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白骨
刘小哐2018-02-27 14:392,659

  齐超在旁边没有表情的介绍了一下。

  “大人,这位就是仵作许琳琅。”

  这个女孩子,穿着粗布做的男式衣服,如果腰身没有那么粗的话,可以说有着非常玲珑的身影。

  但她是仵作,仵作居然是个女人。

  鹿九忍不住看了司马箜一眼,对方也似乎有点惊讶。

  他们前方就放着一具骸骨,没有头——正在许琳琅的手上。

  许琳琅已经捧着骷髅头过来了,她先从腰间抽出一块布,整整齐齐的铺在地上,再小心翼翼的把骷髅放上去,正好和其他骨头组成了一具完整的骸骨。

  她赞叹的看着他们,就像是在看自己最心爱的首饰一样。

  然后她才走了过来,大喇喇的对着他们抱拳行了个礼。

  鹿九看到她是左手在上,行的男子礼,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的判断了一句。

  这是个幼年就丧母的女孩子。

  心里说完,他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失礼,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有这个在心里判断他人身份的习惯,好像是在很久以前,又好像是在现在。

  许琳琅简单的行过礼,眼神只在他们身上停留了一秒,然后就直勾勾的盯着那具骸骨;并不在乎路就和司马箜是否要回礼,是否要问她问题,她迫不及待的要检查这个骷髅头。

  她开始解腰上系着一条很宽的,用熟牛皮制成的腰带,看上去也很厚实,这让她的腰身显得很强壮。

  她很快就要把这条腰带解下来了。

  鹿九目瞪口呆,许琳琅是他失忆之后见到的第一个姑娘,但没想到作风如此大胆。

  不知道我失忆前,世风也是如此开放吗?

  他赶紧低下眼睛不看,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突然当面宽衣解带,正经人的正经反应肯定是不看。

  一旁的司马箜也已经打开了扇子,故作镇定的扭头扇风。

  但其他人好像不这么想,眼睛还是看着许琳琅。

  齐超在旁边淡淡的说道。

  “这是我们许仵作特制的腰带,里面都是她的家伙什。”

  许琳琅已经完全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中,没有感到这两位新来的强做镇定的两人放心的看了看她身上真正的腰带。

  那个熟牛皮制成、系在腰间的,是她用来装大大小小检验尸体骸骨的工具袋。

  工具袋下面还系着一条真正的腰带,所以才会让她的腰显得有些不正常的粗。

  鹿九顿时放下心来,旁边的司马箜也讪讪的收起了扇子。

  许琳琅的袋子里装着一把锋利的小刀,这是她用来划破尸体的,一把竹子做的小镊子,可以夹出任何细小的留在尸体里的异常物品;其他还有小锯子、剪刀、一个放各种针的小竹筒,小凿子、小舀子、一把剃刀、一块薄薄的竹板子、一把小小的秤、还有几束麻、草细绳、割的很整齐的纸条,以及笔墨。

  她的神情专注而认真,眼睛闪闪发亮、嘴角勾起,露出了开心笑容。

  好像她的世界里,只剩下这具骷髅才是活着的人。

  司马箜的眼神充满了不解和不满,许琳琅年轻、美丽、有着娇俏的笑容和灵巧的身姿,这样的女孩子,有父亲就应该被养在深闺里,有丈夫就应该被保护起来,她们应该穿着丝绸、带着金玉、天天坐在花中间。

  如果父亲和丈夫都没有,她们就应该有很多朋友,还要学会微笑,这样也可以换回来很多。

  她们说话做事都会很温柔,只要运用得当,她们的生活就会很精彩,运气也不会差,肯定不是许琳琅这种。

  在野外和一群捕快翻找尸体,对着一个面无表情的骷髅笑,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尤其是他们两个新来的大人。

  司马箜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许琳琅不知道他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她现在正专注的检查骷髅上的痕迹,最终把目光投向了骷髅头。

  鹿九突然开口问她。

  “你是要准备检验他到底是死前还是死后落水吗?”

  “对。”

  司马箜插话。

  “这具尸体只剩下骨头了,怎么查?”

  鹿九几乎和许琳琅同时开口。

  “从脑门穴灌入水就可以知道。”

  许琳琅这时才抬头正式的看了鹿九一眼,她的眼睛很大、很亮、黑白分明,像是澄净的天空,只是眼神稍显凌厉。

  鹿九慢慢的说道。

  “如果生前溺水,人会因鼻孔吸气,吸入泥沙;但如果死后入水,那什么也不会有。”

  司马箜默默的摇着扇子,齐超已经乖觉的用随身带的杯子舀了一杯水,递给了许琳琅。

  许琳琅慢慢的对着脑门穴把这杯水到了进去,很快又干净的流了下来。

  不是溺水而亡,是谋杀。

  鹿九皱起眉头,刚来就碰到这种事,谁都不会觉得心情会好。

  许琳琅继续检查骷髅,说道。

  “是个男子。”

  司马箜收了扇子,不相信。

  这具骸骨看上去身高中等,说是女子也不为过。

  许琳琅看出他的怀疑,于是拿起骷髅。

  “自头顶到两耳连同脑后共八片,脑后横有一缝,当正直下到发际另有一条直缝。”

  鹿九和司马箜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过去。

  司马箜懒洋洋的问道。

  “如果是女子呢?”

  鹿九在一旁回答。

  “女子有六片,没有直缝。”

  许琳琅拿着骨头,接着说道。

  “他的左右手腕及左右臁肕骨旁边,都有捭骨;尾骨和脊椎骨连接处凹洼,两边有尖瓣,周围有九个孔窍……”

  鹿九接着说。

  “如果是女子,没有捭骨;尾骨和脊椎骨连接处会是平直的,只有六个孔窍。”

  他说到这里,许琳琅看他的眼神已经柔和了很多,又在后面接了一句。

  “还有肋骨,男子各十二条,八条长,四条短,女子则是各十四条。这个死者的肋骨断了一根,现在还不能判断是死前还是死后断裂,也不是在致命位置。我先把他们收拾干净了,回去再做检骨,定能查出致命伤在哪里。”

  许琳琅从牛皮腰带中抽出一捆细细的麻绳来,仔细的把骸骨分类捆起来,一边用笔在纸条上做好标签,一边登记造册。

  鹿九默不作声,自己刚才冲口而出的话,之前在脑海里完全没有印象,或者,是没有机会刺激到他们出来。

  他想起那天醒来看到的脚印,如果是这位仵作在场,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司马箜在旁边用手打着扇子,微微冷笑,在他买来的信息里,在他这一年多的观察中,他知道鹿九并不是莽夫,但应该也不会是现在能让这性格古怪的女仵作欣赏的男子。

  鹿九在信息中,可是一位被养坏了的养子。

  齐超在旁边听了这半天,已经知道鹿九也懂得如何检查尸体,脸上闪过了一丝忧虑,看鹿九的眼神不由得有了变化,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平常,上前两步,恭敬的说道。

  “大人来到青山县,果然是我们的福气。天色就到中午了,不如先去衙门和大家见面吃饭,接风洗尘,再来办案也不迟。”

  新官上任,按照惯例是要和当地的乡绅和名士一起吃顿饭。

  齐超的话没什么不妥,态度也很恭敬,但鹿九听着总觉得哪里不让人喜欢。

  他看了看四周,都是衙门里的人,只有他和司马箜是外来人。

  “怎么不见报案人呢?”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老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