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重回洛阳
刘小哐2018-08-20 22:303,331

  脚步声很整齐,是经过了严格训练的一批人。

  又听见了他们“刷刷”拔刀的声音,应该是看见了齐家的死尸。

  为首一人喝到。

  “给我搜!”

  听见众人喊道。

  “是!”

  脚步声四散,应该分别去搜山和房间。

  鹿九他们躲在下面,屏住呼吸听着上面的动静。

  许琳琅看见了两具尸体,已经忍不住悄悄的去检查了。

  司马箜站在鹿九身边,似乎是忍耐不住的问道。

  “我有一件事想不清楚。”

  鹿九看着他。

  “你说那晚上你和杀你大哥的凶手面对面,那他为什么不一刀杀了你?就像是那个鹰三,他等了你一年,就是为了杀你。”

  鹿九沉默,这个问题他回答不出来。

  “还有,”司马箜接着说。

  “既然是他杀了那个有玉牌的人,为什么时隔一年还要回来报案?还在我们到的当天?”

  鹿九继续沉默,他还是回答不出来。

  不过他知道,司马箜此刻正在怀疑他。

  而且这怀疑十分的有理有据,如果这是针对他的一场阴谋,那就应该一刀杀了他,让他背负所有骂名,用他的死掩盖所有的事情。

  但为什么他们没有这这么做呢?

  他和司马箜沉默,听见刚才下令的那人又说。

  “刚才你看到的那人,确实是通缉令上的吗?”

  鹿九心中一惊,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个人,这个人的声音……

  他好像认识,不,一定认识,鹿九觉得这个人的名字就在嘴边,但就是说不出来。

  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

  “是他没错,我虽然老了,可眼睛毒着呢,年轻的时候能百步穿杨!他的脸上多了一道疤,不过眼神是不会变的。”

  是刚才问路时碰见的那个老头,司马箜握紧扇子,当时就该一刀杀了他。

  那人似乎又打开了一张图。

  “那这个人和他一起吗?”

  那老头看了半天,才摇头回答。

  “没有,这个人不是一起的。”

  司马箜愣了下,看向鹿九,图上的人不是他,那会是谁?

  他回头看了看坐在桌旁死了的那人,难道这人和鹿九认识?

  可是鹿九完全没有这个人的印象。

  他原以为是打场的人,但是听着却像是官府的人。

  “那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来这里?”

  “没有。”

  “你确定吗?”

  “当然了。”老头着急起来“我虽然老了,可眼睛毒着呢,年轻的时候能百步穿杨!这个年轻人长的这么好看,我见过就一定记得。”

  听见有人把这老头送了出去,所有人都在房间里找来找去。

  有跑动的声音。

  “大人!未见活人,所有人一刀毙命。”

  那人继续在房里走来走去,自言自语。

  “一刀毙命,不是他的刀法。”

  鹿九心里越发觉得这个人自己认识,但却想不起是谁。

  这个人,很熟悉自己。

  他是敌是友?

  跑进来一个人。

  “大人,发现了凶手逃窜痕迹,以往山中追去!”

  又听见那人说。

  “很好,你们几个接着搜,他一向很谨慎,不会让自己无路可走,更不会让自己很容易就被对方抓住,一定是躲在哪里了,接着找!你们跟我来!”

  “是!”

  司马箜扯了扯鹿九的衣袖,示意他跟自己下去。

  许琳琅已经检查完了两具尸体,确实是一样的刀法,但他也发现,尸体上有一股味道,是上面尸体所没有的。

  是一种果实,水城才有的果实,叫做酸果。

  水城人从小就爱吃,几乎是每天都离不开,所以身上会有一种味道。

  这个尸体上就有这种味道,很淡,可能是半个月前食用过。

  也就是说,齐文清半个月前因为酸果而和水城的人接触过。

  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现在需要知道——

  “我们现在该如何出去?”

  司马箜摇着扇子,看着鹿九。

  “如果凶手在出口等我们,现在也一定被惊跑了;因为凶手肯定会认为两边都有人,我们一定会选那个最容易突破的突破,所以我们不如试一试这个后门吧?”

  鹿九摇头,从正门走,意味着他们要杀人,从后门走,意味着可能要被人杀。

  凶手刀快,心更狠,没有十足的把握根本就是送上门的刀下鬼。

  所以,从正门走是最稳妥的。

  司马箜不怕死,但是鹿九不能让他死。

  但是,他们从正门走,这个地下庄子就完全暴露了,这个不明身份的死人也会暴露。

  “从后门出去。”

  鹿九最终下了决定,他走在了最前面,许琳琅中间,司马箜殿后。

  但很快司马箜就不愿意了,他按下了扇子的机关,那里面可以随时发射出百余根钢针,如果谁敢想用一刀毙命来对付他,那么就一起下地狱吧。

  司马箜绝对保证那人死的比自己要痛苦、要悲惨的多。

  他拉住了鹿九,自己走到了前面。

  推门的时候,钢针已经蓄势待发。

  然而——

  并没有人在那里守着,旁边的草有轻微的折损,这是有人带过的迹象。

  “看来我们的命还真大。”

  司马箜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

  远处传来了搜山的声音,他们迅速的超相反的方向逃了过去。

  一路上,许琳琅总是心事重重,她把这几名死者的刀口还有吕正的刀口在心里来回比较。

  确实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她很想去看看鹿鸣城的尸体。

  “唐大人,我有个想法。”

  鹿九发现,他们的称呼要改一改了。

  “出门在外还是随便点,不如就以兄妹相称吧,我是你大哥,他就是二哥。”

  许琳琅还没有说话,司马箜抢先反对。

  “我怎么可能和她是兄妹?要认亲,你两认,我顶多是你们的朋友。”

  鹿九摇头,随他去了。

  许琳琅也不会在这种事上纠缠,接着自己的话题说下去。

  “大哥,我们不如去验一下鹿鸣城的尸体。”

  鹿九和司马箜猛然站住,看着她。

  鹿九也有这种想法,当天事发突然,他又失忆,根本没有机会检查鹿鸣城夫妇的尸体。

  如果许琳琅愿意去验尸,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尤其是见识过她的本事,无论是白骨、碎骨还是烂尸,她都能找到蛛丝马迹。

  许琳琅当仵作的本事,确实是高手中的高手。

  “为什么?”

  “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从鹿鸣城开始,既然我们被卷进来,就不能相信别人的判断,我们应该把他的尸体重新检查,也许会发现不一样的痕迹。”

  “那当然好,不过,重新开坟是件大事,你有把握么?”

  鹿九心里知道许琳琅可以做到,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大哥。

  “我当然可以。”

  司马箜在一旁摇着扇子,他知道鹿九早就有这个打算。

  他也很想挖开鹿鸣城的坟看一看,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鹿鸣城。

  他把鹿九藏在打场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怀疑这件事,鹿鸣城到底死没有死。

  如果死了,为什么所有的事情会在鹿九和他逃出来才一起爆发?

  如果没死,他又在哪里,鹿九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洛阳城里见过鹿九的人并不少,坊间传闻也不是不多,司马箜在地下打场没有机会出来的时候,也听了很多,让他在心里对鹿九有了个想法——如果能收拢这个败家子,或许能够对夺回家产有帮助,但他一直没有机会,这个想法的种子就没有发芽生根。

  直到听说鹿九杀了鹿鸣城,让他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

  冒着被发现就会死的危险,偷偷的把鹿九带回了打场。

  那时司马箜才知道传言不可信,鹿九的样子,那里像个被养坏了的养子?

  加上来到青山县,和鹿九同住同行的这段日子里,这个想法越发的强烈,首先鹿九这种人就不可能认识身上带着一块宫中玉佩的高手,其次依他收集的对鹿九对女人爱好的信息里,根本就不会对许琳琅亲眼有加,最后,鹿九根本就不应该懂如何看骨头、如何判案。

  还有最重要的,鹿九的疯病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再犯?

  如果说这些都是失忆引起的反差,这反差也太大了。

  他甚至有个想法,不会眼前的鹿九就是鹿鸣城吧?

  死了的其实是鹿九?

  他每次一想到这个,后背就会发冷、冷到心脏要回血的那种。

  但他也细细的观察过鹿九,不一样,绝对不一样,和记忆中那个人一点都不一样。

  现在许琳琅提出要重新检查鹿鸣城的尸体,他是十分、万分的赞同,这个疑团不解开,他和鹿九之间就根本不可能信任。

  因为他知道,鹿九对自己的身份也很怀疑。

  毕竟失忆的人只能通过别人的嘴巴来了解自己,但鹿九听到的和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完全不同。

  无论是谁,发生这种事都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人们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鹿九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

  要去洛阳,需要两天的路程。

继续阅读:第五十章 开棺验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