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跟踪
刘小哐2018-07-31 20:012,944

  司马箜看着茶碗冒出的热气,带着煞气、还有点兴奋。

  他自认为是下毒高手,没有想到在这个穷乡僻壤还有和他差不了多少的人。

  如果是他来下毒,肯定不会被人尝出来,这个人比起自己还是差了点。

  “这茶是谁泡的?”

  鹿九看着那碗茶,慢慢的回答。

  “烧茶的事情都是老衙役在负责。”

  “我不爱喝茶,都是直接去后厨喝凉水,这毒是冲你来的。”

  鹿九看着他。

  “你确定这里有毒?”

  “当然了。”

  他从扇尖处抽出了一根银针,放进了茶水中,立刻就变得通体乌黑。

  他又取出一根针,放进了茶壶里,里面的茶却没有毒。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在碗里涂了毒?不过这有六个碗,围着茶壶摆放,他怎么能判断鹿九会用哪个被子呢?。

  司马箜把其他茶碗挨个检查了一遍,都是干干净净的。

  “难道是想撞运气?六个中间总会有一天中毒?”

  “你会这样下毒吗?”

  “当然不会,除非是无聊想着毒死人玩。”

  司马箜无所谓的说出这句话,让鹿九不禁多看了他几眼。

  “什么毒?是不是‘噬魂散’?”

  司马箜闻了闻茶,把针插在了绿植的一片叶子上,那片叶子经脉迅速变得透明然后又慢慢的变成红色。

  “不是,另一种毒,一次就死,但要过八个时辰。他从哪里弄来这么多毒呢?难道是制毒世家?”

  鹿九看着那根发黑的银针。

  “你刚才去拿靴子,齐超在干什么?”

  “去打水洗手洗脸……不在房中。”

  司马箜看着鹿九。

  “就算那时他过来下毒……还是说不通啊。”

  他摸着下巴。

  “这个人很有意思啊。难道他会隐身不成?刚才就在这里边看着我们两聊天,边给我们下毒?”

  他有些气愤的摸着下巴。

  “这个孙子,竟然下毒到他毒祖宗这里了。”

  鹿九看着那碗茶水。

  “他看到我还没死,一定会逃走。”

  一定要尽快找到齐超的杀人证据,楼下忽然有人大哭,还有老衙役的声音。

  他们两迅速下楼,齐超正在大哭,看见鹿九,上前一步就抓住他的手。

  “唐大人,我有事要说。”

  原来是齐超想告假一段时间。

  家中老母亲突然生病,恐怕是熬不过这段时间了,他想即刻回家以表孝心。

  齐超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微微颤抖带着哭腔,眼睛通红,眼神悲伤,老衙役听着也在旁边淌眼抹泪。

  这个老衙役曾经白发人送黑发人,齐超平日里待他不薄,让他真心实意的在为齐超伤心。

  有在休息的捕快听见了动静,出来弄清了什么事后,推己及人,也是为齐超感到难过。

  如果鹿九不同意齐超的假,简直就是灭人伦。

  但鹿九也知道,他这一走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上路呢?”

  齐超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鹿九会这么轻易就同意。

  “我想即刻动身。”

  鹿九看了看他,接着问道。

  “行李都是收拾好了吗?有没有盘缠?”

  齐超哽咽的回答。

  “不用怎么收拾,带上几件衣服就行,平时没有什么花销,盘缠都还够。”

  他尽量稳住声音。

  “唐大人,我可以现在就走吗?”

  司马箜打开扇子,刚刚知道了齐超有可能和杀害鹿鸣城的凶手是一伙,让他没办法再反对鹿九趟这浑水。

  齐超要走,得想个法子才行。

  要不真是后患无穷。

  “你还不能走。”

  鹿九突然说道。

  “不但齐主薄不能走,诸位也都不能离开。”

  大家都惊讶的看着他,等他给出一个解释。

  鹿九冷着脸说道。

  “刚才有人在本县令的茶里下毒,现在那碗茶就在楼上,你们其中谁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在烧水的时间段里都在做什么,现在开始都要一一的跟本县令讲清楚。”

  大家张嘴结舌的看着鹿九和司马箜,完全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烧茶做饭一向是老衙役在负责,之前鹿九说要轮流帮他分担,还被他拒绝了,现在大家的目光不禁都看向他。

  老衙役听到这个,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大声说道。

  “大人,大人,我可没这个胆子啊!不过烧水的时候我寻思着挑拣一下晚上的菜,就走出去了一趟,恰好碰见了齐主薄说了两句话,你们回来我就回去了,真不是我……”

  老衙役孤身一人,从年轻开始就老实话不多,平时也是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事;要说他敢杀人,还敢在县令的茶里下毒,谁都不会相信。

  可是县令又很清楚说是茶里有毒,一时间大家僵硬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齐超低着头,沉默不语。

  鹿九扶起老衙役。

  “你别害怕,你为青山县衙门奉献了一辈子,我相信你是无辜的,不过还是要你说清楚做了什么就行……”

  他使了颜色,旁边的捕快立刻搀扶住了泪眼婆娑的老衙役。

  鹿九看着齐超,带着安慰的语气。

  “齐主薄,你也知道前任县令宋明远和那具尸体两案还没有抓到凶手,现在有猖狂的给我下毒,为了早日还青山县的安宁,还请你配合一下。”

  司马箜收起扇子,一下一下的拍着手在旁边说道。

  “没错,这里的人还是齐主薄来记录的比较好。现在天色已经晚了,翻山越岭的,一个弱书生也不太方便。”

  众人似乎才反应过来,突如其来的恐慌让他们的注意力都从齐超告假回家的这件事移开,加上老衙役害怕担心的都有点站不稳,于是大家又都去扶他坐下,想让他喝点水镇静一点,但老衙役担心水中有毒,死活不肯喝。

  齐超抬起头,眼神已经恢复了平常,冷笑着看着鹿九。

  “大人,衙门里的人不多,很快就会问完,如果谁都没有看见下毒的线索,你该如何查呢?”

  鹿九微笑的看着他。

  “一个晚上,够了。”

  齐超冷笑着告辞,拿着纸墨去记录。

  司马箜看着他的背影。

  “齐超真的会这么听话,乖乖的待一晚上?”

  “如果是你呢?”

  “当然吃完饭后连夜就跑。”

  鹿九用手指敲了敲额头。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反倒是帮了我们大忙。”

  司马箜回头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悄悄杀了他?”

  鹿九笑了笑,说道。

  “走,我们去找他藏毒的地方,许仵作那边应该也准备好了。”

  两人重新上山,鹿九拿着那片树叶走到山的背阴面,找到山泉,那里已经站了一人,正是许琳琅。

  “许仵作。”

  许琳琅看到他们来,指着前面的一块地说道。

  “我想起了一个地方,小时候偶尔去过,那里的桑葚个小、微涩,觉得不好吃就再也没去了。”

  她拿过鹿九手里的叶子。

  “看到这片叶子的时候,我就想到那个地方。”

  她带着两人往前走,终于到了,本是杂草重生的地方,中间空出了一片,还有一个人挖的坑,旁边有两个石灰脚印,还是湿润的,正在慢慢凝固。

  “这就是齐超藏毒的地方。”

  司马箜看了看四周,阴凉、湿润,树木并不少可是枝叶稀疏,有风吹来只觉得凉气逼人。

  他拍着扇子,点头肯定。

  “不错,如果是藏‘噬魂散’,这里的确是最好的地方。”

  许琳琅指着那两个脚印说道。

  “他一定蹲着挖了很久,这两个脚印很深,也一定没想到我们现在就会找到这个地方,所以挖出来藏着的毒之后,根本就没有掩藏,不然以他的性格,一定会把这里恢复和没人来过一样。”

  鹿九淡淡的说道。

  “因为他刚才差点就杀了我。”

  他把茶杯里投毒的事情给许琳琅说了一遍,许琳琅也对如何投毒做了在杯上的先抹上毒的猜测,但却不能解释如何要确定鹿九一定会在今天使用那个杯子。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 刺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