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刘小哐2019-07-31 11:421,143

  四月十五。

  黄道吉日、宜嫁娶、忌杀生。

  洛阳。

  牡丹花开、鹿家大喜。

  鹿大公子鹿鸣城迎娶青梅竹马万玲玲,迎亲贺喜的队伍浩浩荡荡,从街头排到了巷尾,看热闹的人群一叠一叠,挤满了街两边的茶楼酒肆。

  万玲玲扶着喜婆的手从八人抬花轿里下来,在搀扶下跨过燃着火的铁盆,走进鹿家大院,鹿鸣城已经在院中等候,看到心上人驾到,不由得红了脸快步上前迎接。

  身着喜服的鹿鸣城高大俊美,一双眼睛黑亮清澈,满眼都是对新娘万玲玲的喜爱;万玲玲本是洛阳出了名的美人,即使现在全身被喜服、盖头包裹严实,只微微露出指尖,一停一走,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

  真是一对璧人。

  鞭炮声、喜乐声中,人群中已经有人开始讲解这两人的渊源。

  世交、指腹为婚、青梅竹马、终成眷属,

  鹿宅七进七出的大院子张灯结彩,管家方叔几乎跑断了腿,招呼着小厮们一趟一趟的去尚福楼把喜宴上的菜肴担进来,一边又抬着大筐系着红绳的铜钱去门口洒。

  热闹一直持续到了晚上,鹿鸣城为了让大家都沾上喜气,坚持让所有的明暗卫都放了假。

  等到终于都安静了,方叔进了别院的柴房。

  地上躺着一个人。

  他已经被点了穴,浑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动,看清了来人是谁后,眼神不禁愤怒。

  如果眼神能杀人,方叔已经死了几百回。

  方叔走过去,蹲下看着这个人,抬头问向旁边站着的侍卫。

  “都弄好了?”

  侍卫垂手弯着腰点头,双手奉上一块玉牌。

  “全部检查了一遍,衣服也换过了。”

  方叔拿过玉牌仔细的看了看,大拇指细细的摩挲着上面的“九”字,笑了一下,看着地上躺着的人。

  “这个‘九’字,和你真是有缘。二公子,你也准备好了吗?”

  侍卫听见“二公子”这个称呼,不禁抬眼看了方叔一眼,又迅速垂下。

  方叔回头问他。

  “药呢?”

  “正端过来。”

  话音刚落,一个丫头端着一碗药,轻轻把门推开一条小缝悄无声息的走进来。

  侍卫立刻上前把还在冒着热气的药端过来,四目相对,两人都忍不住脸红。

  丫头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方叔,这是我让她在角落里熬得,没用前院的厨房,绝对没人看见。”

  方叔看了看他们两,笑道。

  “你们年纪也大了,大公子喜事过后要放一批丫头,你们两个今晚上就可以准备准备了。”

  侍卫和丫头对视一眼,喜笑颜开的要磕头谢恩,方叔摆摆手让他们先出去。

  方叔接过药,回头看着地上那人。

  那人瞪大了眼睛,说不出的愤怒和痛恨。

  方叔掐住了他的下颌,迫使他张开嘴,把那碗药灌了进去,又迅速合上了他的嘴,冷笑着说。

  “鹿九,鹿二公子,这碗药能让你忘记所有痛苦,听话的咽下去吧。”

  药并不是毒药,喝下去并不痛苦,只是过了一会,地上那人的眼神开始涣散,眼睛慢慢的合上了。

继续阅读:第一章 命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