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命案
刘小哐2019-07-31 11:422,302

  香。

  很香。

  鹿家院子里的牡丹正肆无忌惮的在这好天气里盛开着。

  花香被热烘烘的阳光包裹,发出浓郁的甜香,让人想躲开。

  鹿九感受到了这花香,费力的醒来;他觉得头很疼,后颈很疼,浑身上下都很疼,这种感觉就像是宿醉未醒,但他昨晚上根本没喝酒。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了却什么都不记得,脑中一片空白。

  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了一片血红,自己躺在地上,两个穿着喜服,没有头颅的尸体正跪在他面前。

  血流满地,已经凝固,一把佩刀丢在身旁,也已经被血浸透。

  手指间还有黏稠的感觉,刚才在梦中闻到的不是花香,而是血腥味。

  发生了什么?

  鹿九挣扎着坐起来,头发和衣服都被血黏在了地上,撕扯之间感到了疼痛和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他捡起那把刀,检查了一下尸体的刀口,是凶器无疑了;两具尸体跪着,从尸体僵硬的程度来看,是死后被人摆成这个姿势的;没有其他的伤痕,屋内也没有发现挣扎或者搏斗的痕迹,看上去像是在无意识的时候被人一刀斩首。

  杀人者一定是熟人。

  他在心里奇怪,为什么自己看着这两具尸体,不喊不跑,居然还能冷静的思考这个问题。

  这让他感到非常的不真实。

  在他的印象中……

  鹿九突然发现,脑袋里对想要回忆的东西空空如也,自己失忆了。

  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的他想吐,张开口却只能干呕。

  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面前这两具尸体又是谁,头去哪里了?为什么还穿着喜服,为什么会跪在自己面前?

  这把刀是不是自己的?

  还有,这里是哪里?

  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失忆?

  他完全不记得、不知道、不清楚。

  但理智告诉他,再留下去只能被人当成杀人凶手,凶多吉少。

  门外忽然传来了年轻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这么晚了大公子还没起,我们一起去羞羞他们。”

  “刚成亲就睡懒觉……”

  她们发出了低低的笑声,这个岁数的女孩子,很容易就会因为一点莫名其妙的小事而笑个不停。

  等她们笑完了,就轻轻的敲了敲门。

  “大公子、大少奶奶,早饭已经备好了。”

  鹿九在房中已经试了一遍窗户,没有一个能出去,正在着急,又看见了旁边梳妆台上的铜镜照出的模样。

  半张脸都是血红的。

  房中没有水给自己清洗,只能撕了一块衣裳先把脸包住。

  包好头又发现,自己在慌乱中留下了一串血脚印,但有一枚脚印不是他的。

  这枚脚印明显中指发力,是个中年人。

  如果有仵作在旁边就好了,就能让这枚脚印说出更多的秘密。

  但现在的问题是……

  他得冲出去,虽然不知道自己功夫如何,但门外这几个女孩子,他应该能对付过去。

  女孩子们已经等不及了,她们边说边笑着推开了门,看见了浑身是血的鹿九。

  笑容僵在了脸上。

  鹿九更加笑不出来,他听见这几个女孩子称他为二公子。

  刚才在屋里明明听见她们说这房中的人是大公子,刚成亲。

  那么死在面前的,是自己兄嫂?

  为首看上去年纪最大的一个女孩子,看他神情恍惚,满身血迹,探头朝里面看了一眼。

  顿时吓得尖叫起来,连声后退。

  “大公子!来人啊!二公子的疯病犯了!大公子被杀了!”

  疯病?

  鹿九呆愣的看着她,是在说自己吗?

  他顾不上多想,上前想捂住她的嘴,告诉她自己没有杀人。

  但他刚跨出门一步,这几个女孩子却突然四散成半圆,摆出了阵势,每个人都从腰间抽出了一把软刀。

  在阳光下明晃晃的亮人的眼。

  鹿九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但想不起来,还有现在的形势没法让他想。

  她们比他想象的要厉害的多,几把软刀上下翻飞,刚躲过这把,那把又来,像是把他困在一张网里。

  他不得不使用那把佩刀,心里一个声音冒出来。

  这可坏了规矩。

  几个回合下来,鹿九已经基本确定了,这把佩刀使起来相当的不顺手,佩刀不是他的。

  不过自己的确会功夫,而且还挺高。

  有了这个基本确认,这几个女孩子就拦不住他了,鹿九扔了刀就往门外冲去。

  这个宅院很大,有几进几出。

  鹿九刚跑出第二个院门,他就被当胸击了一掌,倒在地上,几个彪形大汉立刻冲出来按住了他。

  一个四十多岁,脸上带着谦和笑容的中年男人走过来,他身材高大,头发用一根旧了的木簪子束起,没有一丝乱发;衣服虽然旧却清洗的干干净净,外袍、中衣和腰带以及佩刀的刀鞘都搭配的既赏心悦目,又不招摇。

  腰板挺直、肌肉结实。

  他刚刚走过来的时候,脚步很轻、呼吸很轻。

  他正冷冷的看着鹿九,眼神鄙夷。

  “二公子,你虽然是养子,可陆家对你不薄,你不该恩将仇报。”

  养子?

  恩将仇报?

  鹿九已经被绑了起来,压着跪在地上,这个姿势可以很好地看清中年男人的靴子。

  从他说话的语气,可以知道他在这个大公子家地位不低;从他刚才走路的样子和声音,可以判断出这个人的轻功不浅,这样的人,不定不会费鞋子;从他的装束和衣着来看,是个念旧和极其爱干净的人。

  可这个人,却偏偏穿了一双全新的靴子。

  是什么情况下,让他不得不踏进了污浊之地,以至于脏了鞋子,而且时间紧到没有让他找到合适颜色的旧鞋子来配衣服。

  鹿九想到了那枚脚印。

  中年人又说道。

  “如果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知道你用这种残忍的手法杀了他们儿子,一定不会饶过你,一定会后悔养了你这条狼!”

  房中传来了女孩子们的哭声,鹿九也感到了心中的悲伤。

  这家人以前一定对自己很好,否则自己为什么会心痛。

  他努力的昂起头,看着那个中年男人。

  “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管家,方叔。”

  “从你出现到现在从未进房,为什么断言大公子死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 审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