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第八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189

  墨曜顿了顿,接过碗来一饮而尽,“我可能……不会再回去了。”

  剑客闻言愣住,手一抖,尚未喝尽的酒液倾撒出来,湿了衣摆。

  “为什么?”

  墨曜微笑:“因为我等的那个人,要回来了。”

  星象逐渐映出轨迹,新生的星轨同当年那人……别无二致,那么自己这些年的辗转,也终不算白挨。

  “柳弥将军,”墨曜食指一点,一束光亮涌入剑客右手腕间,“左手拿剑终究不便,墨曜今日便赠将军一礼,望将军好好珍惜这一身好本事,回帝都去吧。”

  剑客愣了愣,不可置信的望向自己的右手,墨曜居然瞧的出来自己右手经脉的损坏?还为自己修补完全,这样,以后又可以拿剑了吗?

  一想到又可以拿剑,柳弥眼里熠熠生光,可又思及如今情形,那光亮又暗淡下来,化作深深苦涩:“空有一身本事又如何?如今这情形……天不由我啊!”

  墨曜摇头,语气意有所指:“将军可是听说关于海国的那个预言了?”

  瞧着年轻的祭司神色凝重,柳弥也正色点头:“从帝都一路行来,倒真是听了不少。”

  墨曜眉梢眼角都带着沉沉笑意:“昔日在帝都时,将军身边总是带着个鲛人女子,大家都传言将军待那鲛女甚好,这会儿海国得此天机相助,那鲛女也有了回归故里的契机。若当真有那么一日,海国的子民得到自由,将军可……跟随那鲛女离去,远离这是非之乡。”

  呵呵,有意思,柳弥眼睛眯了眯,映出奇异的光来:“大祭司这是在为柳弥指条明路?”

  “不敢不敢,”墨曜掸了掸袍角不知何时落上的灰尘,似乎失了再谈下去的欲望:“只是告诉将军,陵帝昏聩,国不久兮,若我离开帝都,必然再无人能够压制那些小人,将军只要身在这片大陆,无论隐居何处都会遭到他们的追杀,还不如就此离去,倒也干净利索。”

  身着深褐色古袍的祭司飘然远去,唯有声音留在原地,经久不息。

  “将军可好好思量,毕竟擎天大陆上,鲛人一族身为奴隶的惨状已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将军难道不觉得……对他们而言,生而为奴这桩事,不太公平?”

  不太公平?

  又何止是不公平?

  年轻的剑客苦笑起来,亦是起身结了账,走出小酒馆。

  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很是热闹,可柳弥置身于这热闹里,却无端生出一种何以为家的凄凉感。

  这一路上,他受到大大小小的暗杀不下百次,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在快到安城的时候,他遇到的那批顶级杀手,也正是因此,他的右手筋脉被伤,亦是差点把命送在那里。

  于是他只能换了左手握剑。

  从师学艺时他虽也学过左手使剑,却到底没有右手用的顺心,这次大祭司一访,倒真是送了他一份大礼。

  柳弥走着走着,陡然转身,拐入一条少有人烟的小巷子,沉沉叹了一声,停住步子。

  “出来吧。”

  巷子尽头出现一个女子,她身披大大的斗篷,头戴斗笠,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可即便如此,也不难看出斗篷里女子姣好的身形。

  “你何必再跟过来?”柳弥始终不曾转身,声音却是平静的:“我不是已经放你走了吗?放你去找寻你的族人们,怎么,难道这还不够吗?”

  女子走近两步,才开口说:“大人可还是在怪凝碧?”

  柳弥深吸一口气,心知自己方才的话里泄露了情绪,他稳了稳心神:“我既不曾供出你来,又放你离开,自然是不曾怪过你的。”

  女子声音如同音乐一般,极其悦耳,她闻言摇头,又上前一步,“大人一世英名皆毁在凝碧手里,若说不怪,凝碧是不会信的。”

  顿了顿,又说:“可凝碧没有旁的法子,这是复国军上级下达的指令,而如今大人四面楚歌,受到来自帝都各方的追杀,上级有令,要凝碧来保护大人。”

  视线上移,落在柳弥右手腕间,凝碧眼里划过一抹担忧。

  刚巧柳弥转过身来,捕捉到她的这一神情。

  相伴多年,他们对彼此再熟悉不过,柳弥略觉诧异:“你晓得我右手受伤?”

  凝碧点头:“在我来的路上,传音鸟同我讲的。”

  传音鸟是海国传信的工具,素来被复国军用于传递军用情报,可自己这次却用它来追踪柳弥,委实也是……存了私心的。

  他一定不晓得,她在听说他遇刺受伤时有多焦急,亲自求了上级来安城守着他,还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毕竟他是复国军想要拉拢的人,她赶过来,也不算是全然的私心。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女子眸光动了动,张嘴刚想继续说点什么,却最终无力的合上。

  罢了,那些事情,他是没有必要知道的。

  “你走吧,”柳弥望着她,“我遇见了大祭司,右手已全然愈合,用不到你的保护,至于你们复国军的事情,抱歉,我无能为力。”

  凝碧闻言,伸出素手掀开斗篷,露出眼里深深的哀伤来:“大人可是……不要凝碧了?”

  柳弥身体微僵,耳边仿佛有声音穿越时空,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

  “来,凝碧,跟我走,从今日起,这座府邸就是你的家。”

  “大人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帝都柳弥说过的话,还从来没有不做数的。”

  “那大人……会不要凝碧吗?”

  “怎么可能!我永远都不会不要凝碧的!”

  “……”

  一个月前。

  大祭司墨曜瞧见星轨变动,奏请陵帝,外出云游,为国祈福。

  “大祭司啊,你此番出去,也别祈什么福了,好好替朕寻一下长生不老的法子才是真的。”

  陵帝人不过中年,却四肢肥胖,整个人在长期纵欲的过程中显现出一种不健康的疲态。

  此刻他正眯缝着一双眼盯着墨曜,像盯着一只猎物一样:“朕瞧着大祭司这些年容貌未改,想是也通晓几分长生之术的,怎么就不能与朕说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