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暗道
刘小哐2018-08-20 22:263,079

  司马箜问出来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差点不相信自己的声音。

  “是一个漂亮姐姐让我进来的,她让我在这里等人来接我,但如果是司马箜我就不能和他走,他会杀了我。”

  司马箜听见这句话不禁跳起来,大喊。

  “你……你说什么?!”

  小女孩又重复了一遍,鹿九在旁边的看着觉得她似乎不太对劲,抓住了小女孩的手腕,脉象很弱。

  司马箜气急,指着小女孩。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一个漂亮姐姐让我进来的,她让我在这里等人来接我,但如果是司马箜我就不能和他走,他会杀了我。”

  这个叫齐星海的小姑娘一直重复着这句话,其的司马箜大叫。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要杀了你?”

  小女孩不回答,只是一直重复。

  鹿九放下她的手,对司马箜说道。

  “她不对劲。”

  司马箜这才发现,小女孩的瞳孔已经涣散,用手试了一下小女孩的脖颈,已经微乎其微。

  “她中毒了。”

  司马箜回头看着鹿九。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不会相信她的话吧?”

  “她还有救吗?”

  司马箜忽然出手对着小女孩的眼睛戳了过去,鹿九刚要阻止,司马箜停在了小女孩眼珠处,差一点点就要戳瞎了她的眼睛。

  小女孩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不停的重复,声音越来越小。

  没救了,这个毒下的真的邪门。

  司马箜看着这个小女孩,考虑自己是不是该退出江湖了。

  鹿九看着那个死人,问道。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什么?”

  “我们一直都在外面看着,有可能我们刚到这里,凶手就进了地下,然而现在他却消失不见了。”

  陷入思考的司马箜反应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这个地下,还有出口?”

  鹿九点头。

  “但这个出口,很可能连吕正都不知道。”

  小女孩已经没有声音了,但嘴巴还在一张一合,鹿九把她抱起来放在另一把椅子上坐着。

  “我们去看看。”

  司马箜已经从刚才的惊慌中走了出来,他知道此刻和鹿九之间没有了隔阂和不信任。

  他们两个按着这张图,开始检查地下的墙壁,又检查了房里的每件摆设。

  鹿九面上不显,心中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个面容安详死了的男人,他认得。

  但却不知道他是谁,曾经在擂台上,他们有过一面之缘。

  可他为什么会死在齐文清的庄子里?

  齐文清在鹿家呆了那么多年,一定不会随随便便就挖个地下庄子,死在这里的人,到底是谁?

  难道齐文清不隐藏自己,是为了保护这个人吗?

  这个人到底是谁?

  会不会是风雷堂的人?

  司马箜忽然指着一尊佛像,问道。

  “你看,是不是有些不对?”

  那尊佛盘腿坐在莲花台上,一手垂下扶膝,另一只手肘弯曲,手心朝上放在了盘坐的腿上。

  是一尊普通佛像,但向上的手心有摩擦痕迹。

  鹿九伸出手,放了进去。

  旁边的墙壁忽然咧开了一条缝,一个暗门打开了。

  是一截向上的楼梯,里面一片黑暗。

  鹿九在前,掏出火折子点燃,楼梯两边有放满油的灯,他点燃一盏。

  火光照着,楼梯不长,出口封的死死的。

  如果有人等在出口,鹿九和司马箜必死无疑。

  他们回身,关上门,要重新回到草屋里。

  司马箜跟在鹿九的身后,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安稳的感觉,觉得能被鹿九信任十分的安心。

  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最终还是选择相信我了,毕竟我没有害你的理由,至少现在没有,你不该带着许琳琅的。”

  鹿九闭了闭眼,不想和他继续探讨这个问题。

  司马箜又在他身后问道。

  “你怀疑我,是因为这一切事情都过于巧合,可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为什么我们走到每一条路,都像是被人安排好的?”

  “你什么意思?”

  司马箜看着他。

  “你到底能不能确定,死的就是你大哥?”

  鹿九愣了下,这个问题,他真的回答不了。

  细想起来,那天太过仓促,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那天鹿家的人都在那里,就算鹿九不认识,其他人怎么会认错?

  但要让鹿九回答,是不是自己认出的,死者就是兄嫂这个问题,他真的回答不出来。

  他看着司马箜。

  “你什么意思?”

  司马箜拍了拍扇子。

  “在我的认知里,如果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让我们去走,那么能做到的,只有鹿鸣城。”

  “但是我大哥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陷害我?”

  司马箜看着鹿九。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大哥,不过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很擅长做这种事。”

  鹿九猛然站定,瞪着司马箜,压低声音。

  “从哪里逃出来之前我就说过了,不许侮辱我大哥。”

  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我大哥没有理由这么对我……无论我有没有失忆,我都只是个养子,还是个废物。”

  司马箜也不示弱,看着鹿九的眼睛。

  “你的表现,像是个废物吗?你真的没有觉得自己被陷害?”

  他看着鹿九,向前一步。

  “你真的一点点记忆都没有吗?”

  鹿九冷冷一下神,看着他,没有,脑袋里空空如也,据说大哥待自己如亲兄弟,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无论司马箜如何在自己面前提起他,就是想不起来。

  他们重新回到了房间里,许琳琅正焦急不安的等着他们。

  看到他们出来的表情,自然也猜到了下面没有发生什么好事。

  “下面有两具死尸,一个是一刀毙命,一个……小姑娘中毒身亡。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凶手可能还会回来。”

  鹿九简单的说了一下下面的情况,看着许琳琅有些抱歉。

  司马箜刚下去一会,鹿九就有些担心,毕竟他们没有看到凶手出来,有可能还在地下。

  把一个姑娘留在满是尸体的屋子里又于心不忍,但许琳琅不是一般的姑娘。

  可是现在看许琳琅的表情,误以为自己还是做错了。

  许琳琅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只是指着齐文清左手大拇指。

  “你看,这里,他少了一件东西。”

  司马箜凑过来。

  “这个痕迹……像是扳指。”

  许琳琅接着说。

  “我已经检查过这里,没有财物丢失的痕迹,其他人身上的金银也没有少,整个房间,就少了这个扳指。”

  “财神”身上的扳指,自然是上等的好翡翠,但是,杀手不会缺一个扳指。

  传言中,“财神”在哪里,鹿家的财库就在哪里,可是这么一瞧,并不是这样。

  财库一定在另外的地方。

  鹿九把刚才在地下的情景给许琳琅讲了一遍。

  “这个齐文清,好像很喜欢设计一些机关;他身上最惹人关注的东西就是财库,那么鹿家的财库会不会和这枚扳指有关?”

  许琳琅的推测和鹿九相同,但是这财库究竟在哪里?

  司马箜在旁边说道。

  “会不会在水城?”

  水城?

  这是鹿九第三次听到这个地名。

  “风雷堂当年,就是在水城,后来才移到洛阳。水城也是鹿家最重要的一个地方,鹿鸣城还没死的时候,所有的财物都会在水城进行周转;鹿家最辉煌的时候,在水城置办了很多产业;鹿鸣城死后,这些产业都不知道归谁了。”

  鹿九沉思。

  “鹿家这么庞大,一般人无法全部吞下去,那些产业被多少人吞了?”

  司马箜耸耸肩。

  “不知道,怪就怪在,没有人知道是谁吞了这些产业。”

  许琳琅不解。

  “这怎么可能呢?这些产业没有人难道是鬼在管吗?”

  司马箜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什么鬼啊、神的。有人管,但却不知道这些人背后是谁,连这都不知道。”

  鹿九抬手,让他们先不要出声,侧耳听了一阵。

  “有人往这边来,还不是一个人。”

  司马箜也听了一下,看了鹿九一眼。

  “下去。”

  鹿九重新打开地下庄子的门,让司马箜先下去,许琳琅在中间,他在最后。

  刚把门合上,有人就闯了进了房间。

继续阅读:第四十九章 重回洛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