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第二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172

  夜风中行色匆匆的旅人掠过大街小巷,偌大的斗篷将他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不露丝毫痕迹。

  斗笠下的人不时掩嘴轻咳,仿佛虚弱之至,但脚下速度却依旧快的惊人。

  “抓住他!”

  灯火骤起,一群官兵模样的人冲过来,将旅人逼入深巷。

  大祭司墨曜手执权杖,在人群让开的过道上走过来,宽大的黑袍扫过地面,他伸出食指轻点眉心,念起冗长的咒语。

  四周一片寂静,惟有呼啸的风声在暗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蓦然,墨曜睁眼,面色大变:“入巷!不要让他跑了!”

  权杖重重击地,发出耀眼的光,众人应声领命:“是!”

  随即扬起火把蜂拥而上,却见深巷尽头空无一人,只有几片落叶飘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声响。

  众人面面相觑,都望向巷子中央的黑袍男子,等待他的指令。

  墨曜屈指,抬眼望向天际,只见星辉交替,虽仍旧暗淡,却隐约映出华光。

  糟了!年轻的祭司拧眉,竟是“那里”的人来了,这么多年过去,“那里”终于有人现身了吗?

  强压下心底狂喜,墨曜淡淡掀了掀眼皮:“星轨黯淡之际已过,都回去吧,不必追了。”

  凤烟阁。

  “疆宁,今夜情形我还应付的来,你又何必冒险露面?”

  凤娘子换了一身日常装扮,脱下那些繁琐的首饰佩环,倚在贵妃椅上,整个人充斥着浓浓疲惫。

  被称作疆宁的黑衣男子并未换下方才出场的一袭黑衣,只是摘掉斗笠,露出一头湖蓝色的长发来,他用食指轻轻叩击桌面,面容平静而冰冷,眸色深碧,显而易见竟是个鲛人。

  若是外人瞧见此番情形必然大惊,要知道,如今世道,鲛人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只能充作奴隶和玩物,而近年来捕猎鲛人已有难度,仅有的鲛人贸易大都在凤烟阁进行,可谁也不曾想过,凤烟阁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当家、素来心狠手辣负责调教鲛人奴隶们的二当家,居然本身就是个鲛人!

  “我是看你要应付不来了。”

  疆宁叩击桌面的手指苍白纤细,隐隐透出几分病态的明晰来,他的声音出乎意料的难听,嘶哑沉重,根本不像刚刚在厅堂内那般明亮。

  凤娘子瞧着少年隽秀的面容,不由自主冒出几分叹息,刚想说些什么,却悚然一惊,骤然察觉到负手立在窗外的黑衣祭司。

  “你先下去!”

  凤娘子呼吸陡然急促,声音压低,似是有几分紧张。

  疆宁狐疑的瞥了一眼窗外,却什么也没发现,于是沉默起身,退出去。

  直到屋内一切归为平静,墨曜才现身,轻盈落在地面上。

  凤娘子薄施一礼,“大祭司自帝都远道而来,可是为着前半夜里失踪的那些个鲛奴?”

  墨曜微微摇头:“非也,我是为了救走鲛人的那个人而来的。”

  凤娘子不解,抬眼却对上墨曜似笑非笑的神情:“天一亮就撤了通缉令。”

  “为何!”凤娘子声线陡然拔高几分,“凤烟阁一次失掉那么多鲛人奴隶,可谓是损失惨重,大祭司为何令我放弃追捕那人?”

  墨曜也不生气凤娘子的无礼,只是缓缓开口:“我傍晚时刚至城主府,瞧着星象有变,就随守卫们去追捕放走鲛人的人,可你猜,他被谁救走了?”

  “谁?”凤娘子心底掀起惊涛骇浪,能在大祭司手底下救人,那该是……

  “那里的人,”年轻的祭司低低笑起来,见凤娘子不解,又补上一句:“翼族。”

  这是数万年前流传下来的规矩,擎天大陆开国帝者擎天曾对子子孙孙下过命令,凡是涉及翼族后人,必然要礼让三分,若是遇上,还要奉为上宾,绝不可与其生冲突,若有违者,非吾子孙。

  “那个人放走鲛人的……难不成也是翼族?”

  凤娘子面上浮出几分不甘,试图寻一点纰漏。

  “不要白费力气,”墨曜摇头,“但凡那里要护的人,你都不能碰。”

  “大祭司怎么知道这是那里的决定而不是某个人……”

  “茹挽!”年轻的黑衣祭司略抬了抬声线,叫出凤娘子的本命。

  凤娘子一个冷颤,猛的抬起头来,冷不丁对上墨曜含着浓浓警告的瞳仁。

  黑衣祭司手握权杖,整个人都散发着浓浓神秘之意,可他的瞳孔却是深棕色的,仿佛深不见底一般,被他这么一望,不由得生出几分寒意来。

  “茹挽,”墨曜抿嘴,眉头轻轻蹙起来,很是疑惑,“难道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三万年前,你可不是这幅德行。”

  凤娘子似是被这句话触动几分,不再年轻的脸上生出几分颓然,沉默下去。

  “我会坐镇安城,”墨曜转身,有了离去之意,“直等到那里的人出现为止。”

  窗子大开,冷风拂面,凤娘子清醒了几分,望着即将亮起来的天幕,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

  这些年,她究竟在做什么呢?贩卖鲛人奴隶,夜夜笙歌,经营着偌大的凤烟阁,亲眼看着这个国度一份份颓唐下去。

  那一个个来她凤烟阁寻欢的人,不乏朝中权贵,天下肱骨,可擎天大帝当初一手建立的国度,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明明……所有人的初心,都不是这样啊。

  凤娘子终于捂着脸,低低抽泣起来。

  如此一来,那人如果回来,瞧见如今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国度,该会是怎样的失望啊。

  “你哭什么呢?”

  嘶哑难听的声音响起,疆宁叹了口气,轻轻扯下凤娘子断掉一根护甲的手,手法熟练的开始上药包扎。

  “疆宁,”面容姣好的鲛人听得女子带着低泣的问询:“你恨人族吗?”

  “恨?”

  “你本可以生活在碧海,故里天蓝,可如今被绑上这擎天大陆,不仅声带被毁,还要一直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你,恨吗?”

  恨吗?鲛人少年有瞬息的走神,说起来,确是该恨的。

  又怎么能不恨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