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是谁
刘小哐2018-07-31 19:563,036

  鹿九进了小厅,许琳琅正在等他。

  泥土里是有毒,但分量很少,不能证明是‘噬魂散’,但加上之前的骨头和骨灰,就能证明宋明远并不是暴病身亡。

  鹿九也把刚才齐超的行踪讲了一遍,并把从齐超头发上取出的树叶给她看。

  许琳琅看着这片树叶,叶面小,叶柄细小,是桑叶。

  再有一个月,桑葚的果实就要熟了,她小时候经常去山里采摘当做零食。

  鹿九也见过桑树叶子,但记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的。

  “能看出什么吗?”

  许琳琅沉吟。

  “山根据能不能照到太阳风向阳处和背影面,我小时候常常在山里玩,向阳处的树枝叶茂盛,繁密,叶子也长大一些;背阴处的树则相反,枝叶稀疏,结出的果子也没有向阳处的好吃。桑树最细化的呢地方是阳光充足、雨水够、四面通风的地方。”

  鹿九想到了“噬魂散”的埋藏地方。

  “那这样缩减下来,这种地方并不多?”

  许琳琅点头。

  两人正看着那篇叶子,司马箜已经从外面进来了,手里还拎着一只靴子。

  “偷出来了,齐超这个人可真讲究啊,出趟门里里外外都要清洗一遍。”

  鹿九拿过靴子,看向靴底,那里的还有泥还没干。

  司马箜摸着下巴。

  “以齐超的轻功,在山上来回一趟不应该沾这么多泥,他到底去哪了?”

  鹿九看着靴底,用手指敲了敲额头。

  “如果他一直站着,或者蹲着呢?”

  许琳琅看着靴底也说道。

  “这一阵都没有下过雨,山中能沾到泥的地方只有在山泉边上。”

  “山泉流了那么多地方,不会要沿着都要找吧?那要找到什么时候?”

  司马箜非常不情愿。

  鹿九否定到。

  “没有这么麻烦,树叶、背阴、山泉、四面通风这几个条件在一起,会很快就找到这个地方。”

  司马箜冷笑。

  “就这样,就把宋明远被毒死的案子破了?就这么简单?”

  许琳琅开口提议。

  “但让不行,不过现在已经能证明宋明远不是暴病,再去他家里把剩下的尸骨拿到检验……”

  鹿九犹豫的摇摇头,问道。

  “你这是要开坟?有把握吗?”

  许琳琅回答。

  “如果知道自己家人有可能是被暗算,是谁都会同意吧?”

  司马箜一脸质疑。

  “我反对!谁去洛阳?这么大的事情,他的家人会相信你吗?!”

  “我去。”

  许琳琅说道。

  “就是你不能去!你身上也有事情,你忘了你爹?是不是想让他更危险?”

  司马箜有点头疼,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扯进这件事情里。

  毕竟那具白骨,鹿九的那个朋友,不是被齐超,而是被那晚上的“鬼”所杀,也说了就在水城,为什么不直接去水城呢?

  当然,是要在鹿九帮他找回家产之后才能去。

  如果许琳琅去了洛阳,惊动了更高级别的官员来到这里,那他们冒名的事情很快就会被查出来。

  更不要提还有打场和皇太后的两对追兵。

  这个是显而易见的危险,司马箜丝毫不觉得有趣。

  还有这个鹿九,涉险不要拉着自己好不好,遇到事情为什么非要正面进攻呢?

  他看着鹿九,不停的使着眼色。

  恨铁不成钢啊!

  “这种办法太慢,还是想别的!”

  说完,司马箜用扇子敲打着额头,终于说出来。

  “直接抓起来不行吗?”

  鹿九反对。

  “当然不行!齐超怎么说也是县里的主薄,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是绝对不可能抓人的。”

  三人思考了半天,鹿九开口。

  “那我们只有等了。”

  “等什么?”

  “等他给下一个人下毒。”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说不定他已经找到了‘财神’,打算远走高飞了。”

  司马箜说着,斜着眼看了许琳琅一眼。

  鹿九领会到了他话里的意思,解释道。

  “让许仵作做出去洛阳的样子,三天过后,飞鸽传书就说宋大人已经答应开棺取出剩下的尸骨来检验。”

  “就这样?你以为齐超就能上钩吗?”

  “还有左手腕的伤口。”

  旁边的许琳琅有些迟疑。

  “怎么能证明是因为他杀人留下的呢?”

  鹿九点了点额角。

  “河边只是抛尸的地方,真正的杀人现场必定是他能感到安全的地方。你们还记不记得,他曾经说过,我们来的前一晚,这里也闹鬼了?衙门敲敲打打了一晚上。”

  许琳琅领会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他利用这个声音掩盖了他杀人的声音?”

  鹿九点头。

  许琳琅摇头。

  “不对,我去过他的房间,我并没有闻道血腥味。”

  司马箜突然接口。

  “那晚你一直站在窗户旁边,怎么能闻到?”

  话刚说完,他就很想扇自己几个嘴巴。

  果然鹿九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许琳琅接着问道。

  “那晚,是他的帮手假装的鬼?也就是之前那晚下毒的鬼?”

  她想了想。

  “分尸的断口处显示凶手有两个,难道那个鬼就是是一刀砍头的那个人吗?”

  鹿九惊了一下,抬眼看她。

  他记得那个伤口,和大哥鹿鸣城身上的几乎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那晚,曾和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凶手面对面。

  鹿九心猛地一缩,感到四肢冰凉,全身的血液迅速向心脏涌去。

  耳边听见许琳琅又说道。

  “刀法利索到一刀砍头的人不多,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所为,那么鹿家的那个案子,岂不是也很快能破?”

  鹿九觉得气往上涌,脸色惨白到发青,突然开口吐了一口血出来。

  司马箜赶紧扶着他,摸了摸他的脉搏,知道他是想到了那晚上的事情,气急攻心,但只能掩饰着说。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破个案至于吗?”

  鹿九推开他,转身出门回房间了。

  许琳琅和司马箜默默的站了一会,开口问道。

  “要去请郎中吗?”

  司马箜摇摇头。

  “老毛病了,我去看看。”

  许琳琅告辞回家,准备检查血迹的材料去了。

  司马箜摇着头慢慢上楼,看见鹿九正端坐在房中,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好几盆绿植,一盆摆在旁边桌上,茶壶嘴还在冒着热气。

  他上前给鹿九到了一碗茶,说道。

  “你看看你,刚才差点就让那个鬼丫头看出来不对劲了,说不定已经看出来。”

  鹿九不说话,脑中正在一遍遍的回忆来到青山县后发生的事情,其实每一件事都和这个案子有关,真相一直都在自己眼前,只是当时的自己太过混沌,完全没有捕捉到。

  司马箜看他不说话,于是又说道。

  “我不知道你失忆前是什么样子,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总想着自己的事情,要知道我们的身份不能让别人知道。”

  鹿九转头看看他,想到哥嫂惨死。

  “我忍不住,我一想到大哥……这种痛苦……没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体会。”

  司马箜在他对面坐下,把扇子放在桌上,压低声音。

  “体会不到?你以为我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我爹可是死在我面前,死的时候嘴里还咬牙切齿的喊着鹿鸣城,根本顾不上我就要成孤儿了!你是我仇人的弟弟,就在我面前,我不是也没有立刻杀了你?”

  鹿九红了眼睛,低下头。

  司马箜吐口气,冷笑着说。

  “安慰人就是这么容易,他以为自己很惨了,可你只要比他还惨,就能让他好过起来。我真羡慕你失忆,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失忆,忘记这所有一切。”

  “我没有好过。”

  鹿九闷声回答,他抬起头看着司马箜,目光诚恳。

  “你比我悲惨,不会让我好过。我很抱歉,为我大哥做过的事情,为我失忆不能想起这些事,为你的这些回忆……对不起。虽然我知道道歉并不能挽回什么,也不能减轻你心中的痛苦,但这是目前的我所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对不起。”

  司马箜盯着他,咬了咬牙,把给鹿九到的茶拿过来,刚喝了一口,脸色忽然变了,“噗”的一声又吐出来。

  “有毒。”

  “什么?”

  鹿九抬头看着他。

  “茶里有毒。”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 跟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