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温和之音,声之奏鸣(三)
七月白鹿2018-02-08 09:465,584

  看着眼前女生摆出的老土造型剪刀手,站在大厅里的安北伦挑起一边的眉头,随后露出既惊奇又惊喜的笑容:“Wait,wait!Let me guess!Uh-huh……You passed?”

  顾沙未嘿嘿傻笑几声,“Yes,I passed!”

  安北伦兴奋的笑容更加深了一层,虽然对他的“高音女神”很有信心,可是此次评委中也有所长乔瑞出席,那么苛刻的乔瑞都对她举牌亮了绿灯,这对安北伦来讲完全是意外之喜。为了表达他对顾沙未成功通过面试的赞许,安北伦张开手臂,深蓝色的双眼弯成形状好看的月牙,“恭喜啦,高音女神。还有,欢迎加入Gottes Gnade事务所!”

  顾沙未先是愣了一下,对于男女性别并无太大观念的她很快笑出来,飞快的跳起来和安北伦来了一个美式拥抱,“谢谢,都是北伦的功劳!”

  然而这一幕正好被途经于此的百里绯夏撞上。走廊这边的他鬼使神差的停下了脚步,望着眼前的画面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心里还困惑的自问了一句:为什么北伦会和她抱在一起?

  从最开始就觉得奇怪,北伦对她的执著度不是一般的高涨,不仅接二连三的邀请她进入Gottes Gnade事务所,还亲自拜托负责此次面试选拔的工作人员留出了一个靠前的号码牌。百里绯夏的目光停在顾沙未腰间别着的“26”,顿时懂了,原来是为她准备的。

  该不会,北伦喜欢她?

  意识到这一点的百里绯夏瞬间眯起了眼睛,莫名其妙的感到不太高兴,他撇过嘴巴,仿佛一时之间很难接受眼前的景象。直到一直跟在他身后等待被带领到经理室发配——“Gottes Gnade事务所内部人员通行证”的18号合格者叶琉亚开口询问:“百里前辈,为什么停下来?”

  百里绯夏没有立即回复,而是停顿片刻才对她说:“没什么,走吧。”

  叶琉亚一边走一边回头,望向大厅中央的少年少女。男生是安北伦,传说中的百里绯夏的专署经纪人,业内闻名的金牌说客,外号是“狐狸”。女生嘛,听其他面试者议论过的名字,叫做顾沙未,据说是整轮比赛中第二个获得所长亲自批准通过的人。

  那副又呆又蠢的样子,最好不要指望在声优界混出名堂,哼。叶琉亚冷笑一声,重新转回头来,美丽的脸孔上浮现出一抹目中无人的笑意。要知道,她可是第一个由所长认可合格的人。

  看到叶琉亚那抹“可怕”笑容的人,是刚刚领取到事务所通行证,而是大厅里的自动贩卖机前喝咖啡的乔新实。他将最后一口热咖啡喝掉,转手将纸杯丢进垃圾筒,自言自语的讽刺道:“危险份子。”

  这时,大厅里的安北伦发现了他,随即招手唤了一声:“Hi,新实!Come here!”

  新实?顾沙未来觉得这个名字耳熟的同时,转过头去看朝这边走来的男生,然后,她的双眼瞬间瞪圆,指着他惊呼:“啊!是你!25号!”

  “嗨,偷渡客。”乔新实随意的打了声招呼,接着转向安北伦,有些失望的扭过眉头,“你说的‘高音女神’,该不会就是她吧?”从刚刚就看到他和她两个人站在一起,害他觉得不好来打扰。

  安北伦得意的点点头,“如何?”

  乔新实从鼻子里面哼一声,摊手。

  “没有品位。”安北伦反倒斥责起他来,随后露出“算了”的神情,伸出手臂揽住男生的肩膀向一脸茫然的顾沙未说道:“高音女神,正式介绍,这位25号,长相走柔美路线的美少年乔新实——是小我五个月零十二天的表弟!”

  “表弟?这么说的话……”顾沙未恍然大悟般的一敲手心,笑眯眯的咧着嘴,“你果然是混血儿!”

  笑得还真白痴。乔新实在心里吐糟。转而又回忆起刚刚看到的一幕,百里前辈似乎望向她这里很久,虽然他自己可能不知道,但是在乔新实的眼里看来,百里前辈当时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太高兴。该不会……百里前辈其实也对这种天然呆的女生有兴趣?

  还没等他在这边猜想完毕,安北伦的声音便滑进了耳朵里,“通行证已经拿到手了吧?面试时顺利吗?”

  乔新实点点头:“嗯,虽然Boss当时给了我一些难堪。”

  “原来你也通过了?”顾沙未突然好奇的插话,“不过,Boss是谁啊?”

  安北伦慵懒的笑容意味深长:“Boss嘛,当时就是Gottes Gnade的所长乔大老板。还有,Boss也是新实的父亲。”

  “不需要告诉她吧。”乔新实微微蹙眉。

  只有顾沙未万分惊讶的双手捂住嘴巴,不由自主的大叫一声:“咦咦咦——?!”

  将顾沙未送到公寓楼下之后,安北伦便开着车调头离开。

  坐在副座上的乔新实把头从车窗里探回来,时不时还从倒后镜中瞟几眼那栋逐渐消失的白金公寓。

  “这么说来,她是在和百里前辈同居?”其实他是非常惊讶的,可是偏偏天生长得这副正统的脸孔,即便是惊讶也不会遗露出十分之一。

  面对乔新实一针见血的话题,安北伦只是轻巧的勾动唇角一笑:“都是中介公司搞出的乌龙。不过也无所谓,她打算搬出来的话自然会寻找房子,但依照目前的状态来看,百里和她多相处一段时间未必是坏事。”

  乔新实将手臂搭在窗棂上,伸手撑住右脸颊,“你就这么放心让中意的女生和别的男人共处一室?”

  “No,no,no,”安北伦换手握住方向盘,“此中意非彼中意。”何况,她也不是百里的类型。

  “不然你怎么可以为她做那么多?凭我所知,假如不是提前报名参加,靠前的号码牌根本就拿不到。说白了,你根本就是通过Boss的关系拿到手的。”

  安北伦也不否认,瞟一眼表弟神秘的一笑:“随你怎样想。”

  “算了,讨论这种事情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乔新实摇摇头,侧眼望向驾驶座上的安北伦,“我感兴趣的是《未完的诗篇》,听说这次的监督是Mars,可以和他要求给我个角色吧?我想凭借这个CD剧打进声优界。”

  安北伦赞同的点了点头:“OK,我会同Mars商量。不过,你要有紧迫感。”

  “什么意思?”

  “实话告诉你,约克瑟那边也在为《未完的诗篇》配音,启用的全部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就连小小的一个跑龙套说不定都是XX模特偶像来客串。”

  乔新实露出不以为然的不屑笑意:“耍小聪明的手段,就凭约克瑟那种程度,完全没有竞争力可言。”

  安北伦刚想再说些什么,迎面的马路上却突然冲出了一个穿着米白色长裙的女生,他一惊,立刻踩下刹车,然而还是没有避免意外的发生。尽管这意外无关性命危险,却因为车牌过于靠近女生而刮坏了她的裙子,长长的一条裂缝,引来女生投过来的恶狠狠的气愤眼神。

  “Shit!”安北伦惊魂未定的咒骂一句。

  乔新实也惊吓不小,连忙扯了扯安北伦的衣角:“喂,要不要下去看看?”刮坏了人家的裙子,至少要赔偿一下。

  安北伦回过神来,立刻点了点头,可还没等他打开车门走下去,就看到女生朝着他竖起了中指,随后赶时间一般的急匆匆的朝马路对面跑去。没想到这种大美女也会摆出中指这么不文明的行为,车内的两个男生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离开,直到她消失在豪华的大厦里。眯着眼睛一看,大厦中央挂着“约克瑟”的字样。

  “Wow!”安北伦瞪圆了眼睛,随后觉得不可思议般的笑出来,“没想到她是约克瑟事务所的,难怪超级漂亮!而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我比出‘Fuck you’手势的女生!”

  乔新实呼出长长一口气,将头倚靠在车背上,“拜托,不要吓人好不好,我还以为真的会撞上去。如果你喜欢看别人竖中指的话,我每天都可以比给你看。”

  “Shut up!你又不是那种美女!”

  而安北伦怎样也不会想到,那个裙子被他的车牌刮坏的女生,恰巧就是约克瑟事务所正在制作的《未完的诗篇》的女主角——艾川薰。

  回到公寓里,顾沙未打开门时发现客厅里面一片漆黑。只有窗户敞开,夜风从外面灌进来,纱制的窗帘被卷起,簌簌的飞舞在半空中,像是有着透明翅膀的蝴蝶。

  奇怪,难道百里还没有回来?顾沙未这么想着的时候,发现有亮光从百里绯夏的房间门缝中透出来。原来他在。

  顾沙未小心翼翼的推开百里绯夏的房门,发现他正躺在床上睡觉,可惜灯光却通亮。她生怕打扰了正在睡觉的某人,于是用最轻的力度将灯的开关按掉,转身准备轻手轻脚的离开。

  “把灯打开。”房间里传来了百里绯夏低沉的,带着慵懒意味的声音。

  “……什么?”他已经醒了?

  百里绯夏睁开双眼,眼波流淌在黑暗中,两簇晶莹明亮的光点。他长叹一声,难得耐心的重复道:“说过了,要你把灯打开。我有夜盲症。”

  夜盲症?顾沙未眨了眨眼,随后点头说着“哦”,接着抬起手飞快地打开灯。房间里重新恢复了明亮,顾沙未打算关门离开时,却被他喊住。

  低低的一个“喂”的单字从他的唇缝间滑了出来。

  顾沙未条件反射的停下脚步,有些不敢相信他是在同她讲话,转过头来望向他:“有事吗?”

  他直起身形,伸着懒腰,反手捶了捶酸痛的肩胛骨,那是睡姿不良造成的后果,“听说你合格了?”

  顾沙未没心没肺的傻笑,害羞的咧着嘴巴:“对啊,百里的消息很灵通嘛。”

  “呿。”他冷哼一声,只觉得世事无偿:“该不会是评委的耳朵都聋了吧?”

  “……喂。”没想到得来的是他这样的评价,顾沙未不太高兴的沉下脸来。

  百里绯夏用戏谑的眼神看了看她,把床边的杂志拿过来,随手翻看,漫不经心的说道:“总之就凭你那种声音根本是红不起来的,别白费功夫了。像Gottes Gnade事务所这种每年都要诞生100多个声优新人的地方,你这种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竞争力。”

  从知道他是百里绯夏的那一刻开始,被他看扁或是嘲讽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只不过这一回,顾沙未的忍耐值就快要爆表,她忍不住回敬了一句:“我又没有想过要出名。而且,为什么一定要出名呢?我不过是想要让大家听到我的声音会感到快乐感动而已,其他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多想。”

  百里绯夏在心中哼一声,天真。声优界不是她所想的那种单纯漂亮的地方,即便外表再光鲜亮丽,可骨子里面的东西还是要她本人一一尝试才会明白。而且,至今他也无法认可,像她这种人怎么可能进入Gottes Gnade事务所,难道真是傻人有傻福?

  他理解不了的皱起眉头,突然朝顾沙未说:“过来。”

  “你干吗?”

  “又不会吃了你。”百里绯夏不满于她露出来的不信任眼神,抬手合上杂志,拍了拍床边的空位,“刚刚不是你自己说过的吗,要让别人听到你的声音会感动快乐。既然如此,我就勉强给你一个机会——先来感动我。”

  这么意料之外的话,顾沙未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迟疑地开口:“可是……”他一向对她成见颇深,大概是她和他八字不合,就凭这一点,她怎么可能去感动一个讨厌她的人?那样的话,全世界都可以和平相处了。

  “不愿意?”百里绯夏挑眉,接下来更加顺理成章,“还是,不敢?”

  “没有的事!”顾沙未表情认真的否决,径直走到百里绯夏的床边,盘起双腿坐下来,一副视死如归的坚决态度。

  干吗弄的好像上刑场一样,和他在一起很难受吗?百里绯夏不悦的在内心嘟囔着,故意看也不看她一眼,心不在焉的开口:“就来上次那个,你在Gottes Gnade里唱过的。”

  “你是说《Ave Maria》?”呃,他果然全部听到了。

  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无动于衷的表情代表一种默认。于是顾沙未深深的吸进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她竟然会有莫名其妙的紧张。不准自己多想,她用力的摇摇头,缓慢的闭上眼睛,静静地唱出了那首纯净圣洁的赞歌。

  Ave Maria.

  Those who suffer hold out to you.

  Your arms embrace them all.

  For you have suffered too.

  Like any other.

  Oh Holy Mother.

  Ave Maria.

  Ave Maria.

  歌声的开始,世界的喧闹之音仿佛全部都消失了。所有的嘈杂都不见了去向,记忆里是一片空旷的回声,无数道光亮飞向拥挤的出口,百里绯夏好像再次看见了曾经的过去。就如同她在上一次歌唱这首歌的时候相同,他无意间听到,内心急促的寻找着那些仿若羽毛纷飞般的声音来源。

  最后,他找到了她。

  聆听了一场来自天国的音律。

  那个人也曾带给过他这样的震撼。随着歌声的起伏,那个人的音容笑貌又再度浮现于眼前,他抚摸着黑白琴键的手指,跳跃出晶莹的水花,然而噩梦最终还是袭来,白色乐谱纷乱的房间,惊慌的雨夜,遭到背叛时的痛苦,全部都没有消失,反而清晰的历历在目。

  百里绯夏猛然睁开双眼,他突然大叫起来,捂住双耳制止她继续唱下去:“够了!不要再唱了!”

  顾沙未被吓得一惊,她第一次看到百里绯夏如此惊恐的眼神,仿佛她的歌声令他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歌声终止,一切回归原本。

  百里绯夏逐渐冷静下来,他的喘息微微错乱,手指抚上紧皱的眉心。

  “百里……你没事吧?”顾沙未端详着那张显然是受到惊吓的脸,苍白如纸,漆黑的瞳孔紧缩,肩膀的颤抖令她感到不安。

  半晌之后,百里绯夏摇了摇头,终于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抱歉……”

  顾沙未连忙挥手,“没关系没关系,是我不对!我不该唱这首歌!”尽管,这首歌是他要求的。

  气氛显然有些尴尬凝滞,顾沙未感到不知所措,踌躇良久,她才从床上跳下来,“百里,你先休息好了,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便朝门口跑去。

  在关上房门之即,百里绯夏那一句闷声的“谢谢”令她不由的停顿住动作。回过神后,她垂下眼帘,贴在门边轻声说道:

  “能进入Gottes Gnade事务所我很高兴,因为,那里是奇迹存在的地方。”

  随后,她关门离去。

  百里绯夏将头倚靠在枕头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自嘲般的勾动唇角喃喃自语:“你该不会是想说,我就是那个奇迹吧?”

  因为……

  ——“今夜,神会带着奇迹降临于你。”——

  而他直到现在也还是无法确认,他真的是大家口中的奇迹吗?

继续阅读:第四幕:慷慨之音,豹猫之眼(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声优恋习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