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下了个毒
徐徐微风2020-01-15 09:122,195

  星辰宗?非也。

  璇玑不答,这要论起辈分来,她是御剑山庄末代弟子,与千年前星辰宗的开派祖师爷御不凡是师兄妹。萧尘雪得喊她一声老祖宗!

  她手中的剑光微闪,戈玉剑已在她脚底,拖着她在狭小的房间里徐徐而动:“其实但凡会灵力幻剑,又懂飞行术,都能做到御剑飞行。但御剑山庄的御剑术精妙之处,便是灵剑飞行,无需耗费主人灵力,你可以触灵感知,我身上并无灵力波动。”

  再一次立正自己根正苗红的御剑山庄嫡传弟子身份。而且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她要让萧尘雪见识见识什么叫……万剑归宗的初窥门径。

  她御剑凌空,纤臂翻飞,又召出一柄巨大的古剑竖立在她面前,流光纷呈,剑身上的七色宝石耀耀生辉:“这是七星剑。”

  璇玑手一带,七星剑在她头顶一分为七,摆出北斗七星阵型,分别是天枢剑、天璇剑、天玑剑、天权剑、玉衡剑、开阳剑和瑶光剑。

  璇玑一手执天璇剑,一手执天玑剑,挽了一个剑花:“当今天下,你没见过一人双剑,是最近千百年来无人能领悟万剑归宗的奥义罢了!但我是个例外。公子,你服是不服?”

  萧尘雪瞪大了眼,这也的确是灵剑不假,而是且失传已久的七星剑。七星剑曾经风靡一时,而御剑山庄的七星阵更是无懈可击,曾风极一时。

  可惜最后那七位前辈合力封印魔窟,力竭而亡,他们的灵剑也回归葬剑崖。如今,却在璇玑手中。

  萧尘雪看着灵光异彩的七星剑,有些晃神:“一个人竟然真的能有多把佩剑?你闯过葬剑崖?驯服了七星剑?”

  璇玑狡黠一笑:“无可奉告。”

  千年前的璇玑,原本是作为御剑山庄下一任庄主来培养的,谁曾想后来妖皇要求与凡人联姻,而璇玑就是被选中对象之一。

  但是璇玑的记忆从去妖族的路上,就戛然而止了。然后就是日食之日落入九暝教。

  遗失的那段记忆,非常重要,譬如媚术就应该是在妖族所学,那是妖族擅长的法术。遗憾的是,璇玑却对过程毫无印象。

  “愿赌服输,我自罚三杯。”萧尘雪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一杯,一连喝了三杯。千言万语,都裹在酒里,吞进肚里了。

  他是有口难言啊!即便说了,璇玑也不会信,除非打开她的记忆之门,可是那道门一旦打开……后果不堪设想。

  璇玑哪里知道萧尘雪的花花心思。她收了剑,落了座,微微一笑:“公子,该你了。”

  萧尘雪脸上风流不羁已经褪去,看着璇玑的眼神复杂而深情:“我也知道个秘密。圣谕……曾将一份关于骊龙下落的藏宝图一分为五,我知道其中一份的下落。”

  圣谕?

  璇玑微微一怔,萧尘雪提到“圣谕”的感觉,莫名熟悉,犹如千百次午夜梦回,那美得令人窒息的绝美男子,或柔情或痛心地声声呼呼的那个圣谕。

  诛仙台上的刑罚,镇妖塔里的折磨,跌入地狱的绝望……那个被天下不容的大魔头圣谕,以前一直残留在璇玑梦里的圣谕,反反复复地控诉着冤屈与无助的圣谕!

  每次回想起来梦里的情景,璇玑的心,就会跟着圣谕而微微地抽痛。

  璇玑压下内心的异样,问道:“残卷在哪里?”

  “千绝门长老,方寒子!”

  “空口无凭,谁知你是不是骗我的?”

  萧尘雪哑口无言,他说的是实情,但的确无法证明,总不能让他去抢过来。他就算有那个本事抢过来,也不能干这个事儿。

  他又自斟自饮三杯:“我认罚。但不管你信与不信,这消息千真万确。”

  璇玑为萧尘雪倒了一杯茶,目光柔和:“喝酒伤肝,喝点茶解解酒。”

  她这样的温柔体贴,萧尘雪很受用。他想也没想就接过了她手中的杯子,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下一秒。

  咚。

  萧尘雪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这个身体,实在太弱了,连迷香都扛不住。”萧尘雪直到失去知觉,都还满心的嘟囔。

  璇玑拖延了这么久的时间,就是为了药效足够发挥到迷晕他。

  她拿出一叠文书。用早已备好笔墨纸砚,写写画画。

  一切拾掇就绪,她开了窗,朝着屋顶喊了一声:“百里修,下来帮忙。”

  白影一闪,已到了屋内,落在了桌旁。百里修朝着璇玑鞠躬行礼,竟比对圣君还要恭敬几分,他不敢看璇玑的脸,眼神落在她裙摆上:“参见圣女。”

  璇玑咪了一抹笑,指了指萧尘雪:“把他扶到床上,让他好好休息。多谢。”

  百里修二话不说,拎起萧尘雪就抛到了床上,动作之干脆利落。然后他笔直站立,一动不动,像一尊神像。

  璇玑颦眉,这百里修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而且死板得要死,比百里行那个泼猴子无趣多了。不过,就这样的老实人,逗着才好玩。

  璇玑抿了一抹促狭的笑,靠近百里修,离他只有咫尺距离,吐气如兰,带着阵阵惑人心智的芳香:“不知圣君派你来,是如何交代的?”

  百里修一板一眼:“圣君吩咐,若是有人左手碰了圣女,就砍掉那人左手;若有人右手碰了圣女,就砍掉那人右手。”

  璇玑了然地“哦”了一声,歪了歪脖子,又问:“哎呀,那要是有人其他地方碰了我该如何是好?”

  百里修面不改色:“若是有人其他地方碰了圣女,就砍掉那人脑袋。”

  璇玑点点头,状似无意地拍了拍百里修的肩膀,以示安慰:“你放心,从我出九暝到现在,旁人连我衣袖都没碰到。哎呀,不过我刚刚好像不小心拍了你的肩膀?”

  百里修全身一抖,面色黑里透红,古怪至极。

  璇玑一连退了好几步,面色忧虑:“圣君有没有说,若是我碰了别人该如何?”

  百里修胸膛起伏不定,愣愣地吐了两个字:“不曾。”

  璇玑噗嗤一笑,这百里呆子太无趣了:“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要自杀谢罪呢!吓我一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