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清洗
刘小哐2018-08-04 21:182,553

  司马箜尖叫一声,手紧紧攥着刺青后退了几步,鹿九赶忙扶住,迅速的封住了他的穴位,以防毒药入侵。

  齐超趁这个机会要逃,忽然一把飞刀飞来,直直的插进了他的喉咙。

  顿时血流如注,齐超发出了嘶哑的声音,从房顶跌落,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一个人影出现,是唐散金。

  “唐大人,你也太不小心了。”

  他从袖口里拿出一瓶药,递给鹿九。

  “幸好我还会点医术,给唐侍卫洗干净眼睛后,涂上这里面的药,三天之后就可以恢复。”

  鹿九接过药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来不及多问,想要扶着疼的咬牙切齿的司马箜下去。

  但司马箜却一把推开他,忍疼喊道。

  “去搜身,去搜搜看我刚才拿着的是真是假!我不能白伤了眼睛。”

  唐散金在旁边笑着不说话,鹿九跳下房,齐超还有一丝气息,他看着鹿九,想说什么但是足了劲,喉咙里都是嘶哑的喘气声。

  齐超快死了,但还不甘心,到最后只好看着鹿九点头,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齐超的眼睛向上翻着,想要看清房顶上唐散金的表情,他没想到最后会死者唐散金的手里,毕竟他们两个是一伙的。

  他想把这些都告诉鹿九,唐散金一开始就知道鹿九不是唐先泽,这一切都是那个真正的凶手干的。

  他的原意只是找到“财神”,然后就再也不掺杂到这件事里去,鹿九不应该只抓他不放,还应该去找唐散金和那个主动来找他的杀手。

  齐超现在觉得,如果自己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该多好,那么也许现在站在房顶上往下看的人就是自己了。

  但他什么也说不出,张开口就像是在戈壁上的鱼,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鹿九彻彻底底的搜了一遍,确实没有其他的刺青,司马箜手里的那块是真的。

  唐散金站在房顶上幽幽的说。

  “再不给唐侍卫洗干净眼睛,就算用我的药,恐怕就来不及了。”

  鹿九咬牙,只好先带着司马箜回去。

  进到衙门,老衙役慌慌张张的冲出来,看见他们慌张变得惊恐。

  “唐大人……唐侍卫是怎么了?你们……”

  鹿九用手示意他冷静。

  “罪人齐超已经伏法,尸体就在前面,你带几个兄弟过去把尸体带回来。”

  老衙役震惊的说不出话,张口结舌了半天,指了指齐超房间的方向,又急匆匆的出去了。

  鹿九知道许琳琅正在齐超的房间里,先扶着司马箜上楼。

  等到给司马箜洗干净眼睛,鹿九拿出那瓶药,不知道该不该涂。

  司马箜的眼睛红肿,已经完全看不见东西,他伸手拿过那瓶药。

  “我来。我虽然看不见了,但还是能闻出来。齐超这个王八蛋,居然给我下毒。”

  他打开瓶盖,问了一下味道,又伸手沾了一下送进嘴里,笑了。

  “好,唐散金这个王八蛋居然也给我真的解药,给我涂上吧。”

  鹿九叹口气,给他上了药。

  司马箜不知道在想什么,静静的坐着,突然开口大笑。

  “没想到齐超居然拿真的刺青出来,如果是我一定会用假的来骗人。”

  鹿九叹口气,放下药瓶。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去找许仵作。”

  司马箜听着他的声音,忽然冷冷说道。

  “这么低级的放毒,我本可以躲开的,但我却偏偏中招了,你也知道所以不但不安慰我,还在心里嘲笑我对不对?”

  鹿九站在门口。

  “我没有嘲笑你的资格,毕竟当时,我也心动了。我没有安慰你,是知道你根本不需要安慰。”

  司马箜红肿着双眼看向他的方向,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不管怎么说,齐超已经是死人了,我们相对还是安全的,你去找许仵作吧,也不能让她百忙一场。”

  他停了停。

  “还有,做事之前想要想,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我;你的生死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不许冲动。”

  鹿九看着他,听见老衙役飞奔上楼的声音。

  慌里慌张,难道又见了鬼?

  鹿九拉开门,老衙役扑了进来,他上前扶住。

  老衙役看着他,放心的呼出了一口气。

  “唐大人,齐主薄……罪人齐超的尸体已经带回来,大人还是快去看看吧。”

  老衙役看着鹿九,想问却不敢问。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几乎让他都喘不上来气。

  “唐大人……”

  鹿九看了看他,知道再不说话,老衙役要被憋疯了。

  “许仵作那边怎么样了?”

  老衙役松了一口气。

  “许仵作正在齐超的房间里,让我们找好些酽醋和酒来,说是要检验血迹。”

  鹿九安慰着老衙役,和他一起来到齐超的房前。

  捕快们已经在齐超的房门口围住了,看见他来,纷纷行礼,但眼神中带着探究。

  齐超的尸体已经抬回来了,相处了一年,虽然齐超不爱说话喜欢侍奉县令,除了和老衙役好一些,同他们的关系都比较冷漠,但乍一听齐超是杀人分尸的凶手,又是扮鬼吓人的人,还是无法立刻接受。

  但许琳琅已经从房里找出了火药还有大量的火折子,还有几大壶酒。在门口已经堆了一大包。

  齐超平时滴酒不沾。

  捕快们看着这些,神情复杂,如果真的如许琳琅所说,那么今晚上他们很可能就会变成火场冤魂。

  许琳琅从房间里出来,问道。

  “醋和酒准备好了吗?”

  老衙役颤颤巍巍的回答。

  “准备好了。”

  两个捕快抬着一大桶混合好的醋和酒放在门口,没有进去。

  许琳琅就拿着瓢一瓢一瓢的往地上泼去,大家站在门口,都屏住了呼吸。

  等许琳琅把桶里的酒醋泼完,房中渐渐的显出了血迹。

  地面上最多,还有挣扎的时候喷溅在墙角上的。

  被杀的人一定是挣扎着要跑,但过于疼痛,撞到在了桌子上,桌面上和桌腿也有血迹。

  房间里几乎到处都是血迹,可以想象的出当时的场景有多么惨烈。

  青山县的捕快们几乎没有见过这种,有几个已经开始干呕,再加上想到当晚他们都在无意中当了齐超的帮凶,就呕的更厉害了。

  老衙役是里面最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

  他一直都坚信能让衙门出现的鬼帮自己给儿子捎个信,甚至想过,如果儿子投胎了,能不能告诉他去了哪里,他一直相信——齐超也一直给他这么讲。

  现在事实告诉他,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齐超一直都在耍弄他。

  老衙役瞬间觉得自己老了很多。

  许琳琅看着血迹,转头看向鹿九。

  “唐大人,虽然还没有找到分尸地点和凶器,但杀人证据确凿,现在齐超已经认罪伏法,还需要查下去吗?”

  鹿九摇头,再查下去,对谁都不是一件好事。

  但这件事情也没有结束,这里面居然还掺杂着另一个门派。

  “你先收尾,我要去见一个人。”

继续阅读:第四十一章 唐散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