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谦虚之音,天国的吻(三)
七月白鹿2018-02-04 08:423,069

  Charactor Voice。

  简称CV。

  这是英文声优的缩写。

  至于“优”这个字,在日文中的意思即为“演员”、“表演者”。但是要追根溯源这个词汇的意思还是要来自于中文。古代便成梨园中的戏子为优伶。声优,顾名思义,是用一副上等的嗓子来演绎声音表演的人。而能够称得上是声优之前,他们必须经过正式的庞杂训练,念读剧本时的真情流露,肺活量的练习是必修课程,除去要学回变声之外,还要提高高音叫喊的质量以及可以配合声音在瞬间充满爆发力的拳道与各种术道。

  当然,光凭一副好嗓子是不能够成为优秀的声优的。这需要良师的塑造与培养,一部优秀的音乐作品,必不可少的是剧情,画面以及声效。

  三者合一,声音是整部作品的点睛之处。

  尽管这项称呼在国内的发展领域还在比较狭窄的范围之中摸索,但是仍有两家造星事务所为其创造了顶尖的发挥之地。其中一家是以杂志模特起家的约克瑟事务所,近年来多栖发展,不仅开拓了电影与歌曲范围,还力捧新生代声优为广播剧,以及无画面海外CD,加上电视剧OST亲唱亲演。而另一家则是将百里绯夏打造成第一偶像化声优的著名事务所——

  Gottes Gnade。

  就算安北伦这么细致的为顾沙未解释,她还是没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总觉得声优或是歌星这样的词汇对于她来说太过遥远,不属于她脑内的思考范围。

  在安北伦的护架之下,顾沙未自然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百里绯夏的录音室。推开门进去,可以看见工作人员正坐在仪器前面处理声音与配乐的变化平衡。而透过那扇隔音的透明玻璃,百里绯夏正头戴耳麦,手里拿着剧本站在话筒前工作。

  据说百里绯夏当初是Gottes Gnade事务所全体直接通过出道的唯一一个。包括监督与所长在内都被他试音的那一刻打动,因为他完全是现场发挥,根本没有任何音乐做背景,连剧本都没有准备。这号称是Gottes Gnade多年以来的一个奇迹。

  看着玻璃那边的百里绯夏的脸,顾沙未突然觉得此刻的他和昨天简直盼若两人。现在,他的表情既认真又坚定,没有了慵懒的眼神,没有了不屑的态度,一切都变得专注,紧张得让她不自觉的按住自己的胸口,内心仿佛有微妙的波澜翻涌而起。

  “百里现在是在为CD书籍《未完的诗篇》配制声音。是日本作家山内浩次的作品,非常庆幸能够由我们事务所获得海外版权。”安北伦为身边的女生继续小声解释着,“当然,百里和其他同事务所的三名优秀声优激烈竞争之后才取得了主角莲木雅之的角色。时间来得及的话,预计下个月就可以在电视节目的晚间档拨出了,每周日一章。”

  “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顾沙未内心难得的感到激动,有种说不出的兴奋,连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Take it easy,因为更加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安北伦朝顾沙未神秘的眨了下眼睛,转身走向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凑近他小声说了些什么,对方立即露出表示“OK”的笑容,将一副耳麦递给了安北伦。

  男生将那副耳麦轻轻的戴到顾沙未的耳朵上,面对女生略微诧异的神情,他摇摇手指,比着口型,示意她打开音量,只管听着就好。

  顾沙未呆呆的点点头,扣进耳麦,将音量调大。

  玻璃那边的百里绯夏的声音瞬间滑入了顾沙未的耳中,恰巧赶到他在念着男主角的独白:

  “在孤单漫长的旅途中,我一个人,没有依靠,没有维系,找不到一丝一毫与我相关的血的羁绊。失去父母的悲痛,被无数次否认的立场,甚至被最为尊敬的教授抄袭我视为生命的诗篇,这一切究竟为何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是我哪时在无意间得罪了上帝?还是曾经犯下过滔天大祸?我是罪人吗?我是不是,一生都将无法获得幸福?过着不被原谅,痛苦而又悲惨的人生,谁能够告诉我,这条荆棘之路的最后终点是否存在……”

  男主角莲木雅之的痛苦、忧愁以及无尽的绝望全部都透过百里绯夏的声音传达出来。那若有若无的淡淡的压抑哭腔,仿佛让顾沙未亲眼目堵了莲木雅之不幸的过往与模糊的未来。

  而接着,是百里绯夏亲唱的OST,由山内浩次亲自作词,国内一线音乐人雷懿加盟作曲。

  日文原版的歌曲《Remember》。

  Remember

  词:山内浩次

  曲:雷懿

  演唱:百里绯夏

  独白:この世界上に、私光を探索するため/这个世界上,我为了寻找光

  あなたを頼んで、どうぞあなたが点じてください/请你,请你照亮

  焦らし困惑していて私で/我的不安与迷惘

  あなたを頼んで、どうぞあなたが暖まってください/请你,请你温暖

  私の涙と彷の徨/我的泪水与彷徨

  蛍の火が最後の光になることを虚構する/假设萤火成了最后的光

  世界が唯一の信心を失ったことを虚構する/假设世界失去了唯一的信仰

  私はあなたをどんなにか捜し出すことが当然です/我该怎样找到你

  あなたの体近くに再び復帰しようと祈る/祈祷再重回你的身旁

  Please Remember/ Please Remember

  私たちは最後に接吻したローカルを擁する/我们最后拥吻的地方

  童話がただ残酷である擬象/童话只是残酷的假象

  再び過分に望むことを継続不能です/不能再继续奢望

  虚構して1日の私がある会わなかった行方/假设有一天我不见了去向

  心配は絶望してそれでそれゆえあなたは虚構して/假设你因此而忧心绝望

  落涙と悲しみを求めない/不要流泪与悲伤

  私はただ天国へ行くことです/我不过是去往天堂

  Please Remember/ Please Remember

  すぐ蛍の火微光であり同様に明るくできる/就算是萤火微光也会明亮

  旅路はこのように茫に耽けて長くて果てしがない/旅途如此迷茫漫长

  再び留まり帰って望むことができない/不能再停留回望

  Please Remember/ Please Remember

  私は全部あなたの体近くにいることに付き添って何時はかかわらなく/无论何时我都陪在你身旁

  雨滴と酸素になって変わる/化成雨滴与氧气

  あなたのために伊甸之の香を醸造する/为你酿造伊甸之香

  悲伤的歌曲在结束之即把顾沙未带进了难以比喻的境界。她闭着眼睛,微微蹙起眉,眼角有透明的液体顺着脸部的弧线缓缓滑落。

  注意到顾沙未的沉默,安北伦转过头时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白皙的肌肤被泪水浸泡得湿润,长长的睫毛坠着闪烁的泪珠,一时之间竟让他看得有些出神。被百里绯夏的声音所感到到流泪的大有人在,可是,像她这样连哭泣的时候都这样忘我的人,安北伦确实是第一次见到。

  顾沙未摘下耳麦,伸出手背抹去眼角的泪。安北伦这才回过神来,掩饰性的干咳一声,急忙掏出外套口袋里的一次性纸巾递给她,“Are you ok?”

  女生接过纸巾,似乎还难以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用力的擦掉鼻涕,眼泪汪汪的看着安北伦说:“太感人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了,就像是所有的时间又静止了一样,只剩下我一个人,连呼吸都忘记了。”

  听到这么高的评价,安北伦先是惊讶,很快又露出释然的微笑:“如果本人可以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就在顾沙未和安北伦在这边沉醉于感想之时,坐在仪器旁的录音监督却紧紧皱起了眉头。他听着玻璃那边的百里绯夏和刚刚开始戏份的女主角洛早奈的对手戏,听着听着就再无法忍受,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拿起话筒对着玻璃那边的两人大喊一声:“卡!”

  顾沙未吓了一跳,安北伦也惊诧的拧过眉,似乎不相信百里绯夏的录音现场会出现“卡”这个字,眯起眼睛吐出一个单词:“What?”

继续阅读:第二幕:谦虚之音,天国的吻(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声优恋习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