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出发
刘小哐2018-09-13 12:493,219

  鹿九跟着那个黑衣人跳了下去。

  密道下面居然是一个山洞,里面有一条暗河,但是水流很缓,水深只到脚腕处。

  黑衣人的轻功不错,只是扛着完全昏迷的许琳琅,走路有些不稳,加上河道里有很多小石头,几次差点摔倒。

  鹿九虽然不熟悉环境,但也很快就要追上了。

  黑衣人把许琳琅轻轻放下,转身朝向鹿九,拿出了一把短刀,他早就有准备,所以武器非常的适合这里。

  山洞的位置不大,两个人施展身形需要很小心。

  不过鹿九经历过地下打场的铁笼,在这个山洞里的打斗,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黑衣人问他。

  “你是不是很喜欢这个姑娘?只要你跟我走,我不会伤害她。”

  “我不会跟你走,也不会让你伤害她。”

  鹿九扔了长剑,准备赤手空拳。

  “那你得先活下来。”

  黑衣人冷笑一声,朝鹿九扑来,迎面一刀劈了过去。

  劈下去的瞬间,他的刀突然变成了无数把刀,每把刀都在这幽暗的山洞里发出了刺眼的光晕,让人不知道到底哪把才是真刀。

  鹿九并不慌张,稳定身形。

  他脑海里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那是在地下打场的擂台上碰见的一个人,武功和这个黑衣人几乎一模一样。

  那个一个武功很高的疯子,不知道为什么惹了打场的人,最后要卖身还债。

  鹿九见过他的招数,也曾经在自己的小黑屋里演练过很多遍,自然也知道黑衣人使得招数的破绽。

  那个疯子曾经在擂台上,把鹿九打得无处可去。

  也是在那次擂台上,鹿九学会了如何看穿这种招式,就是永远只看着他出招的那只手。

  刀会幻化出无数把,但他的手不会。

  所以他面对这无数把幻化出刀,既没有慌张,也没有逃跑,而是在刀就要劈下来的时候,侧身躲过,再狠狠的击中了黑衣人的肩膀。

  听见“咔嚓”一声,黑衣人的肩膀被鹿九打的脱臼了。

  黑衣人没想到自己的招数会被破,他已经用这一招逃了很多次,也杀了很多人。

  他向前冲了两步,差点就栽倒在暗河里,用左手扶住了旁边突出的石块,勉强让自己站稳。

  右胳膊的伤让他的脸色青白,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鹿九。

  “你怎么会这招?你不可能会,你认识师傅?”

  鹿九拾起长剑,划向他的喉咙,虽然带着愤怒,但并没有想杀了他,血立刻流了下来。

  “解药。”

  鹿九冷冷的说,似乎随时他的长剑都能穿进这个人的咽喉。

  黑衣人的冷汗流了下来,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

  “她只是昏迷,躺上三天就好了,我没想杀了她,我只想把你带回去。”

  “带我回去干什么?”

  “问你风雷堂的事情,鹿鸣城死之前,最相信的人就是你,不可能没有告诉你风雷堂当年的财库里的东西都去了哪里,也不可能没有告诉你,风雷堂的叛徒是谁!”

  又是风雷堂。

  风雷堂当年不是已经销声匿迹了吗?为什么还有财库?

  鹿九心里一惊,难道鹿家的财库实际上是风雷堂当年的财库?

  还有叛徒……

  当年风雷堂突然消失,谁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风雷堂这么大的门派,必定只能死在自己人的手里。

  “你又是谁?”

  黑衣人有些惧怕的看着鹿九。

  “我是风雷堂的旧部,也是教会你那招人的徒弟。”

  他的声音颤抖起来。

  “你见过我师父?他现在在哪里?”

  鹿九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死了。”

  “这不可能!他怎么会死?”

  鹿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

  “我失忆了,就算我大哥曾经告诉过我,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

  鹿九走到许琳琅身边,摸了摸她的脉搏,确认无事,轻轻的抱起了她。

  黑衣人还沉浸在失去师傅的悲伤中,他想要拦住鹿九。

  “我师父被谁杀的?是不是你?”

  鹿九看着他。

  “是蜘蛛,一个杀手。”

  当年的事情,他很想遗忘,可是忘不掉。

  那个人很疯,鹿九差点就没有扛过去。

  然而在最后的时刻,也就是鹿九认为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上擂台的时候,那个疯子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神心鉴无相,仁化育有为。”

  他还记得疯子看着他几乎被血糊住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他。

  “以无相看有相,一切有相皆无相。”

  他抱住了鹿九。

  “以后遇到了我的徒弟,你一定要放他们一马,以后的事情你以后都会知道,迷雾终会散尽,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你要记住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场擂台,他们两败俱伤,鹿九记忆中最后的一个场景,就是那个疯子瘫坐在地上,背靠着铁笼子,一边吐血一边看着自己笑。

  那个笑容,即带着解脱,又带着悲悯。

  “你一定要活下来。”

  后来鹿九咬着牙活了下来,但再也没有在擂台上见过那个疯子。

  可是最近却齐文清的地下庄子里再次与他相见,一刀毙命,神色安详、天人永隔。

  眼前的黑衣人浑身颤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师父已经死了事实。

  他的师父,一年前就外出寻找风雷堂幸存的子弟,走之前告诉他们,当年鹿家还剩下一个孩子活着,就是鹿鸣城,一定会重整当年的风雷堂。

  然而,他们师傅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们听说了在洛阳发生的事情,也收到了消息:鹿九还活着,马上就会来找万里城。

  借助万家早就挖好的密道,他们设计了这个圈套,只要抓到鹿九,那晚发生的事情、师傅的下落,还有重整风雷堂的财库,就全都有了。

  鹿九看着他。

  “你可知道二十年前,风雷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为什么会四分五裂,最后都不得善终?万家为什么会有这个密道?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的?”

  黑衣人摇头。

  “我不知道。”

  鹿九冷笑。

  “我虽然失忆了,可我也知道一百种让人生如不死的办法,我上面的朋友还是个用毒高手,他下的毒,几乎无人能解。”

  他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许琳琅。

  “你不要看我这个朋友是个弱女子,现在又昏迷不醒,但她却是世上最好的仵作;她能让你身中一百刀,却不伤到要害,流血而亡,你要不要试一试?”

  黑衣人的冷汗掉落,他看着鹿九,声音嘶哑。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是一个穿着红衣的男人告诉我的,他拿着我师傅的东西。”

  蜘蛛,又是蜘蛛。

  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万家有密道这种事情,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黑衣人的左手握紧了短刀,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心口,血迅速的流了下来。

  他看着鹿九。

  “我知道你的手段,你连你大哥都杀,又怎么可能放过我们呢?不过你还是失算了,我们风雷堂的人,宁愿死,也不会也不会背叛自己的兄弟!”

  他的眼神很快就涣散了,嘴角还带着胜利的笑容,似乎在为自己的决定欢呼。

  耳边传来了踩水的声音,是司马箜,带着独特的谨慎。

  司马箜看了看抱着许琳琅的鹿九,又看了看已经死了的黑衣人。

  “上面那个是万玲玲的爹,嗜赌成性,把刚生下来的万玲玲卖给了万家……”

  他停了停。

  “这个老头要杀你的理由……是你之前对万玲玲做了很多禽兽不如的事情。”

  他上下打量着鹿九,似乎在重新认识他一样,想了想还是没有伸出双臂把许琳琅接过来。

  “我想他留着也没有用,就让他走了。”

  “蜘蛛。”

  鹿九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嗯?”

  “我们的行踪,蜘蛛都知道,都是他通知了这群人。”

  他忽然笑起来。

  “而这群人,居然就是风雷堂的旧部,他们以为我会知道财库的位置。”

  司马箜低头看着那个黑衣人。

  “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了,否则这个人迟迟不回去,定然会让他们的人来找,到时候我们带着一个昏迷的许琳琅,就很难脱身了。”

  鹿九没有说话,抱着许琳琅回去,司马箜忍不住问。

  “现在还去水城吗?”

  “为什么不去?你难道不想要你的家产?”

  “比起家产,我更惜命。水城,明明就是个虎穴。”

  鹿九没有回答,只是往前走。

  司马箜快步赶上。

  “可蜘蛛让他们阻止我们,就是不想让我们去水城,但我们偏偏要去,对不对?”

  他拍了拍鹿九的肩膀,带着赞赏的口吻说。

  “你终于能跟上我的节奏了。”

继续阅读:第五十四章 柳仁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