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第七章
洛紫湮2018-01-23 03:042,172

  “怎么会这么严重!”

  夜心蹙眉,似乎在思量什么,这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过来,按在她肩膀上,夜心偏头,只见宿修神色顿了顿,才开口说:“你手上不方便,我来。”

  夜心瞧了瞧自己被包扎住的手,听话的往后退了两步。

  鲛奴的眼神也跟着探过来,视线停在夜心受伤的手上。

  “没事没事,”夜心笑了一笑,“比起你的伤来,这不算什么。”

  鲛奴闻言,脸上神色不变,可垂下的碧眸里,却似万丈深潭,波澜顿现。

  这个少女因为自己……手上伤到如此程度,却还笑着安慰自己说没事,难道说这世上……还是有光明的?

  鲛奴眼睑略动了动,他生来就被卖出来,生活在最底层,看尽世事艰险阴暗,这委实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

  毕竟那根带着倒刺的鞭子抽在身上有多疼,他最清楚不过了。

  宿修手下动作极其麻利,不一会就给鲛奴上好了药,鲛奴整理好衣摆,冲着他行了一个海国的礼,来表示感激。

  可这个黑衣男人见此,动作却僵了僵,面上浮出一抹悲怆。

  悲怆……

  鲛奴疑惑的眨眨眼,许是自己瞧错了吧,怎么会悲怆呢?他在悲什么?

  并没有人晓得,宿修悲哀的发现,三万年的时间,桑田沧海,过往一切痕迹都被磨灭,当初的人亦是深埋黄土,真的没有人晓得三万年前的盛况。

  那是海国和人族最友好的的时光。

  三万年前,大陆兵戈四起,战乱不断,擎天大帝起于寒微,却天赋异禀,又得帝后苏烟相助,最终驱逐异族,平定天下。

  这是在擎天传里,后人所传颂擎天大帝的记载。

  可在帝后苏烟传里,却多了这么一段话:后曾于碧海遇险,为鲛人所救,后甚感激,邀海皇溯溪同游,帝闻此事甚悦,亦于帝都设宴,款待海皇,承诺世代友好。

  同年,海国与人族关系日近,推动两族的相互贸易、游玩或通婚,帝擎天同海皇溯溪击掌为约,永不相犯。

  黑衣男人眼里浮出深深浅浅的沉痛,真是……讽刺啊。

  那个人……那个毁掉一切的人……当初究竟为了什么而应下那样的合约呢?又为了什么……去毁去它呢?

  都说人类奸诈……果真是不错的。

  “你没有名字,那我就为你取一个名字,叫宁,可好?”

  宿修被少女清脆的声音拉回神思,他掀了掀眼皮望过去,只堪堪瞧了一眼,复又收回目光,垂眸默然。

  鲛奴点头,出乎意料的温顺:“好。”

  夜心满意的勾了勾嘴角,“我一路走来,听说海国的新任海皇现世,说不好鲛人一族如今的状况会被改变,宁,届时你就可以回你们的家了,你开心吗?”

  新任……海皇?

  宁不由自主的升起一抹期盼,那个预言……会是真的吗?

  据说三万年前海国覆灭时,海国的守护者龙神悲鸣长啸,而海国的祭者自刎而亡,死前曾留有预言,

  预言说:“当碧海的波涛重新汹涌,当夜幕降下,万人祷告,当天边的星轨重合,当地狱之门大开,当三万年的桑田沧海,海国的王啊,即将回来,带领我们进入新一轮洗礼,重获自由和生机。”

  如今算来,海国的王者,确是该回来了。

  宁的碧眸划过一抹坚定,“自然……开心,我一直在等着那么一天,我们的海皇回来。”

  “他一定一定……会带领我们重归家园。”

  “你们说……上次凤烟阁的鲛人拍卖,什么时候能恢复啊?”

  “哎老弟,你是没听说吧,恢复不了咯,听说是海国的王回来了,估计要好好找我们算账啊。”

  “关咱们什么事,当初屠了海国的是擎天大帝,可擎天大帝早已作古,这海皇出世也没人找啊。”

  “嘘,小声点,你不要命了,擎天大帝的坏话也敢说,不怕被护城军抓了去。”

  “怕什么……世道这么乱,谁还顾得了这些啊,哎老哥,算了算了不说这些烦心事了,咱们继续喝!”

  “……”

  安城的小酒馆倒是热闹,此起彼伏的吆喝和划拳,同帝都并无两样。

  年轻的剑客视线扫过四周,微微叹了一声,难不成那个预言真要实现了吗?眼下陵帝已然自乱阵脚,朝堂上亦是人心惶惶,再这样下去,家国堪忧啊!

  剑客大口饮了一碗酒,沿着二楼的小窗子往下瞧,人群来去,熙熙攘攘,一派繁荣昌盛,只是这样的热闹,究竟还能维持多久呢?

  那些蠢蠢欲动的暗流,到什么时候才会爆发呢?

  突然间,身侧椅子被拉开,有人坐下来,声音里尽是沉沉笑意:“不晓得这安城有什么好物件,竟是把将军也引来了。”

  剑客偏头去看来人,也跟着笑起来:“大祭司往后可别再提将军二字了,被贬之人,当不起如此称谓。”

  墨曜今日并未着祭司服饰,亦不曾执权杖,而是换了一袭常服,深棕褐色古袍,衬着他瞳仁的色泽,像极了帝都打马过街的贵公子。

  “哦?将军这是何意,陛下素来宠爱将军,又怎么会……”

  “罢了罢了,”剑客摇头苦笑,“祭司若不信,卜上一卦不就晓得缘故了,何至于如此挖苦我?”

  墨曜闻言,这才正了颜色,手指隐在衣袖下动了动,静默了两个呼吸的时候,方才重新抬头,眸子里倾泻出莫名的情绪。

  “陵帝……果真如此做的?”

  他不过离开十几日,帝都就翻了天去,叫那异族人得了便宜,陵帝还真是……黑白不分。

  墨曜眼底流露的失望恰好被剑客捕捉到,剑客哈哈一笑,反倒安慰他说:“偌大朝堂,只是我一个人走了罢了,但凡大祭司在,那些小人必然翻不出什么大事,大祭司何必苦恼?”

  “来来来!”剑客亲自取了瓷碗,给墨曜满上一碗,“喝酒喝酒,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这做人呐,还是要学会及时行乐才对,你说是不是,大祭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