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开棺验尸
刘小哐2018-08-22 17:123,659

  因为鹿九的通缉令到处都是,三人并不敢住店,而是躲在山中。

  夜晚山中风凉,鹿九点燃了火。

  许琳琅一直在发呆,她在想白天听到的那人的问话,可以推测出,当时那人拿着的是一张画,老人回答的也很清楚。

  即使脸上有疤,但眼神是不会变得。

  “你为什么会上通缉令?”

  鹿九拨了拨火,下了决心。

  “我被人设计,打死了皇太后的老虎。”

  “嗯?”

  许琳琅惊讶的看着他,有淡淡的说道。

  “怪不得,你脸上的这道疤是老虎挠的吗?”

  “是那时候留下的。”

  司马箜摇着扇子,火光跳动下,他的表情被遮掩着看不清楚。

  许琳琅又问。

  “是谁设计的你,为什么要让你这么做呢?”

  鹿九摇头。

  “我不知道。”

  许琳琅低下头想了想。

  “你的那个死在青山县的朋友,会不会也是来找我爹的呢?”

  鹿九和司马箜都看着她。

  许琳琅接着说道。

  “你的朋友和那个杀手一起来到了青山县,因为某个原因,杀手用我爹管用的拳法杀了他,想要栽赃给我爹。”

  “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许琳琅摇头,他看着鹿九。

  “不知道你的朋友和鹿鸣城,到底是谁先被杀的。”

  鹿九想到了那晚蜘蛛对他说的话,蜘蛛本来都要找到许老爹,但却因为他回去。

  许琳琅看着火光,喃喃自问。

  “为什么杀了人后,过了一年时间才又来找我爹呢?”

  她转头看着鹿九。

  “他是你的朋友,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

  鹿九摇头。

  “我不知道,我们一向都是分开的。”

  司马箜往火堆里扔了一块柴火,火苗蹿高了一点,他冷笑一声,说道。

  “许仵作,你管的是不是太宽了?你要做的是找到你爹,这些事情,我们不能和你再说下去。”

  鹿九抬头看了看他,心里也觉得把许琳琅带进来是个错误。

  许琳琅明明和这些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他们没有去青山县,她现在应该还是一个和活人世界没有太大关联的仵作。

  许琳琅冷哼一声。

  “齐文清家里地下死的那个人,你们可认识?”

  “不认识。”

  “我发现他身上有水城酸果的味道。”

  许琳琅把她闻到的气味还有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鹿九沉思。

  水城,又是水城。

  无论是风雷堂还是鹿家,抑或是现在的情况,这个地方,都是绕不过去的。

  到底在那里藏着什么秘密?

  司马箜摇着扇子,他心里也有很多的疑问,但此刻却是完全解答不了。

  他原本以为有了鹿九前面的路就会好走,但没想到,比他想象的还要难走。

  人生,真是说不清楚的一件事。

  一夜无眠。

  连续的赶路让他们终于在最短的时间里打到了洛阳,到了鹿家的目的,已经是深夜。

  杂草又高了一些,鹿鸣城的墓前还是当天他们来时的模样。

  司马箜摇头。

  “鹿家果然败下来了。”

  鹿九拿出两把锄头,递给他一把——他们进洛阳时,许琳琅提前进城藏起来的。

  “开始吧。”

  “等等。

  许琳琅喊住他们,从牛皮腰带上拿出一个姜还有麻油。

  “尸体已经一年多了,尸气会很大,在这里不好烧苍术、皂角,嘴里含一块姜,再用纸浸上麻油塞在鼻孔内,这样会好受好多。”

  鹿九听话照做,司马箜却冷笑拒绝。

  “我不喜欢这两个东西的味道。”

  鹿鸣城的坟墓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埋得很深,相反,更像是草草埋葬完事。

  没有费很多的时间,就已经挖到了棺木。

  站在上面举灯的许琳琅,让他们轻一点,全完别碰坏了棺木。

  司马箜用手拨开泥土,摸了摸棺木,已经腐朽不堪,对着鹿九说道。

  “啧啧,真是,我还以为要用上好的檀木装你大哥,没想到就是普通的橡木,看这材料,不会是从许琳琅家买的吧?”

  鹿九也摸了棺木,心里也很惊讶。

  鹿鸣城虽是鹿家的唯一一个子嗣,除了他这个养子弟弟,再没有其他的血缘兄弟,但是大嫂万玲玲,却是父母俱在,还有一个哥哥万里城。

  为什么会在女儿、女婿的丧事上这么节省?

  逃出来地下打场的那天,只顾着逃命,都没有来的及去万家看看。

  司马箜已经把棺材上泥土全都打扫干净,小心翼翼的抬起棺材板,里面的尸体露了出来。

  一股腐败的味道也扑面而来,司马箜一时没防备,头歪在一边差点吐出来。

  他干呕了一阵,脸色苍白的看着面色如常的鹿九,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听许琳琅的话。

  棺材里是一具男尸,头和身体分离,已经高度腐烂,面部皮肉已蓝完,只剩下了牙齿。

  身上的喜服破烂不堪,由原先的大红变成了脏兮兮的褐色、尸体已经肿胀、腐烂、流出了水。

  虽然气味已经被减少了很多,但鹿九的胃还是忍不住泛起酸来。

  他记得醒来的那一天,尸体是没有头的,他也因为这个而受到了残忍的刑罚,这头是在哪里找到的?

  或者说,一开始就被人藏了起来,直到下葬的时候才放进棺材。

  这个人是谁呢?

  最有嫌疑的方叔已经在大火中烧死了,鹿九想到了佩刀,难道是万里城?

  司马箜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但他还是坚强的靠在后面的土上,尽量不让自己不去棺材里看,但那气味却无法躲避。

  许琳琅已经跳下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把浸了麻油的纸还有生姜递给他。

  “难受的话还是上去吧。”

  司马箜摇头,苍白着脸把灯举了起来。

  三个人都看着棺材里的尸体。

  许琳琅俯下身去检查尸体的颈部,她的表情专注而凝重,并没有尸体的腐烂和恐怖而带有任何嫌弃。

  她的手也没有迟疑,一边迅速的检查着尸体身上的部位,一边拿出一个装满了水的牛皮袋子清洗尸体。

  尸体腐烂的真的很严重,有些地方已经生蛆了,尸体被翻检之后出来的味道,加上木头腐朽的味道,尽管已经做了防护,司马箜还是觉得自己又快要吐了。

  但他绝对不能上去,一定要看到最后,毕竟他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

  旁边的鹿九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但是他心里更加的对许琳琅敬佩,这具尸体,就算是他和司马箜两个大男人也无法忍受,许琳琅居然面不改色的验起来。

  许琳琅已经检查完了尸体的全身,她看着已经肿胀的尸体,问鹿九。

  “鹿鸣城到底是哪里人?”

  “洛阳人。”

  “可他的身上有水城人的痕迹。”

  司马箜忍着恶心。

  “难道还有酸果味?”

  许琳琅摇头,指着尸体那可分离的骷髅。

  “牙齿,你看他的牙齿!”

  司马箜当然不想去看、更不想说话,他仰起头,尽量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鹿九俯身,一股刺鼻的味立刻就进了他的鼻腔,他赶紧屏气。

  这人的牙齿微微发黑,门牙微凸,牙齿参差不齐,咬合不正,臼齿已经磨损了大部分。

  是长期咀嚼腐蚀性硬物留下的痕迹。

  许琳琅指着尸体的牙齿说道。

  “没错,这就是长期咀嚼酸果留下的,齐文清家里的那具尸体我也打开他的嘴唇看了;那人要讲究一些,虽然牙齿没有这具尸体的严重,但也变形了。”

  许琳琅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细长的小锤子,对着尸体的牙齿轻轻的敲了一下,那牙齿瞬间断裂掉下。

  “你看这牙齿,这么脆弱,至少吃酸果吃了十几年。”

  鹿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鹿鸣城的影子。

  鹿鸣城在水城置办了家业,有水城人的习惯并不奇怪,

  司马箜用扇子挡住了口鼻,勉强开口。

  “这不可能,风雷堂可是有一位‘辣手郎中’……就是你爹,他不让风雷堂的弟子吃这个什么酸果,因为伤害牙齿,虽然风雷堂最后散了,但是鹿鸣城不可能不知道这个。”

  许琳琅又从尸体紧握着的右手手里拿出了一块已经腐烂的布,随着他的举动,尸体手上的腐肉往下掉。

  “你们看这个。”

  这块布并不是喜服上的,底色很浅,上面绣了图案,但是现在已经看不清了。

  鹿九看了半天,回想起那天见到尸体时的场景。

  他可以确定,当时那两具尸体手中没有任何东西,这是下葬的时候塞进尸体手里的。

  听着许琳琅说道。

  “每个地方的丧葬习俗是不同的,水城那边的习惯是,要握着他生前经常拿的东西,否则会回不到家。”

  她看着鹿九和司马箜。

  “所以我刚才才会问,鹿鸣城到底是哪里人?”

  鹿九看着尸体发黑的牙齿,心里千回百转。

  这具尸体吃酸果至少十几年,鹿鸣城有这种习惯吗?他回想当天醒来的时候,是新房没错了,可是桌上的摆着的,并没有酸果。

  鹿鸣城是鹿家的家主,他没有必要为了迎合长辈而改掉习惯,如果酸果真的是他离不开的东西,那房中为何没有?

  死的人,可能不会是鹿鸣城。

  想到这个,他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几乎让他喘不过来气。

  他看着尸体,问许琳琅。

  “他是怎么死的?”

  “死后被人一刀斩首,他项下皮肉不卷凸,两锁骨没有耸起、皮没有外翻,都是死后砍落的特征;反之,就是一刀毙命。”

  “还有别的伤?”

  “没有。”

  许琳琅摇头。

  “他是中毒身亡。”

  “什么毒?”

  “判断不出来,除非把他的腐肉刮干净,蒸骨才知道。”

  鹿九摸了摸额头,旁边的司马箜已经停不下去,飞身出坑去干呕了。

  “没有其他的发现了吧?”

  许琳琅点头。

  “目前就是这些。”

  鹿九纵身,跳出了坟坑,许琳琅随后。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 万家的埋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