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毒药入眼
刘小哐2018-08-04 21:152,454

  齐超跑的很快,他也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但鹿九和司马箜更快,他们两个一左一右把齐超夹在了中间。

  司马箜的扇子上的机关已经打开,对着齐超挥去,从里面飞出了无数根银针。

  他一心要置齐超于死地,齐超活着他们就得死。

  但齐超躲得也很快,在空中腾转挪移,居然把针全部都躲过去了,在屋顶上站定。

  鹿九和司马箜也分别停下。

  齐超突然大笑。

  “我就不该对许琳琅心软,应该一刀杀了她,我也不该对你们心软,你们一来我就该抓住你们。你们不是想要抓我吗?鹿九,你敢不敢和我决一死战?”

  他的表情近乎扭曲,眼神里尽是疯狂,咬着牙笑,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软剑冲了过来。

  司马箜低声骂道。

  “这孙子,居然隐藏了这么久。”

  鹿九低声对司马箜说道。

  “你先不要过去,注意周围,小心有埋伏。”

  司马箜看看他,拿着扇子闪在一边。

  “鹿九,你要记着你还欠着我的,千万可不能死在这里。”

  鹿九已经扬起剑接了齐超一招,两剑相接,“铮”的一声,齐超居然被震的倒退了好几步。

  鹿九也没有想到齐超会这么弱。

  齐超也没有想到这里居然没有人在接应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内力居然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了十之八九,他有些惶惶然的看看四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司马箜在旁边冷笑。

  “齐超,你这是何苦?我看你除了轻功,就没有什么别的本事;洛阳求官一年现在还是青山县的主薄,家里也没有什么靠山;脑子还算好使,偏偏要用到歪处,见利忘命。你也不想想,鹿九那么大的产业,其实区区一个你就可以觊觎的?”

  齐超喘着气冷笑。

  “那又如何?鹿鸣城不富可敌国最终还不是一刀就做了刀下鬼?既然鹿家财富无主,我既然有机会,为什么不能试一试?”

  司马箜冷笑。

  “真是不自量力,你也不掂量掂量自个有没有那个命,以为仅凭野心和贪欲就能成功吗?鹿家的产业不知道被多少背景深厚的人盯着,你冒冒失失的掺和进来,沦为别人的棋子,杀人分尸,你要是好好的当个主薄,人生不至于这么悲惨。”

  鹿九看着齐超。

  “你杀吕正可以解释的通,为什么要毒杀宋明远?”

  齐超抬起眼看着他。

  “因为他一直都看不起我。”

  鹿九听见这个答案,不禁愣了一愣,看了看司马箜,问道。

  “就只因为这个?”

  “鹿九,你真是让人恶心,我出身贫寒、寄人篱下、受尽白眼,唯一翻身的机会就是科考,可偏偏先是父死,守孝之后又是母亲病死,迫不得已来到洛阳,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始终没有遇到一个人愿意帮我。这时候你大哥死了,你下了狱,这么大的财富摆在我面前,我有什么理由不去拿?就因为我出生贫寒?”

  他看着司马箜。

  “你什么时候去的我房间?”

  “那晚……你把许琳琅比作栀子花……”

  齐超愣了一下,又苦笑起来。

  “我最得意的就是我的耳力和谨慎,没想到在这个青山县居然人外有人……那你也听见了,许琳琅根本瞧不起我,还不是因为我是个小小的主薄吗?”

  说到最后,居然有了哭腔。

  如果现在有人围观,一定会觉得他很可怜,很值得被放一马。

  但司马箜冷着脸看他说完,就对鹿九说道。

  “还是直接杀了他吧?你看他活着这么痛苦,又犯了杀人罪,下了狱审完也是要偿命,如果今天放了他肯定又是祸害,还是赶紧把刺青找出来我们走。”

  鹿九也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觉得还是交给衙门好,杀人偿命,总要让宋明远家人知道原因。”

  “你敢?你真的敢?你不怕别人知道你是假的?”

  鹿九冷笑。

  “这有什么不敢?真相大白,杀人偿命,我早就不在乎生死了。”

  齐超听见他这么说,盯着鹿九仔细的看了看,知道他没有说假话,扔了软剑,“噗通”一声给跪下了。

  鹿九吃惊的看着他,又看看司马箜。

  司马箜也没有见过这种事情,只觉得其中有诈,拿着扇子随时准备从他手里抢过刺青。

  听见齐超带着哭腔说道。

  “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现在和一个普通人有什么区别?我想活下去,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只要知道就都会说出来,只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

  他看着鹿九。

  “我帮过你啊,难道你不记得通缉令吗?我根本就没有贴,要不然你为什么会没有被认出来?你以为你脸上那刀疤,真的可以遮盖吗?”

  司马箜冷笑。

  “没有人会像你那样,敢去怀疑顶头上司!”

  鹿九问道。

  “那我问你,毒杀宋明远的 ‘噬魂散’是从那里得来的?那是川西的一种毒药,你不可能会制那种毒,你也没有银子买哪种毒。”

  齐超看着鹿九,眼神闪躲了一下。

  “我母亲常年生病,不死,就是活着煎熬,不但她煎熬,我也很煎熬。我曾为了她去川西求药,认识了一个朋友,他愿意帮我,只要我帮他做事。”

  “他是谁?是不是也在青山县?”

  鹿九想到了唐散金。

  齐超低下头。

  “我不能说。”

  他又抬起头,从袖子里把那块带着刺青的皮肤拿出来,双手捧着看着他们。

  “你们不是想要这块刺青吗?你们猜的没错,这是块地图,就是‘财神’家的地图。我愿意给你们,只要放我们走,我不想死,宋明远该死,吕正也该死,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不值得我为他们偿命。”

  齐超的表情真挚,希望能用这块刺青换自己一命,鹿九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显然很不齿他的为人。

  齐超接着说。

  “这块刺青,只有我知道,他们都不知道。”

  “他们到底是谁?”

  齐超摇头。

  “我真的不知道,他很奇怪,长得像是个女人,做事却是个变态。”

  他又把刺青向上递了过去。

  “这刺青,他也不知道。”

  司马箜看见他交出来刺青,又听见和“财神”有关,立刻上前要接过皮肤。

  这块皮肤不大,刺青是一只趴着的老虎,但细看从虎头道虎尾上面都暗藏着地图。

  就在他看这个刺青的时候,齐超忽然手腕一转,手里多了一把粉末。

  司马箜的身体正好挡住了鹿九的视线,趁这机会,齐超就把这粉末朝司马箜的脸上挥去。

  司马箜眼睛里都是刺青,没有注意到齐超的动作,粉末撒过来的时候只是下意识躲了一下,眼睛里还是进了不少。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清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