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温和之音,声之奏鸣(二)
七月白鹿2018-02-07 10:183,901

  工作人员将23号和24号面试者带到了屋子里面的隔间关上门,要剩下的25号和26号在长椅上稍做等待。

  原来Gottes Gnade事务所的面试室里面有两间屋子,中间隔了一扇红木制成的雕花门,看上去隔音效果应该非常好。而这边的小屋子里,竟空旷又冷寂,四面都是白寥寥的墙壁,只有26号的顾沙未和25号面试者坐在这里。

  从刚刚一同进来开始,这个25号的高挑少年就不发一语,只是沉默的抱着双臂盯着屋子内的某一点,不清楚他是在发呆还是在沉思。

  顾沙未转眼打量起他,相仿的年纪,五官柔美,金色的头发衬托着一双与之不合拍的黑色眼睛,身上还穿着高中的制服,看来是从学校来的,衣服都来不及换。一定是重点高中,在周六还要上课。顾沙未的目光一路蔓延,发现这个少年的双腿不仅长且细,线条还非常好看,大概这就是典型的天生丽质。

  少年在这时将穿着球鞋的左脚绕到右腿上,鞋尖向上一抬,顾沙未“哇啊”的一声,吓了一跳。抬头看向对方,男生望向她的眼神没有丝毫友好可言:“喂,你看够了没有?”

  顾沙未咧嘴一笑,“啊哈哈,不好意思,是你头发的颜色太耀眼了。请问,是在哪里染的啊?”那家美发店的染色药水一定很高级,竟然完全都不掉色。

  “天生的。”他爱理不理的回应。

  “怎么可能?”顾沙未不敢相信的叫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你是混血儿?可你的眼睛是黑色的啊,只有头发是金色的太奇怪了。”

  “这我怎么知道。”男生觉得自己的头都快要被她烦大了,“麻烦请你闭嘴,你到这里来是为了研究别人的发色和眼睛的吗?”

  “当然不是!”

  “那就拜托安静一点。”一本正经的又说了一句,“而且,不要和敌人套近乎。”

  “敌人?”

  “你不知道?”男生皱起眉,觉得奇怪的望着眼前有些呆愣愣的脸孔,嘴角不由的一阵抽搐,“开玩笑,像你这种人究竟是怎么混进来的?不会是‘偷渡客’吧?”

  “不是的!我有号码牌!”顾沙未急忙指了指腰间。

  竟然真的有这种一点幽默感都没有的人。男生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随后恢复不苟言笑的表情,“总之,请你认真对待Gottes Gnade举办的面试测验,而且最终会通过的人只有二十五分之二,所以我们现在是敌人。不过,我有足够的信心打败像你这种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外行人的家伙。”

  男生的气势以及那种莫名其妙的自信令顾沙未觉得背脊一阵寒气,但是在她听来,他的声音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顶多算上是中等偏上一点,虽然声线清澈,但不免会有人觉得是浑浊之音,比起百里绯夏那种雍容华贵的声音,实在相差太远了。

  这时工作人员的出现打断了顾沙未的思绪。他向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少女点头,示意可以进来开始面试。少年不急不慢的站起身,自信满满的走了进去。顾沙未也急忙跳起来,迅速的跟上他的脚步。工作人员侧过身,转手关上了雕花的房门。

  在走进来的那一刻,顾沙未深刻的感到了这里的寂静无声,像是有一种隐形的压迫,顿时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五位评委坐在席前,中间那位的英俊中年面前摆放着的名牌最为抢眼,是红底金字的“所长•乔瑞”。

  顾沙未咕咚一声咽下口水,竟然连所长都亲自出马做评委了!

  上次在百里绯夏录制现场曾见过一面的监督Mars也在此,他扫了一眼场内,又拧开矿泉水喝豪迈的喝下几口,接着指了指中央的座式麦克风,对25号的少年说:“按照顺序,请你先来。”

  少年点头。利落大方的走到麦克前,调整好高度与音量,首先说道:“评委们好,我是25号,乔新实。”

  听到这个名字,评委们都有意无意的向所长乔瑞望去,乔瑞却若无其事的晃动着手中的金属钢笔,头也不抬的望着桌子上的文件开口:“你来配一段《海皇与牧神》里男二号席德的经典独白,剧本在你面前的桌子上,我只要听最后三句。”

  名为乔新实的少年应允,却没有拿起剧本。他轻轻吸进一口气,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眼底那种异样明亮的光芒令旁边的顾沙未不禁为之一颤。

  “光辉永不会落下,黑暗只是暂时的驻留。王一人独守破碎的城墙,神明也不由惆怅。休要用你那把肮脏锈钝的残剑立于大地,无人愿与你联手,你永是忘恩负义的背叛之徒!”

  悲伤有力的独白将众人带进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众评委纷纷抬头向他望去,眼神中有着赞许的光亮。这段号称沧桑之音的音段,竟然会由一个嗓音清澈的少年演绎出另一番味道,虽不敢称过之,却也不会有不及。

  哇哦……顾沙未也暗暗惊叹,好厉害,他原来可以按照角色来改变音质与性情,或低沉或起伏,令人不得不停下脚步来想要听个清楚。

  “还算不错。”乔瑞这才缓慢的抬起头,左手的食指和撑住下颚,然而嘴角上扬,语气不屑的一转,“不过,你故意把声线变化的张扬起来,好像在同听众炫耀‘没人可以比过我,你们都该俯首称臣’,在这点上,你就不配成为声优。”

  乔新实没有对这样的评价感到不满,好像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神情平静淡然,眼神坚定毫不躲闪。

  另一位评委老师急忙打起圆场:“总之声优的工作是要令听众在疲惫劳累之时缓解紧绷的神经,你的声音虽然算不上优秀,但是很有演技,这点非常可贵。谢谢你的表演,请等待我们稍后的通知。”

  语毕,乔新实向评委们鞠躬,跟随工作人员的指引从出口离开。顾沙未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更加的忐忑。

  如果说那样的声音与演技都会被挑出毛病来,她岂不是没有一点胜算?

  正当顾沙未踌躇不安时,Mars说话了:“26号的小姐,请开始。”

  她一愣,迅速回过神,立刻跑到麦克前站好,“各位评委好,我是26号的顾沙未。”

  Mars闻言抬起眼睛,他抓抓胡子,原来她就是北伦特意介绍过来的女孩。和刚刚的乔新实一样,都是有来头的人物。他不由一笑,绕有兴致的望着面前的顾沙未:“OK,请你配一下剧本上的《The girl is Aris》,第三页的影片开头。”

  顾沙未点头的同时拿起桌子上的剧本翻看起来,真是糟糕,安北伦要她练习的剧目这上面一个都没有,偏偏评委指名的独白她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更别说是为其配音。现场发挥?可只要她一张口,大家就会立即发现她是个毫无经验与基础的外行人,甚至连声优这个区域到底是为什么而存在的理念她都是一知半解。

  脑海里回想起百里绯夏说过的那一句:你绝对不是当声优的料。

  顾沙未不服气的摇了摇头,用力呼气,硬着头皮拿起剧本读起来的声音难免显得有些紧张:“在星星坠落的地方,在云朵升起的角落,极光偶尔会遍布于此,月神会从天而降,挥动着透明的翅膀带来福音,因为这里是……”

  “OK,到此为止。”方才沉默的乔瑞似乎再也听不下去了,望着顾沙未被中途打断之后的既无辜又错愕的表情忍不住失笑,“顾小姐,不得不说,声优这项工作似乎并不适合你,Gottes Gnade需要的是可以令听众产生‘共鸣’,而不是你这种硬邦邦的,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感情与特色的直白朗读。”

  传言Gottes Gnade的所长不但高傲并且毒舌,看来果然如此。但是顾沙未的积极性并没有因此而受到打击,她只是稍微有些郁闷。的确,她的现场发挥确实“硬邦邦”。

  Mars也没有想到北伦送过来的面试者会这么“出人意料”,他尴尬的咳了几声,清清嗓子,打算再给她一个展示的机会,“好吧,顾小姐,你不要紧张,放松就好。独白不擅长的话,你也可以唱歌,明雅的最新OST《夏之花》怎么样?很适合你的音色。”

  根本听都没有听说过啊。

  顾沙未更加郁闷,非常诚实的说道:“对不起,我不会。”

  评委席间开始小声议论,大家都撇着嘴巴摇了摇头,顾沙未从他们的表情中就已经明白——她被三振出局了。还没来得及她为此落寞,出口处突然有人敲了敲门,得到应许之后便推门而入,是《未完的诗篇》女主角洛早奈,她扫了一眼愣在原地的顾沙未,盛气凌人的眼神让人觉得难以接近。洛早奈向乔瑞行礼,随后径直走向评委席上的Mars,银色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清脆的响声。大概是在同Mars讲有关《未完的诗篇》的事情,表情有些急迫。

  就在大家都逐渐无视顾沙未之即,她突然惊慌的瞪圆了眼睛,指着洛早奈脚下的某一处高声尖叫:“啊!是蟑螂!”

  这一声高音大喊,着实让在场的所有人愣住。

  只有洛早奈吓得连忙跳起了脚,左右前后的张望,漂亮的脸孔瞬间变得苍白:“在哪里在哪里?蟑螂在哪里?”最后终于发现了爬上自己脚背的可怕生物,她急得差点哭出来,“恶心死了!快点帮我弄下去啊!”

  “请不要动!”顾沙未继续尖叫着跑过去,卷起手中的剧本瞄准洛早奈脚背上的蟑螂,“臭蟑螂,给我滚开!啊!不要跑!看我不打扁你!”

  顾沙未将蟑螂逼到墙角,挑起嘴角露出必胜的阴森笑容,举起剧本对着蟑螂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大力打,三秒钟后,无辜的蟑螂便头顶光圈的四脚朝天。

  “呼……总算是结束了。”顾沙未松下一口气,擦了一把汗水重新转过身来。

  然而她不禁一愣,因为原本对她不停摇头的评委们在此刻都露出了赞扬的神情,尤其是乔瑞,他没想到这个女孩的面试测验会以这么精彩的一段闹剧来收尾,伸出手轻轻的拍了几下,“真是让人感动啊,这种可以全部都保持在3C以上的女高音,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过了。虽然你的配音方面略显苍白,不过说不好哪天你就会像你的高音一样爆发。希望你今后可以让我快乐的度过退休之前的生活,多指教了,26号的顾沙未小姐。”

  不仅是一旁略显狼狈的洛早奈,连顾沙未自己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她半晌才回过神,迟疑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您的意思是,我……我没有被刷掉?”

  Mars笑着插话道,“笨丫头,所长已经亲自录用你了。”

  顾沙未眨眨眼睛,望向乔瑞含笑的双眼,最后咧着嘴巴开心的笑了出来。

继续阅读:第三幕:温和之音,声之奏鸣(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声优恋习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