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温和之音,声之奏鸣(一)
七月白鹿2018-02-06 10:225,081

  Had I the heavens‘ embroidered cloths,

  Enwrought with golden and silver light,

  The blue and the dim and the dark cloths.

  Of night and light and the half-light,

  I would spread the cloths under your feet;

  But I, being poor, have only my dreams;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William Butler Yeats《Aedh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第三幕:温和之音,声之奏鸣•The composure voice

  ——无数的光奔向记忆的大门。

  ——你有没有聆听,那回荡在耳边的,经久不息的音律。

  ——像是黑白梦境中的一抹柔亮,哪怕是双眼被蒙起,依然能够顺着那个声音前行。叹息声。落叶声。在耳朵里,有仲夏的未眠花绽放。然后,永不凋零。

  城市的冬天不比顾沙未的家乡,明明早上才下过一场薄薄的雪,到了中午,天气却又温暖如春,就算有人穿着一件单衣走在街上也不会是奇怪的事情。明明刚刚来到这里时还冷得不行,城市的天气真是令人搞不懂。

  “骗人!”校园里,穿着泡泡袖连身毛线裙的艾川薰瞪大了眼睛,“你是说,Gottes Gnade事务所?”

  “嘿嘿。”顾沙未傻笑几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额前的刘海,“是真的,那里的经纪人邀请我的。而且我也下定决心要成为声优,虽然这条路对我这种外行人来说一定会非常辛苦啦,不过我还是打算全力争取。”

  “不不,没有的事!”艾川薰连忙鼓励道,“沙未你一定没问题的,要知道我当初也是个外行人嘛!不过你还真是厉害耶,可以被Gottes Gnade事务所的经纪人亲自发掘。我听说那个事务所里不管是声优还是工作人员都是相貌一流的极品发光体,那个经纪人是不是也很帅的?”

  “小薰你见过的啊。”顾沙未笑眯眯的弯过双眼,“就是上次开车到学校接我走的混血帅哥嘛。”

  “是他?”艾川薰努力回想起记忆中的某张面容,随后伸长声音“哦——”了一声,撇撇嘴巴,“是很帅没错,可是,凭我多年的直觉判断,他一定很会花心。女性公敌。”

  会吗?顾沙未困惑的眨了眨眼睛,不过,她确实不算了解安北伦这个人,神秘指数:★★★★☆。

  “先不说这个了。”艾川薰转过头,突然露出期待的闪闪目光,“沙未,下次可不可以也带我去Gottes Gnade事务所参观一下?我也好想亲自看看那里的NO•1百里绯夏的芳容啊!”

  这个虽然问题不大,而且就算让小薰看到百里的长相她也不会四处张扬的。但是……

  “他最近的心情很糟糕,大概是因为和小薰你们事务所共同——”话说到这里,顾沙未急忙捂住了嘴巴。

  艾川薰奇怪的皱起眉,“沙未,你说什么?”

  顾沙未笑着不停挥手,表情显得有些尴尬:“没有啦,什么事都没有!小薰,你不是说马上要去上音乐课了吗,再不快点会迟到的!”

  “啊,对哦。”艾川薰这才想起来,急忙从梧桐树下的长椅上跳起身,向顾沙未道声“拜拜”后便朝远处的教学楼跑去。

  顾沙未轻轻吐出一口气。还好她及时刹车,才没有大嘴巴说出事务所的“重要机密”。其实,她也不是刻意想要向小薰隐瞒的,但是安北伦把这件事情讲给她听之后,特意嘱咐不可以对外张扬,因为,约克瑟事务所的声优们很有可能并不知道此事。

  即是——两家事务所共同拥有的《未完的诗篇》的海外版权。虽然这种“隐瞒”方式令顾沙未觉得有些卑鄙,但是不能不说,这样的确对Gottes Gnade事务所更有利一些。毕竟,百里绯夏在为爱情戏份配音时的技巧很低能……

  小薰,对不起了,请你不要怪我。顾沙未在心中双手合十的道歉,无奈的叹息一声,起身朝第三栋教学楼的教室走去。

  刚刚走到庭院后面,顾沙未就听到一个极富磁性的低沉又微微沙哑的声音从花藤的后面传过来,钻进了她的耳膜深处。

  “请不要担心,我会处理好这些问题的。我很期待您回国,而且,我一定会做到不让您失望。”像是钝钝的利器一般的声线,中部音尽管是犀利的语调,但是听起来却奇异般的舒服。

  顾沙未目不转睛地看着站在庭院中央的身影。对方倚靠在石柱上打着电话,咖啡色短发柔软的覆盖着白皙光洁的额头,学院的制服穿在他的身上,显现出了一种格外特别的优雅气质,尤其是那条深蓝色的领带配上袖口上的银制纽扣,更是衬托出了他身上流露出的沉静。

  然而顾沙未越渐渐的皱起了眉,眼睛也不自觉的睁圆,因为那个身影不是别人,恰恰是与她有过一次“无言冲突”的上东忍。也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是何方神圣,竟然会让上东忍的嘴唇抿成一条浅薄的线,淡淡的笑意勾动而出。

  还真有冤家路窄这种事情。顾沙未的背脊一紧,明明打算快点离开事非之地的,可是此时,她却怎样都移不开视线。这个人和百里绯夏有着相同的气场,仿佛天生就拥有让人将目光聚焦在他身上的魔力。

  直到上东忍合上手机,转过头来,重新恢复原本的淡漠与冰冷,注视着面前的顾沙未,微启嘴唇:“你偷听了多少?”

  顾沙未一愣,紧接着躲闪着回答:“我只是路过而已,什么都没有听到。”

  什么都没有听到?他可没有忘记这张脸,上次“偷听”他弹奏小提琴,这次又来“偷听”他讲电话。

  “看来,你每次都很会找准时机‘路过’。”上东忍的语气嘲讽。

  顾沙未对他的口吻不满,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微笑着说道:“抱歉,我还要赶时间去上课,打扰到你真是不好意思,那么,再见。”

  真是难以想象,像他这样没有礼貌又态度高傲的人怎么会被约克瑟事务所选中为《未完的诗篇》的男主角,小薰和他搭档一定会非常辛苦。亏她上次还想为与他的冲突感到不安愧疚呢,比起他来,百里绯夏为莲木雅之配音才是最适合不过的。

  这么想着的同时,顾沙未不禁一怔。怪了,她干吗要替百里绯夏说话?

  上东忍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思绪:“顾沙未?”

  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上东忍漫不经心的伸出手,拉过顾沙未身上穿着的制服,使得女生不得不向前踉跄了几步。他修长的手指抚上那枚写有“顾沙未”的名牌,似笑非笑的表情含义不明,“真是够奇怪的名字,沙未,Server,发球员的意思?”

  由于彼此过于接近,加上对方俯身而下的呼吸,顾沙未没有脸红或是心跳加速这样正常的表现,她只是感到自己被他看扁,于是用力的挣扎开,微微蹙眉:“我不知道,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他不要胡乱猜测好不好,才不是什么发球员!

  上东忍立刻抬了抬双手,表现得很无辜,“Sorry,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末了,他又将视线下移,扬扬下巴,示意她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喂,那条项链,是你的?”

  这还用问吗?

  顾沙未迟疑的瞟了上东忍一眼,点点头。

  “这么说来,你和百里绯夏的关系应该很不错吧?”这一句突如其来的问题,与其说他的语气是反问,还不如说是一种自信的肯定。

  他知道百里的事情?顾沙未有一瞬间的惊怔,不可思议的眨巴眨巴眼睛,困惑袭满眉梢,“你为什么这么说?”

  上东忍绕有兴致的眯起了狭长的丹凤眼,视线从项链的坠子上移至顾沙未白皙的脸庞上:“项链坠子上那四个英文缩写的意思,你真的不明白?”

  顾沙未摇了摇头,困惑的表情更深一层。

  “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再多说。”上东忍的声音带着一点无奈的意味,“总之,相信我们今后见面的次数应该会越发频繁。”说着便抬起手指点了点胸前的“上东忍”名牌,“请你记住这个名字。”

  这她早就知道。

  语毕,上东忍转身离开的同时不忘向顾沙未留下最后一句话:“对了,忘记告诉你。那条项链的英文字母,本来是有七个才对。”

  顾沙未愣了愣,还没等发问,就看到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她半正着嘴低下头,拿起项链盯着看,不由的喃喃自问:“七个?”

  那么,剩下的三个字母,去了哪里?

  上东忍背对着身后的女孩抿紧嘴角,目光直视前方,眼底闪过一丝带有叹息的光芒,“Lucas老师,看来,事情并没有你预想中的那样顺利。”

  他说过,想要建造一个声之天国的世界……

  果然还是有难度的。上东忍摇头失笑。

  想要加入Gottes Gnade事务所成为声优,首先要在报名截止日期之前领获一份面试表格。Gottes Gnade每三个月都会举行一次海选般的面试评定,首伦合格的面试者会被发放属于自己的号码牌,总数要维持在90至100人之内,超过的话会排到下一季的选拔中,所以可以领到百字以内的号码牌,对以打进Gottes Gnade为目标志向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当然,也有不少是靠身为事务所中的工作人员的关系获取面试资格的,这就是所谓的“走后门”。可是“走后门”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工作人员也是要判断对方有没有成为声优的价值,不然即便是所长的亲生子女,也还是无法得到认可。

  Gottes Gnade事务所是巨浪淘金的地方,想加入这里很难,冲入新人排行榜更难,企图一直活跃在一线的概率绝对不会超过千分之一。

  除非,你是第二个百里绯夏。

  而这次的面试选拔更加的严格,事务所大厅内用电子显示器打出的此次面试标语只有两个字——“共鸣”。很明显,Gottes Gnade不缺才华兼备的人,他们开始寻找可以令观众产生极其强烈的“共鸣”的人。只要听到你的声音,就会产生心悸,甚至无法动弹离去的效果,这是一种比较主观的判定。比起百里绯夏脱颖而出的那次主题“请感动时间”来讲,难度着实又上升了一个台阶,并且由于太过字数简短,琢磨清楚也是费心费力的事情。

  尤其,是对于顾沙未这种没有经历过任何培训与塑造的半路出家僧来说。

  周六下午,她被安北伦开车接到Gottes Gnade事务所。刚刚走进来,望着大厅内人潮拥挤的面试者,她惊讶的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还以为只是普通的一对一面试测验,没想到摆在面试室门口的评委照片就有五位。

  “对了,要先把这个给你。”安北伦拍拍女生的肩膀,将一个金底的圆形号码牌别在她的腰间,上面写着“26”的银色数字,“我可是特意为你挑选了一个比较吉利的号码,高音女神,千万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顾沙未摸了摸自己的号码牌,抬起头瞪圆眼睛盯着安北伦,“等等,你不是说过,Gottes Gnade事务所的面试表格领取日期不是已经截止三周了吗?这么靠前的号码,你是怎么办到的?”

  安北伦神秘的一笑,轻巧眨巴的动作极富美式化,“Not difficult,身为百里的经纪人,你要相信我在Gottes Gnade的影响力。”

  是这样吗……顾沙未呆呆的点了点头,此刻的她好没有完全进入状况,只是在安北伦的带领下站到了号码区排队等候。下意识的在大厅内四周张望,无意间瞥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休息室门口与几名漂亮女声优有说有笑的百里绯夏。

  顾沙未不禁一愣,看着他对围绕在身边的女声优们弯起的美好眉眼,精致的唇线轻轻上扬,形成一个微笑的温和弧度。尽管目前和他处于“同居”状态,可是两人接触的时间少之又少,她每天从沙发上睁开眼睛去学校,发现他早就已经不见身影。忍不住会这么想,百里绯夏也会露出那么柔和的表情?

  至少……从来没有对她如此。不知道为什么,顾沙未有种莫名的失落。

  发现顾沙未的目光所在处,安北伦也循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到百里后,不禁抿嘴一笑,靠近女生的耳边神神秘秘的说道:“百里是泡妞高手,他喜欢的小羊,从来没有攻陷不下的。”

  “呃,是、是吗……”顾沙未顿时不好意思的脸红,尴尬的笑笑。

  安北伦露出恶作剧得逞后的满意表情,耸耸肩膀,“Never mind。,Just a joke,不过真实度嘛,还是要占百分之七十的。”

  这边还在开玩笑,那边的工作人员从面试室里走出来,拿着名单朝场内喊道:“请23至26号的四名选手到面试室里面来,做好准备!”

  26号?

  顾沙未低头看了一眼腰间的号码,是她!朝安北伦点点头,急忙朝人群前面的等候线那里跑过去。

  “不要紧张,放轻松,And……Good luck!”安北伦朝女生的背影喊了一句,转而又低下头不太放心的小声嘀咕,“Shit,我就说评委人选也该让我凑个数嘛。”

继续阅读:第三幕:温和之音,声之奏鸣(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声优恋习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