我向来助人为乐。”

  萧尘雪捏了捏拳头,难怪醒来感觉有点体虚血亏,好好好,算他被阴了一把,但是……他指着那张巨额欠条,问:“但我何时欠了你这么多金子?”

  璇玑坦荡一笑:“昨晚呀!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从见面到现在我陪了你四个时辰零一刻钟,一刻钟便抹去不算了,权当我送你个人情。一刻千金,四个时辰便是三万二千两黄金。”

  萧尘雪气得牙齿都在打颤,这完全是强词夺理,不可理喻。

  璇玑不等萧尘雪说话,态度瞬间逆转,假意摸了一把眼泪,楚楚可怜:“萧少爷,难道你要人家白白陪你一夜?你这让人家以后如何做人?女子的清白与名声,难道一文不值?四少,你好狠的心!”

  萧尘雪一阵心烦意乱,璇玑那泪花还真在眼眶里打转,将落未落,我见犹怜啊!他深吸了几口气,平时自己巧舌如簧,此刻竟无力反驳:“我没钱,没那么多钱。”

  璇玑转悲为喜,变脸比翻书还快:“我知道你没钱,欠条都给你打好了,你只需要签字画押就好。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的,给你两条路选择:一是,先现付一部分,其余卖工抵债,等哪年还清,哪年就自由了;二是,卖身抵债,若是你自己或有其他人,为你付了这笔欠款,你就自由了。”

  萧尘雪想,若是他抵死不赖帐,又能奈他何?他来回踱了几步,到了窗边,干干笑了笑:“九暝圣女啊,您这自说自话的,我都还没同意呢!难不成,你还非得绑了我去?”

  璇玑一笑,还未开口,只见萧尘雪一闪身,冲出窗口。

  嘭!

  萧尘雪径直弹回来,摔落在地,痛得龇牙咧嘴:“竟然布了结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