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意外的新身份
刘小哐2018-02-27 14:363,854

  鹿九和司马箜正在逃跑。

  他们犹如惊弓之鸟,什么也不说,拼命的往山里跑。

  鹰三的死,一定马上就会被人发现,他们如果不尽快出城躲起来,很快机会被抓到。

  他们已经翻过了一座山,司马箜决定停下思考。

  原有的路线已经完全不能用了,他们必须尽快确定逃跑路线。

  司马箜在纠结。

  他是个不喜欢做选择的人,但只有一个选择,也会让他很不高兴。

  在越狱之前,他已经准备好了两条路,两条都能达到目的地的路。

  尽管鹰三只说出了其中一条,但他知道,另外一条也已经同样布满了埋伏,也同样不能顺利的换取身份。

  鹰三的死,还会让更多人来追杀他们。

  他现在无论如何选择,都像是进了网里的鱼。

  尽管如此,

  他要去的地方,也是绝对不会改变的,这也是他选择和鹿九一起越狱的原因。

  追杀他们的人,也一定想到了这一点。

  但去那个地只有两条路,一条已经被发现了。

  一般情况下,现在走另外一条路,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

  如果追杀他们的那群人,也是这样想呢?

  那么按照原先的路线反而会是安全的,明知道已经被毁坏了,还是要接着走,一般人都不会这么做。

  只是,

  这个想法也被猜到了呢?

  那么,猜到他们认为走另一条路不安全。还是要走原先的路呢?

  那么司马箜就应该走另一条路。

  只是另一条路,也不能按照之前的计划走,而是要迂回一下。

  他打定主意后,发现鹿九的神情不对。

  鹿九此时很不满意司马箜的做法。

  他觉得还没有弄清楚鹰三是谁的人,现在还不该死,还有那把佩刀让他格外在意。

  “鹰三为什么会有那把刀?难道那把佩刀的主人就是鹰三?”

  “当然不是。”

  司马箜叹了口气。

  “那把刀,我在另外一个人身上见过。”

  “是谁?”

  “你还记得你的大嫂叫什么名字?”

  “听说叫万玲玲,是我大哥的青梅竹马。”

  “那把刀,是她大哥,万里城的。”

  司马箜又叹了口气。

  “可我看到的那个背影却不是万里城。我现在觉得,我选错了人,你比我想象的要麻烦的多。”

  鹿九沉默,他现在越发认为鹰三不该死,应该留下来好好问话,问出背后的主谋。

  “我们两个人,其实可以制住他。”

  司马箜的心情很不好,他对鹿九也很不满。

  “你是‘疯狗’,不是‘傻狗’!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我以为满屋子都是打场的人要带我们回去!而且下毒的时间稍瞬即逝,我哪有时间去控制量?能活下来你就知足吧!”

  走了两步,他又回头继续说道。

  “你不觉得所有的麻烦都是你造成的吗?还连累了我的鸽子,还有我几年的积蓄,全都毁了!现在我们真是一无所有了。你明不明白?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换身份了!”

  司马箜气急,但也没再说话,毕竟逃出打场是他的主意,他理应安排好这一切。

  他只好掏出那张计划图,愤怒的撕碎了。

  鹿九看了看他,低头一片片捡起来。

  “那你也不能把图撕了呀,我们逃跑还要看呢?”

  “我早记下了!”

  司马箜冷冷的回答,提气接着赶路。

  他们还要再翻一座山,这样才能拐回到另一条路线上。

  鹿九默默的跟着他。

  在他们着急赶路的时候,听见了呼救声,有山贼。

  鹿九想也没想就朝那个方向赶过去,被司马箜拉住。

  “你干什么?!”

  “有山贼!”

  “关你什么事啊?你是官兵吗?”

  鹿九摇了摇头。

  “可是……”

  传来了一声惨叫,司马箜侧耳听了一下,拉着鹿九就往那边赶。

  五个山贼已经把过路的两人给杀了,正准备挑拣他们的行李。

  司马箜推了鹿九一把。

  “上!”

  鹿九抽出剑上前。

  山贼看见他,先是一愣,接着发现他只有一个人,就都围了上来。

  鹿九不慌不忙,伸出剑指着一个看上去像是领头的。

  “杀人偿命!你们放下手里的兵器,跟我去见官!”

  暗地里的司马箜和山贼都皱了皱眉头,在心里都嘟囔了一句。

  “这人难道是个傻子?”

  山贼提着刀围了上来,鹿九拿着剑不慌不忙的接招,他的目的是制服他们,而不是要他们的命。

  应该让他们伏法。

  鹿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很坚定。

  司马箜在旁边越看越气,纵身跃进了他们打斗的圈子,把鹿九推了出去。

  一点废话都没有,用5把飞镖结果了这5个山贼。

  然后到那两个被害的路人身上开始搜身,对鹿九说。

  “愣着干什么?还不把飞镖给我捡回来?!”

  “你怎么能杀人呢?!”

  司马箜头也不抬,从尸体身上搜出了两张路引、一枚官印,原来是个即将上任的县令和他的仆人。

  县令名叫唐先泽,仆人是唐令。

  这两个人都很年轻,路引上写着是“两榜出身”“进士放官”,不过此人老家在蜀中,要去上任的县衙却在中原地带很偏僻的青山县。

  距离这里还有一座山。

  那是个不大的县,一个很安静,没有太多存在感的地方。

  但是这个地方,正好标注在司马箜的地图上。

  鹿九还在不停的说不应该杀山贼,应该让他们见官自首,伏法示众,让人们引以为戒不当山贼。

  司马箜看着这些东西,心中感慨条信息啊竟然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抬头对鹿九说道。

  “你给我闭嘴!怎么从打场出来,你就像个傻子呢?你看看这些!”

  鹿九过去看着那些找出来的东西,抬眼看着正在兴奋的司马箜。

  “你不会……这不行,县令虽小,也是朝廷命官,怎么能冒名顶替。”

  司马箜盯着他看。

  “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很在意你刚才说出鹰三的事情,你到底是谁?”

  鹿九一愣。

  “我是鹿九啊。”

  司马箜摇头。

  “不,如果鹿九真的是他们说的那样,不但有疯病,还只知道赌钱和吃,是不会说出你刚才这番话的,从打场出来我就觉得奇怪。鹿九连他恩人的儿子都有可能杀,怎么可能会是去找李全贵报恩这种人呢?”

  司马箜打开扇子,指着鹿九。

  “你到底是谁?”

  看着眼前的扇尖,上面涂满了剧毒。

  鹿九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有可能,他也不希望自己是鹿九。

  “我是鹿九。”

  他只能再次重复。

  司马箜看着他的眼睛,伸出手。

  “我的飞镖。”

  鹿九放进他的手里。

  司马箜收起飞镖,又看着他,眼眶微微下陷,眼睛秀长又黑白分明,这不是一个会说谎的眼睛。

  而且他的命还在自己手里。

  “不过我也听说过,人失忆之后,会做出和自己之前相反的言行,我暂时相信你。不过你也不要太开心,我要是发现你骗我,随时都会让你下地狱。”

  司马箜把路引和官印放好,开始对鹿九语重心长。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你代替他去办案,惩治那些恶人,也算为他做了件事。而且这还有个好处,打场的人绝对想不到,我们会胆大到去冒充朝廷命官,这是不是很有趣?”

  鹿九没法拒绝。

  司马箜也不会让他拒绝,还有一个理由没有给他讲。

  因为青山县,就是他们要去的目的地。

  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昔日鹿家财库的大管家,有着“财神”之称,现在已经隐姓埋名的齐文清的家。

  这一年,他为了这个消息花了很多银子,几乎搭上了这六年来所有的积蓄。

  他不给鹿九说的理由有很多,最重要的一个就是——他还并不是完全的相信鹿九。

  在钱财面前,一切都会变的很脆弱。

  尽管鹿九的性命已经在他的手里。

  他们换上主仆两人的衣服走走停停,终于在下个山头就到青山县了。

  正往山下走,刚下山就看见几个人跑过来,举的是县衙门里的牌子,牵着一匹老马。

  领头的一人身材瘦长,长相秀气,面色焦急。

  司马箜对鹿九使了眼色,刚才在路上两人已经对了几遍说辞。

  “记住你的新名字,还有新身份。”

  说完,那人已经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了,边作揖边问。

  “请问可是唐先泽唐大人?”

  司马箜在旁边回答道。

  “没错,这位正是要去赴任的知县大人唐先泽,我是他的……贴身护卫唐令。”

  那人赶紧又行了个礼,做了自我介绍。

  “在下是县衙主薄齐超,听说大人今天来赴任,这山中贼多,我们特地赶来迎接大人,不过现在看来……没我们什么事了……”

  鹿九在旁边开口。

  “你神色慌张,不只是为了接我们吧?”

  齐超停下擦汗的手,赶紧回答。

  “大人,您真是慧眼啊,看来我们青山县的百姓有福了!刚才我们在塘边,发现了一具骸骨,我们的许仵作正在那边找检验尸体。”

  鹿九和司马箜对视一眼,齐超很乖觉的说。

  “大人不必担心,我已经安排好捕快在那边看着查验了;衙门里面也准备好迎接了,还请大人上马跟我来。”

  这匹老马瘦弱不堪,鹿九怀疑自己坐上去之后会压断它的脊梁骨,表示自己习惯走路。

  还有刚才提到的仵作,让他心中一动,提出很想去看看。

  司马箜因为对这个下属的自主安排很不满,所以也不想跟着他走。

  齐超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立刻恭敬的说道。

  “我在前方为大人带路。”

  两人跟着齐超来到了芦苇荡,边上还站了一个捕快,看到他们立刻行了礼;忽然听见里面一声欢快的女声,一群鸟从里面“扑棱棱”的飞出来。

  那个女声还在继续,带着激动和惊喜。

  “找到了,快把他的头给我!”

  说着,一个娇小的人影从芦苇里跑出来,双手还小心翼翼的托着一个骷髅。

  “快来看呀!他的头就在这里,这下骸骨都完整了!”

  这是个女孩子,还是个穿着男装,拿着一个骷髅神采飞扬的女孩子。

  齐超咳嗽了一声。

  “许仵作,请注意你的言行,不要冲撞了大人。”

继续阅读:第十章 白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