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谦虚之音,天国的吻(四)
七月白鹿2018-02-05 08:424,814

  百里绯夏脸色不怎么好看的坐在休息椅上,双手握住工作人员递来的热咖啡,在他弯身的动作中,一条银色的项链从他的衣领里滑出,由“C”,“G”,“H”三个英文字母组成的坠子在半空中晃来荡去。

  坐在他身侧的是事务所最近力捧的新人女声优洛早奈。她还在上高二,匆匆忙忙的从学校被接到事务所,刚走进录音现场没配几句就被喊了“卡”,这让她的心情很糟糕,双手环胸的冷着脸,高傲的神情让她那头棕色的卷发更显得冷漠。

  录音监督Mars将剧本卷成筒状握在手里,捏着眉心,感到头痛的对面前的两个别扭小孩解释他喊“卡”的原因:“百里,我知道你从前都没有配过感情戏的CD,连出演的MV都没加入爱情。可是这次不一样,原著中的爱情戏份很多,当男主角第一次很女主角相见时,应该要表现出那种少年特有的青涩与内心澎湃的激动,你的声音虽然拿捏的很到位,但是却一点真情实感都没有,缺乏最为重要的灵魂,这样很难让观众产生共鸣。”

  百里绯夏眉头一皱,抬起脸看向落腮胡子的中年男人,“Mars,你这是故意在鸡蛋里挑骨头。我已经尽力去做到最好,关于感情的戏份从Mars你成为这次CD的监督之后就不停的增加,你是看我不顺眼?还是想找我麻烦?”

  Mars似笑非笑的挠了挠脸上的胡子,“百里,你的想法真是可爱。”

  男生显然是被激怒了,面孔瞬间板起来。

  Mars无视他的不满,摇摇手中的剧本继续说下去:“我只是认为,你应该去谈一场真正的,可以付出真心的恋爱,而不是自私的,小孩子的幼稚游戏。当然,我不是在鼓动你违背事务所‘不准男声优谈恋爱’的规定。”

  “我并不觉得我是那种不懂恋爱的白痴。”百里绯夏毫不留情的反击。

  洛早奈听着两人的话不禁有些惊讶。在进事务所之前,她就听说百里绯夏和很多同行艺人交往过,基本上就是那种异性缘好到不能再好的男生,可是现在她明白他竟然连感情戏中的灵魂都无法配音出效果。难道说他真的是那种没有爱也没有真心的人?这不可能吧。

  “Mars监督。”洛早奈叫了一声,一向谁都看不上眼的她难得替初次见面的百里绯夏讲情,“既然只是爱情戏配不出灵魂而已,干脆就将CD录制延期一些时间怎么样,也算可以用充足的时间让我们来体会主角的心情……”

  “延期?”Mars觉得好笑,不由分说的打断洛早奈的话,“你们知不知道我们的竞争大敌约克瑟事务在昨天下午引进了新人,是在音乐界曾经获得多项大奖的小提琴天才上东忍。”

  “上东忍?”百理绯夏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挑起眉毛满不在乎,“那又怎样?”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我听过他的声音,那小子不仅小提琴拉得神化,连声音都很特别,音质声线都是上品,可塑性很高,对百里你而言是个非常大的威胁。同时,他们又启用了出身音乐世家的大小姐艾川薰。告诉你们,这套《未完的诗篇》的海外版权他们也拿到手了,而且发行日还要比我们早一天。”

  百里绯夏一惊,语气里满是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买下海外版权的明明是我们事务所!”

  “那是共享的海外版权。”Mars露出意味深远的无奈笑意,“要想打败发行日比我们还要早一天的约克瑟,就要看男女主演的实力了。百里,早奈,你们应该庆幸自己被选中,所以你们要拿出最大的干劲来为这部CD配音,不要再任性了,算我拜托你们。”

  百里绯夏低下头,望着手中已经冷掉的咖啡,握住杯子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收紧。

  而另一边,顾沙未跟着安北伦一同向露天看台走去,她边走边问:“安先生,你不去百里那边没关系吗?我刚刚看到他在休息场的样子,一脸风雨欲来的模样。”

  安北伦耸着肩膀,云淡风轻的笑过,“我会私底下单独向录音监督Mars问清原因的,如果就那么过去问东问西帮他圆场,百里会觉得很没面子,只能让他更生气而已。”

  顾沙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来安先生还真是了解他的个性。”

  “我说,高音女神,你不要总是叫我‘先生先生’的,我只不过比你大一岁而已,直接叫我的名字北伦就好。”

  “说到名字,安先……啊,不是不是,是北伦,你和百里认识很久了吧?”顾沙未好奇起来。

  安北伦回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们中学时就成为了朋友,算起来的话……大概有四年了吧。”

  “很熟喽?”

  “当然,劝说他到Gottes Gnade的人就是我。”说到这里,安北伦得意的打了个响指。

  “那就更奇怪了。”顾沙未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既然你们是这么要好的朋友,你为什么都不直呼他的名字,反而一直叫他的姓呢?”

  安北伦望一眼女生,嘴角的笑意显得有些苦涩。

  “他讨厌别人直呼他的名字。”说到这里顿了顿,接下来的话更加含义不明,“百里,他和‘普通人’是不同的。”

  顾沙未愣了愣。因为她看到安北伦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明显的闪过了一丝悲伤的神情,虽然转瞬即逝,反而令她更加在意。

  百里绯夏,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不同”的存在?

  这时的百里绯夏正内心烦躁的坐在椅子上,他戴着眼罩,将头靠在椅背上,脑海里全部都是Mars说过的那些话。

  他和Mars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对方曾经是很有名气的摄影师,作品响誉国际。可是后来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销声匿迹,等到再出现时已经是一副醉生梦死的落腮胡子邋遢样。而且又放弃了摄影师的职业,转入Gottes Gnade事务所做起了默默无闻的小小的录音监督。所以当百里绯夏知道他就是那个名摄影师时,才会大失所望。

  他看过Mars拍下的照片。非洲的天空。神秘的极光。少女的背影。花朵的绽放。那种美丽无法言喻,简直就是在拍摄世界与自然的灵魂。

  可是,Mars却放弃了他曾经热爱的职业。

  百里绯夏最厌恶的便是半途而费的人。

  就像……在小时候,那个将项链挂到他胸前的人一样。

  ——“绯夏,当你长大以后,想要成为可以令时间都为你静止的人吗?”——

  ——“绯夏,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

  ——“你要坚强起来,绯夏。”——

  回想起了往事,百里绯夏忽然就咬紧了牙齿。他害怕想起那个人,可是又害怕将他忘记。所以只能不停的回忆,不停的痛苦。

  “绯夏前辈,给你红茶。”女生清澈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

  百里绯夏全身一颤,终于从回忆中苏醒过来。他揭开眼罩,望向拿着红茶出现在他面前的洛早奈,顿时一脸冰冷的蹙起眉:“你刚刚叫我什么?”

  洛早奈愣了愣,以为他没有听清,于是又重复一遍:“绯夏前辈啊,有哪里不对吗?”

  百里绯夏没有再说话,他从椅子上站起身,不由分说的打翻了洛早奈手里的红茶,纸杯摔落在地,热腾腾的红茶四溅,男生转头扬长而去。

  “好烫!”洛早奈龇牙咧嘴的揉搓着被红茶烫伤的脚裸,瞪着百里绯夏远去的背影不满的叫起来,“太过分了!我好心拿红茶给他,竟然这么对我!”

  一旁目睹全过程的工作人员急忙赶过来,拿出湿巾敷到女生已经渐渐泛起红肿的脚裸上,“早奈,难道希玛没对你讲过百里的事吗?”

  她的经纪人?

  “希玛她什么也没说过啦!真是……太过分了!”洛早奈气不打一处来的叫喊着。

  “那就是希玛的疏忽了。”工作人员无奈的摇摇头,“只要是Gottes Gnade事务所的人都知道,百里最痛恨别人直呼他的名字,尤其是装作很亲昵的口吻。”

  洛早奈睁大眼睛,张张合合,最终终于喊出一句:“我怎么会知道!”

  安北伦中途被负责《未完的诗篇》的录音师Kimmy抓住,对方面色凝重的同他小声嘀咕了些什么,安北伦的脸色便有些不太好看,他要顾沙未先到露台上等他回来,随后便同Kimmy急匆匆的走掉。

  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事件吗?一定不会是好事……顾沙未望着安北伦远去的背影暗下定论,转身走到了玻璃落地窗旁的露台上,一个人百无聊赖的望着大厦下面的风景。

  “声优啊……”她喃喃自语。

  回忆起百里绯夏的录音现场,她若所有思的眯起双眼,望着窗外从高空飞过的鸽群,大片大片的白色羽毛落下,顾沙未吸进一口气,轻声的哼唱起了那首《Ave Maria》。

  Ave Maria……

  Those who suffer hold out to you……

  Your arms embrace them all……

  每当哼唱这首歌曲时,她都会想起十年前的那次相遇。将项链送给她的那名天使叔叔,用歌声将她带出了当时的悲伤境地。从那天开始,她的心里也暗暗的埋下了一个心愿,等到有一天,她也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像天使叔叔那样的人。

  拥有可以抚去别人悲伤的声音。

  顾沙未轻声哼唱完了,似乎又从中获得了力量。她吐出长气,重新洋溢起唇边的笑意。然而,她转回身来,就迎面对上了一双淡漠犀利的眼眸。

  对方似乎站在那里很久,很明显听到了她刚刚的轻唱。只是在看到她面容的那一刻,对方却又露出一脸的嫌恶,难以置信的蹙起眉头:“是你?”

  顾沙未这才终于回过神:“百……百里……”

  百里绯夏显然还没有对Mars的评价消气,再加上他刚刚“偷听”到的“天国之音”竟然是来自顾沙未,这着实让他更加不爽。

  “你怎么会在这里?”极度挑衅的口气。

  “这个……”又不能把安北伦出卖,顾沙未只好随便编造一个借口,“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路过而已,顺便进来参观一下。”

  真烂的借口。想也知道是北伦那个家伙又在多事。百里绯夏在心里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再和眼前的这个女生周旋,而是不由分说的转身离开。

  还没有走远几步,顾沙未就从后面追了上来,不停的喊着:“百里,百里!”

  干吗要跟着他。

  目不斜视的继续向前走,百里绯夏没有丝毫停下脚步的意思。

  想要他停下来听她讲话是不太现实的事情,短时间内的接触下来,顾沙未就深知她和他的个性合不来,想要做朋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真是糟糕的个性。不过这些话,顾沙未只能在内心吐糟。她无奈的抿抿嘴角,干脆向前大跑了几步,整个人拦到百里绯夏的面前。

  “拜托,你可不可以认真听人讲话!”

  百里绯夏瞥她一眼,不耐烦的打算绕开她,却因她接下来的话而不得不站住了脚。

  “我仔细想过了,我要加入Gottes Gnade事务所成为声优!”顾沙未的语气十分坚定。

  百里绯夏有一瞬间的怔然,他用这样的眼神盯着顾沙未足足看了三秒钟。好在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不禁觉得她的话既可笑又无知。他故意轻佻的扬起眉梢,以一种极其不屑的语调说道:“顾沙未,你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少讲冷笑话了,你绝对不是当声优的料。”

  然而顾沙未却没有如他预料中的被激怒,她只是淡淡的微笑:“谢谢百里前辈为我担心,不过没关系,我是不会轻易退缩的。”

  前辈?谁是她的前辈啊!

  倒是百里绯夏被激怒,头顶着不爽的符号大声反驳:“我不是在为你担心!”

  “还有,关于这件事情,我刚刚已经和北伦商量好了,他非常支持。”顾沙未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北伦?”竟然不要脸的直呼名字了!

  “但是听说我需要面试和基础测试,以及发音和音调掌控的一些基本课程。不过北伦说他会陪着我的,这样我就安心好多了。”

  “你给我认真听人讲话!”这次换百里绯夏喊出了这句台词。

  “嗯?你刚刚说什么?”顾沙未没有弄清状况的眨巴着眼睛。

  “真是够了!”百里绯夏险些气到血压升高,“你闯进我的公寓不说,现在又要闯进我的事务所里,你究竟有什么居心!”

  “居心?”顾沙未急忙摆摆手,以表她的清白,“我只是被百里前辈的声音感动了而已,虽然你这个人不怎样,可是声音还真是没话说。”

  “什么?!”

  “所以是我实践约定的时候了!”顾沙未说到这里,眼睛便闪烁起了期待的光芒,“我的梦想是可以成为令时间都静止下来的人!那么,从今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百里前辈!”

  百里绯夏蓦地把眉头扭成了一个“川字”。他望着顾沙未认真的表情,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好半天之后,他才找回声音,怒不可遏的从她的身边挤开,留下一句气冲冲的:“随便你!”

继续阅读:第三幕:温和之音,声之奏鸣(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声优恋习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