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打听
刘小哐2018-08-07 17:583,152

  从许琳琅家里出来,司马箜冷笑。

  “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因为你的身份以后都很难给她说明了?”

  鹿九有些恼火。

  “你可以不用骗她的。”

  司马箜红肿着双眼。

  “鹿九,我只希望你一定要清楚现在的状况,我们之间的秘密,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轻易说出来,下地狱什么感觉你应该还记得吧?在没有完成年底任务之前,最好没有想别的事情。”

  他把丝帕摘下来,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在没有拿回我的家产之前,你是我的。”

  司马箜的眼睛已经到第三天了。

  已经可以睁开,能看清东西,只是不太清楚,还有点轻微的红肿。

  司马箜坚持维护自己的形象,只好等他的眼睛完全恢复在上路。

  他看着鹿九换好衣服,准备去找许琳琅。

  “又去找那个死丫头?”

  “隔壁县出了个案子,还挺有意思,我想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

  鹿九疑惑。

  “你不是最不喜欢看到尸体有关的东西吗?”

  司马箜冷笑把白纱系上。

  “我现在看不到。”

  他突然又学着鹿九昨天的语气说道。

  “我当然乐意。”

  鹿九突然怀疑齐超撒的那把毒粉有些可能通过眼睛进了司马箜的脑袋里。

  那隔壁县的李仵作和小林已经到了,看着许琳琅拼接完整、已经用麻绳分类穿好的骨骼,尤其是那个骷髅头,李仵作一边感叹,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

  小林心里惊讶,脸上却强忍着不表现出来,李仵作简直大喜过望,连连称赞,恭敬的对着她行了礼。

  “许仵作,真是太感谢了,昨晚上我还在担心你能否把尸骨恢复原样,现在看是我多虑了,真是名不虚传。”

  小林心情复杂的跟着道谢。

  许琳琅笑道。

  “这有什么?下次要是还有这种,尽可以来找我。”

  李仵作连连点头,看见旁边站着的鹿九和司马箜,又看看许琳琅。

  “这是……”

  “同行,听说出了陈骨大案,想来看看。”

  李仵作看了看蒙着白纱一脸傲慢,冷笑不止的司马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给合上了。

  很快就到了隔壁县上,县令外出,张捕头已经在等着了。

  也按照许琳琅的要求挖好了蒸骨坑,同时准备好了验骨需要的木炭和酒醋。

  等许琳琅把骨头重新拿出来,旁边的人已经准好了记录。

  这具尸骨在挖的时候,由于不注意,给头骨上造成了一些伤痕,排出这些;生前遭受的伤痕是:头骨骨裂伤痕二十处,其中拳击十五处,钝器击五处,也是这五处让他彻底死亡,和头骨破碎。

  肩胛骨、锁骨、肋骨、大腿骨、脚掌骨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和骨裂,锁骨是被重物砸击断裂、肩胛骨处有锐物入骨的伤痕。

  所有的伤痕都是生前留下的,看着伤痕的大小痕迹,不只是一个人。

  有拳伤、硬器伤,死前受到了残忍的虐待。

  不过,从他肘处的关节来看,他生前很容易脱臼,这可以作为一个确定尸体的关键点。

  许琳琅从这具骨头还可以推测出大概的外形。

  方脸、低鼻,因为虫牙的原因经常牙疼,有明显的的大小脸;脖颈较短,经常低头走路,肩宽胸厚、大腿粗壮、脚掌厚实。

  “大小脸是怎么看出来的?”

  李仵作不解的问道。

  许琳琅指着虫牙。

  “他牙齿上的虫洞已经很大了,这种虫洞会导致咀嚼食物时牙疼,只好用另一边牙齿,长期下去,导致一边的骨骼变得强壮,就造成了明显的大小脸。”

  小林插嘴问道。

  “这可是被活活打死?”

  许琳琅还没有来的及回答,司马箜已经冷笑。

  “废话,没听说伤痕都是活着前留下的吗?又没有中毒迹象。”

  小林听见他这么说,因为是许琳琅带过来的人,居然没有生气,只是看着许琳琅,希望听到她的回答。

  许琳琅点头。

  “活活打死。”

  “确定是仓库活着砂石场的人吗?”

  “从他的肩骨、腰骨、腿骨的倾斜角度和弯曲程度来看,是这样的。”

  “想要杀一人经常干体力活的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鹿九接话。

  “也并没有很难,隐藏的仇恨有预谋的爆发、比他地位高,让他不敢反抗,心怀恐惧、或者多人拦截动用私刑。”

  在蒸骨之前,许琳琅已经告诉了李仵作他们推测的死者范围,这个县的仓库和沙场不多,但捕快和衙役比较多,很快就四散出去。

  十年间已经换了不少人,账房和掌柜、还有老工人都要很久还能回忆的起来。

  来这些地方做工的都是四周的乡下人,流动性很大,每天都聚集在门口等活,很少有能做十年的,而且工钱都是一天一结,又今晚上拿了工钱,第二早不来的情况有很多。

  几个砂石场和仓库的老板都表示早已不记得有什么事情,当捕快们把死者的特征说出来时,大家又好像记得这么一个人,又好像不记得。

  毕竟十年前的人和事,除非重要,早已经忘得干干净净。

  司马箜在旁边冷笑。

  “说不定是勾引了哪个东家的小妾?被发现就动私刑打死了。”

  旁边一个捕快听到他这么说,忽然想起来上午听说的一个事情。

  其中一个卖粮米的掌柜听了他们要找的这个人的特征,非常明确的摇头。

  “我是绝对不会知道了,你问的十年前的事情,我可是九年前才把这个店兑下来,更不知道这个人了。”

  这个捕快好奇,顺嘴问了一句。

  “这么大的仓库兑下来,得花不少银子吧?”

  那个掌柜暧昧的笑了笑。

  “当然了,要知道当年这个店的位置最好,看到后面连的大仓库没有?饥荒时衙门里没粮都是在这个仓库里借的。这家老板也大方,在这里干活的,开的工钱可高了,每天一开门,都是他们家先挑人,把最好、最有力气的跳走了,才轮得上别人家。多少人眼红,但还是我的运气好,兑给我了。”

  捕快听的好奇。

  “运气怎么个好法?”

  “前面的那个掌柜,年老心不老,六十五了还娶个小老婆,气死大老婆,差点就把儿女赶出家门;然后呢小老婆卷了钱财和小白脸跑了,闹了一年这个场子就只剩下空壳子,好多人就都看不上,只好折了价给我。”

  这种八卦时间,又加上了男女关系,这个捕快十分好奇,忍不住往下问起来。

  “那个掌柜呢?”

  “丢人现眼,儿女也觉得丢人啊,拿了兑店的银子就早走了。”

  “就没有找过那个小老婆吗?”

  “怎么找?人家一早就打算好了的,细软都当掉换成银票了,连房契都当了,多狠……”

  他说着,突然打了个冷战。

  “最毒妇人心那,这小娘们是要把他往死里整,所以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六十五了……”

  “他那个小老婆,是哪里人?”

  那个掌柜看着天,想了很久。

  “不知道,听说是附近村子里的吧,十几年前这里曾经闹过灾荒,很多人家都把女儿卖了;不过有人说,这姑娘的父母是打算卖给这老掌柜当丫鬟,过几年就可以出来的,没想到当晚直接被纳了妾,那姑娘的父母也没办法啊,给这个老头当妾虽说丢人,但还是好去处,总比卖给窑子好吧?”

  捕快点头,表示对那场灾荒心有余悸。

  “我记得,我当时年纪还小,常常饿的哭。”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似乎都想起了在灾荒中的那段日子。

  “那个小白脸是干什么的?”

  掌柜的想了想。

  “那个小白脸,据说是她的从小的相好,应该是个庄稼汉吧。”

  那个捕快只是把这个当成了一个打发时间的桃色事件,回来后害怕张捕头说他偷懒,就没敢说出来。

  李仵作是当地人,听到这个回忆了一下,说道。

  “确实听说过这么回事,最大粮店的东家突然就不干了,当时还觉得奇怪,连灾荒这种日子都熬下来了,怎么突然就兑了店。”

  司马箜听完更加得意,看着鹿九昂了昂下巴。

  鹿九听完捕快这么说,不禁有些担心。

  “那样的话,如果他们被私自处死,有些出于报复会把他们埋在一起,有让他们在阴间做夫妻的恶毒之意,河塘里就还有另外一具尸体。”

  张捕头赶紧又找了几个捕快去那个发现尸体的地方再去好好地挖一挖。

  司马箜又冷笑。

  “如果是我,一定会做的更恶毒点,让他们死鸳鸯都做不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五章 挖河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