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拼骨
刘小哐2018-08-06 19:392,588

  喜乐楼被烧的干干净净。

  肿着眼睛的司马箜听着捕快们都在讨论着这件事情,不敢相信的问着鹿九。

  “这的确是烧了?烧了没错吧?”

  “没错。”

  司马箜还是看不见,他用手不断的摩挲着那块刺青。

  从他眼睛中毒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抓着刺青,什么死后都不会放手。

  “这是我用眼睛换来的,除非我死,否则没人能从我手里拿走!”

  鹿九无奈,只好随他去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齐超说是地图,可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鹿九想起唐散金离开时对他说的那句话。

  “别去水城。”

  他看了看司马箜,还有两天眼睛才能恢复,这两天准备行李,然后去水城。

  但这里该怎么办?又该如何对许琳琅解释?

  司马箜肿着眼睛的脸突然呆滞,摩挲的手指也忽然停止不动。

  “鹿九。”

  他轻轻的呼唤。

  鹿九从没有听见他这样叫过自己,抬头看见司马箜肿着的眼睛里慢慢的流出了眼泪。

  “你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

  他着急抬手,想要封住司马箜的大穴,以防毒入经脉。

  司马箜却带着哭腔低声喊道。

  “我找到‘财神’了,果然就在这张图里。”

  又紧接着空出一只手来握着鹿九的手,要把那张刺青放到他手里。

  “你快帮我看看,是不是。”

  鹿九被他的样子逗笑。

  “你不怕我拿着刺青跑了?”

  司马箜愣了一下,又立刻反击。

  “不会的,我们两个离不开彼此。”

  鹿九摇头,拿过了刺青,按照司马箜所说的,在白纸上慢慢的画出来。

  吕正把“财神”现在藏身的地方全部放进了这个老虎刺青里。

  等到鹿九画完,一张完整的地图出现了。

  “财神”齐文清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夹道处,挖了一个地下庄子。

  地下庄子上又盖了一幢大宅子作为掩盖,平时齐文清一家就住在宅子里,和周围人无异。

  按照刺青上的老虎图案不但可以找到这个庄子,还能保证进了庄子不中机关。

  按照传闻中说的,这个庄子可能就埋藏着鹿家的所有财宝。

  鹿九看着那块刺青,心中不解。

  “吕正为什么会来找齐超呢?”

  司马箜冷笑。

  “他一定是背叛了‘财神’俗话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吕正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跟着齐文清个老头子隐居在地下,还是在那么偏的地方。”

  鹿九沉默。

  司马箜接着说道。

  “之前我一直认为齐文清难耐寂寞,想要重新出来,看来是他身边的人不安分。”

  他仰起脸,红肿的眼睛的看向天空,双手合十。

  “不过苍天有眼,这也让我们知道了齐文清在哪里。”

  这也是鹿九第一次见到司马箜发自内心的笑,尽管看上去有些扭曲。

  下午,鹿九来找许琳琅。

  许琳琅正在小房间里把一具碎骨拼完整,这是隔壁县李仵作介绍送过来的,几个村民挖河蚌,没想到挖出了一具白骨。

  但是时间已久,加上死状惨烈,全身骨头没有几根是完整的,头骨完全破碎;他们面对一堆碎骨束手无策,听说许琳琅是验骨高手,于是来拜托帮他们拼接好。

  李仵作带来那人也是名仵作,家里世代都是做这个,一年前正式入行,小林。

  他的父亲敬业但术业不精,一年前因为不幸感染了尸毒而重病身亡。

  小林其实对仵作这行的心情很复杂,觉得没有地位,还经常遭人嫌弃,加上父亲意外之死,让他更加抗拒,但一时也舍不得离开,加上没有什么好的去处,只好懒懒散散的敷衍着。

  这具白骨刚挖出来,就让他去看,看着碎骨他差点没吐出来,当然推脱说不会。

  于是找到了旁边县的老李,又找到了许琳琅。

  小林也听说过许琳琅的名气,但一直认为大家言过其实,仵作一直都是男人的天下,很少听说过有女人的身影,更不要提是个能让所有男仵作能甘拜下风的女人。

  而且,年纪还和他差不多大,甚至比他还小两岁。

  加上他听说了许琳琅痴迷研究尸骨,认为死人能说出真话的传闻,更加觉得这个女人讨厌,他是出身仵作世家,从来没有听说过死人还会说话的。

  来了之后看了许琳琅的小房间,更加的不喜欢。

  为什么做仵作要做到这份上?和尸骨打交道这种事情就这么让人舒服吗?

  他的父亲从没有这样,他更没有。

  心情上的抵触,让他言语上就有些不敬,这让介绍来的李仵作也相当尴尬了,生怕许琳琅一生气把他们轰出门去。

  李仵作暗暗的给小林使眼色,让不要因为许琳琅是个姑娘就轻看她。

  但许琳琅看见这白骨,眼神顿时移不开了,完全不在乎小林说了什么。

  立刻就毫不推脱的接了下来。

  这么高难度的拼骨工作,她还是第一次遇见,除去对死者的难过,剩下的心情就是很激动。

  小林看着她信心满满的样子,忍不住出言讥讽。

  “许仵作,这具白骨我和李仵作都束手无策,你就这么有把握吗?”

  许琳琅已经开始整理碎骨了。

  “当然。”

  李仵作赶紧拽了拽小林的衣服,让他不要再说话,但小林偏偏觉得许仵作在说大话。

  “许仵作,你不会是在说大话吧?”

  许琳琅拿起一块碎骨,仔细的看着断裂处的纹路。

  她一直都能感受到小林的挑衅,但这种事情从她刚当仵作到现在,一直都在发生,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忽视他们。

  证明自己不在于一时之气,而是用专业回击。

  这么多年来,仵作这条路并不好走,许琳琅走的辛苦却不艰难。

  一心一意走这条路,从不会被周围不相关的事情所分心。

  “大话?我从来不说,我只用事实说话。”

  小林冷笑。

  “许仵作,那你这么厉害,这具白骨应该不会花很长时间吧?”

  “明天。”

  “什么?”

  “明早来,那时我应该可以拼好了,你们早点带回去,也方便破案。”

  李仵作看着气氛不太对,赶紧拉着小林道谢告辞,许琳琅并不挽留。

  小林并不相信许琳琅的话,一晚上把碎骨并完整,这本身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还有许琳琅刚才看尸骨的眼神,似乎在她眼里,尸骨才是活人,旁边坐着的小林和李仵作到是死人了。

  李仵作知道他不服气,笑道。

  “我第一次见到许仵作也不相信,世上有这种喜欢尸骨到这个地步的人,还是女儿家。而且这姑娘长的这么好看,正确的人生路线难道不是嫁个好人家吗?但随后就发现,是我太狭隘了。”

  小林冷笑。

  “女儿家就要做女儿家的事,哪个女儿家看见尸骨不害怕,难不成她就是个夜叉不成。”

  李仵作知道再说下去就停不住了,只好摇着头离开。

  屋里的许仵作并不知道这两人的对话,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拼接这具尸骨的快乐中。

继续阅读:第四十三章 真话假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