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唐散金
刘小哐2018-08-05 13:563,215

  喜乐楼。

  鹿九见的人就是唐散金。

  唐散金还没有睡,二楼的一个小窗口还点着灯,窗户上映出了他胖胖的身影。

  鹿九已到楼下,一只鹰滑翔着飞到了二楼的窗户,一只胖胖的手取下了它腿上的信。

  喜乐楼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老唐站在里面,恭敬的弯着腰。

  “唐大人,我们掌柜一直在等你。”

  喜乐楼里弥漫着一股酒香,没有点灯,借着窗外的月光勉强能看清房间。

  老唐低着头,慢腾腾在前面带路。

  鹿九跟着他上楼,来到了房间里。

  唐散金正在煮茶,他看见鹿九上来,大笑着看向老唐。

  “老唐,你输了。”

  他又看着鹿九,狡黠的眨着眼睛。

  “我们正在打赌,赌你敢不敢晚上来,我赢了。”

  “我为什么不敢来?”

  老唐从袖口处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唐散金,对鹿九说道。

  “因为聪明点的人都不会来。”

  他把银票给了唐散金之后就下楼了。

  唐散金叹口气,低声说道。

  “虽然我想赢钱,但我更不希望你这么晚来。”

  鹿九看着唐散金。

  “我来是有事要请教。”

  唐散金回到茶炉边,茶汤滚滚,他到了一碗给鹿九。

  “你问什么都可以,但我不会都回答。在问之前,我们先喝杯茶吧,人生苦短,也许以后我们连坐着喝杯茶的闲空都没有了。”

  鹿九也不推辞,坐下,端起那碗茶。

  茶汤清亮,香味袅袅,入口纯滑。

  茶是好茶,但时间不是好时间,人也不是好人。

  鹿九为这茶感到可惜。

  唐散金问道。

  “你要问什么?”

  鹿九放下茶碗,看着唐散金。

  “唐掌柜,今晚上的事情多谢你了。齐超作为毒杀宋明远和分尸吕正的凶手,已经认罪伏法,但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清楚。”

  “什么事?”

  “吕正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如果是在齐超的房间里被杀分尸,那齐超房中的血量似乎也太少了点,我不明白的是,那剩下的血都去哪了?”

  唐散金皱着眉头认真的想了想,回答。

  “是不是被河水冲走了?”

  鹿九摇摇头。

  唐散金又想了想。

  “难道是分尸之前盖上了沙子,血都被沙子吸走了?这倒是个好办法。”

  鹿九点头。

  “的确是个好办法,但齐超是在他的房中杀的人,要用这个方法是先把沙子藏到房中,还是把尸体运到沙子那呢?”

  唐散金笑着摇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鹿九也笑了。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请说。”

  “借你的后厨一用。”

  唐散金抬头看他。

  “什么?”

  “齐超还有两个帮手,你知不知道?”

  唐散金眼神暗了下来,鹿九继续说道。

  “他和其中一个在房中杀了吕正,然后用一块上好的油纸把他包起来,送到了喜乐楼的后厨,在那里分尸;这本是应该很快就会被发现的事情,但偏偏第二天隔壁县的财主招了上门女婿,所需要的鸡鸭猪羊,都是从喜乐楼里宰好送过去的。”

  唐散金笑了。

  “我为什么要做这么麻烦的事情?”

  “因为你们要结盟,你比我更加了解齐超这个人,他一定不会这么容易就会被你控制住,一定会想方设法在你们之间再加进来一个人,蜘蛛,就是最好的选择。如果顺利的话,你和蜘蛛相互牵制,他完全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但没想到,我出现在这里。”

  “证据呢?唐大人,办案总不能靠猜测吧?”

  鹿九回答。

  “其实发现吕正尸体那天,我看见人群里面有你,我就有些怀疑,因为杀人凶手通常都会隐藏在围观的人群中。”

  “那天不止我一个人在哪里,可以说青山县所有的人都去看了。”

  鹿九冷笑。

  “没错,可青山县的人都想方设法的想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你,却在一直看着齐超。”

  唐散金压低了声音。

  “就凭我看了齐超一眼?你的结论是不是吓得太武断了点?”

  鹿九冷笑。

  “还有今晚,你杀了齐超灭口。”

  “我那时为了帮你,否则你就要做一个很艰难的选择,对不对?”

  “毒杀宋明远的事情,也和你无关吗?”

  “宋明远的事情确实和我无关。”

  “毒是你卖给他的。”

  唐散金摇头。

  “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把毒卖给了他,我是个商人,有人来买东西我总不能拒绝吧?我也不是算命先生,怎么会知道他买了我的东西去杀人呢?”

  鹿九冷笑。

  “难道齐超买了毒,会去救人吗?”

  壶里的茶已经三滚,唐散金添了一点水,茶汤又恢复平静。

  “那你要怎么样?你也要让我伏法吗?”

  鹿九摇头。

  “其实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做,因为我不能这么做。”

  鹿九不等他回答,继续说了下去。

  “其实你第一次见我,就怀疑我不是‘唐先泽’,不仅仅因为我不吃辣,不像川人,而是因为你可能认识他。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知道他已经死了,但奇怪的是,你还是没有说出来这件事。”

  唐散金喝了一口茶。

  “你让我很惊讶,我以为我帮了你,我们会成为朋友。”

  “如果没有这些事情,我们的确可以成为朋友。”

  他给鹿九又倒了一碗茶,给自己也倒了一碗,看着鹿九。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换个身份。”

  “条件呢?”

  “忘了你是谁,也忘了司马箜是谁,更要忘了在这里见过谁。”

  “所以吹笛子的那个杀手,真的和你有关系,对不对?”

  唐散金眼神闪烁了一下,神情呆了一下。

  鹿九敏感的注意到了。

  “如果你没有去看吕正的尸体,如果那天你没有让我和司马箜来这里吃饭,说什么老祖宗,我又没有见过一个吹笛子的杀手,我也不会肯定你也参与到了吕正的案子里。”

  鹿九看着他。

  “你们本是三个毫不相干的人,居然会聚集在这里,还联合起来毒杀了一个县令,分尸了一个鹿家的家人,就是为了找到那个‘财神’,对不对?你和齐超早就认识,通过他又认识了那个吹笛子的人。”

  他咬紧了牙,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

  “那个吹笛子的人,杀了我的朋友,还杀了我的大哥,他是谁?”

  茶汤又沸腾了,这次唐散金没有管,任凭袅袅上升的水汽越来越多,隔在他们两之间。

  鹿九想了想。

  “如果你告诉他是谁,我就把齐超那块刺青上的花纹告诉你。”

  唐散金神情疑惑的看着他。

  “什么刺青?”

  鹿九愣了愣,回答。

  “你来这里,难道不是为了找‘财神’吗?”

  唐散金神情黯淡。

  “不找了,我要回家了。”

  他说完咳嗽起来,有烟飘了进来,还有木材被烧的味道。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鹿九愣了一下,余光扫过了窗户,发现外面有火光,耳边似乎也有噼啪着火之声,他想到进来的时候满屋的酒气,惊讶的看着唐散金。

  “告诉我,那个吹笛子的人是谁?”

  唐散金看着他,诚恳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我知道他知道你是谁,他还是个很危险的人。”

  他说的都是实话,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可笑。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他身后庞大的组织,会觉得这件事本身就是个笑话。

  但他只能告诉鹿九这么多,他知道的也就这么多。

  他希望鹿九能看清危险,躲起来,但是鹿九却说。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也应该知道我家,杀了我大哥,不应该是结束,而是开始。”

  他抬眼看着鹿九。

  “我说的都是真的,本来今晚我可以在这里杀了你,可我不想这么做。”

  他说的都是真话,刚才那只鹰带回来的消息是让他杀了鹿九。

  鹿九也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如果唐散金要杀他,刚才进了喜乐楼、上楼梯、喝茶的时候,都可以杀了他。

  火势越来越大,火苗已经窜到了二楼,可以听见有人喊着救火。

  唐散金接着说道。

  “虽然我们接触的时间不多,但我真的挺羡慕你,毕竟你敢逃出来。杀了齐超是帮你也好,是灭口也好,总之我还是帮过你对不对?”

  他把鹿九用过的那个茶碗放在沸水中洗干净。

  “其实你刚说的那些,有好多是错的,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今晚上我是你的朋友,所以想劝你就到此为止。”

  鹿九看着他。

  唐散金接着说道。

  “不杀你,我就得离开这里,如果有缘的话,我们一定还能见面。”

继续阅读:第四十二章 拼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