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大白
刘小哐2018-08-19 10:323,540

  然而在第二天,那个知情人就出现了,是在粮店旁边卖柴火的张宽。

  他是偶尔路过,看见了鹿九他们在挖找尸体,还找出了两具,又是十年前的事情,突然脑海中封存的一段记忆跳了出来。

  十年前他还是个九岁的小孩子,但因为家穷,要经常担着柴火来县城卖,一直都站在那个粮店旁边,买米的人总要做饭,总会买柴来烧。

  每天会有十个铜钱,然后全家都要靠这十个钱过两天。

  因为他年纪小,身体单薄,在县城里经常会有人欺负他,而旁边粮店干活的人里面有一个话不多,但看上去很敦厚的人一直在帮他。

  只要看到有人欺负他,就会放下肩上扛着的粮食袋来赶走那些人,有时还会把他送出城外。

  他记得这个大哥的名字是方大柱。

  有时候方大柱休息的时候,还会给他一个窝窝头,因为一边牙疼,所以用另一边艰难的咀嚼着。

  告诉他要好好孝顺父母,日子总会好起来的,方大柱是个孤儿,寄养在城里的叔叔家,十岁就出来干活,然而一场饥荒只剩下他一个人。

  方大柱很喜欢他,把他当成了弟弟。

  然而有一天,方大柱没有出现在粮店门口,他就被几个小混混抢走了柴火,哭着走回家。

  走到河塘边上,他看见了塘边上停了一辆马车,杂草丛中似乎还躺着一个人,而另外还有两个人,正在拼命的在荷塘挖着什么。

  那时已经是初秋了,河塘里还会有人挖河蚌,他当时正在因为柴火被人抢了而忧愁家里这两天的生计,只是看了一眼就匆匆回家砍柴了。

  然而这一眼,却让他记了很多年,尤其是从那天开始,方大柱就在也没有出现。

  虽然人们都说仓库干活的人,基本上都会受不来这种苦而回家,但他总觉得,方大柱就在这附近的地方,但为什么看着他受欺负,再也不来帮他了呢。

  渐渐的他已经长大成人,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抢他的柴火,方大柱也在他的记忆中渐渐的消散。

  直到昨天,他听到了捕快和那家粮店掌柜的聊天,听着捕快的描述,那个已经快要彻底消散的身影又慢慢的清晰起来,那就是方大柱。

  因为长期扛粮包而低着头,宽厚的肩膀和胸膛,经常和他蹲在墙角艰难的吃着窝窝头的方大柱。

  昨天他也去了河塘边上,看到了鹿九他们挖出了第二具尸骨。

  那天的记忆又全都涌了出来,那天看到的,居然是埋尸现场,而死者很有可能就是方大柱。

  他回到家,一夜未眠。

  终于在凌晨回忆起了那辆车的样子,就是粮店原来那个老掌柜。

  张宽的出现,基本上已经让案件清晰了。

  十年旧案,如果没有张宽还记得有方大柱这个人,不知道还要拖多久。

  如果当年方大柱和其他扛粮包的人一样,对张宽受欺负只是冷眼旁观,那今天也没有会知道他是谁。

  由善意引发的善缘,让方大柱的惨死终于大白天下。

  至于那具女尸,张宽却不知道姓名,方大柱曾经说过想要娶一个姑娘,但到底是谁却不知道。

  不过,他知道一个老人大同叔,曾经在那粮店掌柜家的门房里做过事。

  大同叔得知他们的来意,起初不想说,但后来从房间里找出了一块半块玉坠。

  “死的人真的是方大柱吗?”

  张捕头点头,再次把方大柱的外形特征描述了一遍。

  大同叔点头。

  “果然是他。”

  他把那块半块玉坠交给了张捕头。

  “当年他和郑姨娘是青梅竹马……有一天突然就都不见了,大家都说他们两个私奔,但我在柴房里找到了这半块玉……你们既然找到了我,也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事已至此,剩下的就是追捕当年的那个老掌柜。

  许琳琅三人向张捕头告辞,一桩十年藏尸案在两天内就解决了,张捕头千恩万谢的送他们回去。

  小林看着他们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说道。

  “许仵作,能否收下我这个徒弟?我想好好学习验尸之法,以后也能像你一样替死者把真相说出来。”

  鹿九没想到许琳琅这一趟让原本彻底让小林从对仵作不满道心甘情愿,不禁为她开心。

  这个世道离不开仵作,但最瞧不起的也是仵作,更何况许琳琅还是一个女仵作,就更加艰难了。

  好在她只专心自己的事情,丝毫不关心他人对她的看法,假以时日,一定能自成一派。

  许琳琅笑着说。

  “当我徒弟可不敢,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尽管来找我吧,只要我会的,就一定尽全力。”

  小林深深的作了个揖,目送他们回去。

  司马箜冷笑。

  “许琳琅,你马上都要生死未卜了,还敢夸下海口?”

  许琳琅不理他,掏出一本书来看,是一本针灸书。

  司马箜看她不理自己,冷笑了一路。

  回来衙门,鹿九和司马箜简单的收拾了点行李就准备上路了。

  因为鹿九还有一个“县令”的头衔,他在齐超死后第二天就上书称自己重病缠身,请求告病回乡。

  这些文书之前都是齐超负责,他第一次写,丝毫不生疏,让他非常吃惊。

  他原以为,自己可能连字都不一定能写对,毕竟人们口中的鹿九是个不学无术之人,现在居然能一气呵成。

  青山县这样的地方,上面的管制比较松散,应该能很快派来新人。

  这些事情,他就没有和许琳琅讲了,毕竟司马箜之前说他们是从宫里来的,已经让他很头疼。

  不能告诉许琳琅自己真实的名字,让他觉得很遗憾,还要顶着“唐先泽”直到找到真相。

  他的心情很忐忑,马上又要见到鹿家的人了,虽然他记不得“财神”这个人。

  不知道“财神”知道他没有死,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司马箜的心情很好,毕竟这一次就能拿回他的家产了,能重整司马家,和鹿九说话也变得不那么尖刻了。

  许琳琅的心情很糟,许老爹还没有往家传消息,让她十分的担心,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她想尽快的去找到鹿家的人,知道风雷堂的秘密,帮许老爹躲过追杀。

  三人各怀着不同的心情共同走到了一条路上。

  “财神”家离青山县还是有不短的一段距离,许琳琅还好,鹿九和司马箜因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困在地下,出来之后又只顾逃命,在青山县又天天都在危险和猜疑中,没有时间好好的休息过。

  这一段距离的目标只有一个,不用担心会节外生枝,让他们非常的放松。

  然而他们却想不到,“财神”的确找到了,但却是个死财神。

  有了地图,“财神”家就很好找了,尽管四面环山,但却是个风景优美、物产丰富的地方。

  来来往往的人们看上去也十分的随和,鹿九拦住一个扛着锄头准备下田的老汉问路。

  当弄清了他们要去地方的特征后,老汉问他们。

  “你们要找齐先生啊?看你们的装扮,不像是本地人。”

  齐先生,齐文清居然没有隐姓埋名。

  鹿九觉得这里会不会有藏着骗局。

  “我们是他的朋友,他让我们来做客,虽然来过一次,但我们记不住具体位置,只记得房屋的样子……”

  那老汉看着鹿九,上下打量,似乎在判断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鹿九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司马箜“啪”的一声打开扇子,让老汉的注意力转移了。

  许琳琅又问了一遍,这次老汉才给他们指了方向。

  有了方向,他们的速度就很快了,在天黑之前来到了齐文清的家。

  那是四间青瓦房,还有一个大院子,里面种了菜蔬还养了一些鸡。

  不过看上去,菜蔬该需要浇水了,鸡的食盆里,也该添食了 。

  屋里点着灯,可以看见人坐在桌旁的影子。

  “你们有没有哪里觉得不对?”

  司马箜问道。

  鹿九做了手势,他们隐藏在旁边的树林里继续观察。

  良久,鹿九说道。

  “我们已经待了半柱香的时间,可是人影却从未动过,司……唐令和我过去,许仵作你在这里守着。”

  许琳琅点头,看着他们两个轻身掠了过去。

  一左一右,从两个方向慢慢的摸向房间。

  鹿九在前面,推开门进去了,司马箜紧跟其后。

  他们两个的人影和齐文清一家一样,映在了窗户上。

  看见司马箜的推了其中一个人,那人的脑袋就掉了下来,血喷溅了出来。

  许琳琅看着窗户上的影子,手不禁抖了一下,听见司马箜的尖叫。

  “死……许琳琅你还不赶紧进来!”

  话音刚落,许琳琅已经掠进屋来。

  司马箜一脸惊讶和嫌弃,刚才喷出来的血溅到了他的衣服上,这是他完全不能忍受的。

  许琳琅顾不上其他,开始检查这具尸体。

  一刀毙命,一把薄刀,刀口锋利,速度很快,伤口极小;以至于人已死,但身体还没有反应过来,血被封存在身体里。

  虽然不是同一把刀,但可以看出来,和吕正伤口是一模一样的。

  鹿九正在细细的观察这具尸体。

  有四十五岁左右,皮肤白皙细腻,平时保养的很好;手上指尖有茧并向里微微弯曲,是长期拨弄算盘留下的习惯。

  穿着打扮虽然低调但都很讲究,是苏绣。

  和吕正身上衣服的材质一模一样。

  原本还在悻悻看着衣服的司马箜也已经在房间里搜寻了一遍。

  除了他们,屋里有八个死人,其中有一个是个两岁左右的孩子。

  还有穿着打扮较好的一对年轻夫妇、四个下人,两男两女。

  如果这是齐文清一家,那么他刚才碰落脑袋的就是齐文清。

继续阅读:第四十七章 太过巧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