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他不是鹿九
刘小哐2018-08-24 20:493,099

  等到鹿九和司马箜感到这个院子,房门已经关上了。

  房间里的家具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老张推着徐琳琅,坐在房中央的一把椅子上 。

  “鹿九是和你一起来的吧?你们不该这么大意,万里城喜欢女人,可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

  许琳琅瞪着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老张从袖口拿出了一把刀,刀面很薄,刀锋很利。

  他看了看窗外,鹿九和司马箜也已经到了院子里,正在谨慎的搜寻。

  “我在等你们的这段时间,一直再磨这把刀,每天都想着一刀就扎进鹿九的身体,一刀毙命,你懂我这种感觉吗?”

  一边说,一边按下了墙上的机关。

  “万玲玲是我看着长大的,就这么被他杀了,万里城能忘,我却不能。杀人者偿命,我杀了鹿九,是不是没有任何问题?”

  旁边的黑衣人沉声回答。

  “没有任何问题,但先要让我们问完话了再说。”

  老张点头。

  “当然当然。”

  黑衣人再次提醒他。

  “我希望你能听话,否则出了问题,我是不会保你的。”

  老张低头没有说话,他在心里冷笑,他只想让鹿九死,自己出不出事他完全不会在乎。

  许琳琅只想让外面的两个人赶紧离开,她瞪着这两个人,希望能拖延一点时间,但很快她的意识就感到模糊。

  许琳琅想咬破舌尖,但牙齿却用不上力。

  老张已经完全沉迷在自己即将复仇的快乐中。

  “我想了一年多,才想出来这个办法,要不然我这个老头是绝对杀不了一个小伙子,等他进来,房门只要打开,就会触动这根细细的银丝,然后他的身上就会被沾了毒的银针扎上,他会全身麻痹,完全动弹不了,到时候,他就是我砧板上的鱼肉。”

  他说完,就握着刀,藏在了门后。

  只等鹿九进来,全身麻痹后用刀狠狠的折磨他。

  鹿九和司马箜来到了这个房间门前,只剩下这里了,整个院子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其他的人,许琳琅一定遇到了危险。

  鹿九十分担心,也懊恼自己没有早点发现端倪,这些本该可以早点发现的。

  万家,怎么会脱离了鹿家的事情而脱身呢?

  司马箜要拦住想闯进门的鹿九,压低了声音。

  “慢,里面有机关。”

  但鹿九已经一脚跺开门,撞到了那根丝线。

  从屋里还有院子里瞬间飞出了千万根银针出来,全都朝他们的方向飞出来。

  司马箜气的要死。

  “早说你不要冲动,现在大家都得死。”

  虽然嘴里抱怨,但还是飞快的打开了扇子,鹿九的长剑也迅速的拔了出来,两个人合力面对铺天盖地的银针。

  银针终于全部被打下来,鹿九飞身进屋,老张拿着那把薄刀从侧面狠狠扎了过来。

  他用了全身的力气,因为他知道,这一刀扎不上鹿九,他就再也没有机会。

  然而鹿九还是躲了过去,腰身轻轻一转,刀就贴着他的身体和老头一起摔倒了墙上。

  鹿九的长剑已经指着了他的喉咙,司马箜忽然沉声喊了一声。

  “鹿九。”

  许琳琅的身体已经瘫软,黑衣人把她扛到了肩膀上,看了他们一眼,纵身朝旁边的床跳了过去,床板立刻翻转,地下是个密室。

  两个人瞬间消失了身影。

  鹿九想也没想,立刻转身跟着跳了下去。

  司马箜气的要死,但又害怕自己跟下去全军覆没,只好留在原处。

  地上的老张盯着他。

  “你刚才叫他什么?”

  司马箜慢慢回头看着老张,冷笑了一下。

  老张觉得刚才还浑身正义要救朋友的年轻人,此刻忽然变得邪恶起来。

  他看着司马箜,有些犹豫的问。

  “他不是鹿九,你也知道,对不对?”

  司马箜的扇子打开,蹲下看着老张。

  “他变了很多,当然和一年前的鹿九不太一样。”

  “这不可能……鹿九就算重新投胎十次,也不可能长他这样。”

  司马箜看着老张,狭长的眼睛露着狡黠的光。

  “刚才给那个姑娘下的是麻毒对不对?如果不能很快的封住她的大穴,毒就会侵入她的全身,让人无力瘫软,意识也慢慢的失去。”

  他的扇子划过了老张的手背。

  “我说的对不对?”

  老张十分惊恐,这个年轻人只看了一眼就看出了许琳琅中的毒,这让他从心里感到害怕,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到底是谁?”

  司马箜从来不会回答别人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害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姑娘?”

  “因为她……是和鹿九一起的。她中的是麻毒没错,但只是麻痹神经,并没有危及生命,躺个三天才能恢复,我并没有想害她。”

  司马箜笑了,扇边露出了小小的银针,上面涂满了绿色的毒,似乎还在发着幽幽的光。

  “我有一种毒,和麻毒很像,但躺多久都不能站起来,浑身血液凝固,只能慢慢的腐烂,你想不想试一试?”

  老张看着他的脸,身体已经开始轻微的颤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司马箜又问了一遍。

  “刚才黑衣人是谁?你们为什么要杀鹿九?”

  他笑着拿着扇子。

  “你可不要想着骗我,我很容易看出来一个人有没有撒谎。”

  老张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应该听那个黑衣人的话,不应该任性,他舔了舔嘴唇,很快的回答。

  “万家走后,我就在这里守宅子,那个黑衣人突然来找我,告诉我鹿九还活着,我不认识他,说这两天就会来,如果我想报仇,就和他合作。”

  “你报什么仇?”

  “为了万玲玲,是鹿九杀了他。”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万玲玲是我的女儿。”

  司马箜冷笑,“啪”的一声合起了扇子。

  “她怎么可能是你的女儿!”

  谁都知道,万玲玲是万家老夫妇最疼爱的女儿,这个老头这么说,无非是在骗他。

  那老头也感受到了。

  “她真的是我的女儿……”

  他突然笑起来,很快眼泪就下来了。

  “我养不活玲玲,于是送了万家夫妇,然后她就和鹿鸣城一起长大,人人都说他们两是天作之和,只有我知道他们两个根本就是假的,假的!”

  司马箜的扇子上的尖刃露了出来。

  “你撒谎!”

  “我看见过她哭,看见过她身上的伤……是鹿九,是鹿九伤害了他,而鹿鸣城,那个要和她成亲的人,却总是护着鹿九。”

  老头哭了,非常的痛苦。

  “最后鹿九还杀了她,我却根本保护不了她。”

  司马箜震惊的看着老头,他没有想过鹿九曾经还能做出这种事情。

  万玲玲,曾经让鹿九伤害过。

  这是真的吗?

  对自己的大嫂?

  司马箜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所以,他们被杀的那一晚,你看到是鹿九杀了他们?”

  “不用亲眼看到,我也都知道,鹿九怎么会让玲玲好过呢,他就是个疯子。”

  “那你知不知道,万玲玲尸体旁边那把刀,其实是万里城的?”

  老头泪眼朦胧的盯着他。

  “你什么意思?万里城怎么会杀自己的妹妹?”

  “为什么不会?他们本身就不是亲兄妹。”

  老头慌张的看着他,眼神中都是疑惑。

  “这不可能,万里城是不会杀玲玲的,永远都不会!只能是鹿九杀的她,只能是鹿九!”

  司马箜若有所思的看着老张。

  他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猜想,但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这太不可能。

  但是万里城比万玲玲大了6岁,万玲玲是不是亲生的,他们是不是兄妹关系,他一定很清楚。

  “你真的是把万玲玲送给万家的吗?没有卖给他们?”

  老张愣了愣,看着司马箜,却说不出话来,他确实不敢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撒谎。

  司马箜蹲下看了看老张的手,虽然已经有了年龄的痕迹,但只有掌心和食指上有层薄薄的茧,还有右手缺了一根小指,他平时都会带着手套来遮挡,但今天为了能一刀杀了鹿九什么都没有戴。

  司马箜其实很熟悉这类手,这类手的主人通常都会在赌坊里流连忘返。

  “你的这只手……很有意思。”

  老张想缩回手,但被司马箜牢牢抓着。

  他心慌的厉害,忍不住僵硬的笑了一下,带着试探的问。

  “你会放了我的,对不对?”

  司马箜看着他,忽然笑了。

继续阅读:第五十三章 出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