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第三章
洛紫湮2018-01-22 15:032,148

  在女子含着泪意的眼神中,鲛人少年终于轻笑起来。

  他抬着头,望着这个救自己脱离苦海的女子,神色始终温柔:“至少,比起其他同伴,疆宁已经很幸运了。”

  “能够不被肆意玩弄,不做奴隶,不用日日夜夜马不停蹄的泣珠,茹挽,这要谢谢你,许我如此自由。”

  “吾以龙神的名义起誓,生生世世,都留在这里,陪着你,不离去。”

  凤娘子怔怔的望着疆宁虔诚的双目,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声叹息:“听说近来海国的复国者都开始蠢蠢欲动,有鲛人一族的巫者占卜,说是海国的王者即将归来,他会带领所有族人回归碧海,重获自由。”

  “若真有那一日,你会跟着他们走,还是……留下来?”

  黑衣少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海皇即将现世?自己怎么从不知晓?

  眸中碧色沉了沉,不自主浮出一抹期待,只不过瞬息就淹没下去,浸在那一汪碧色里,再无痕迹。

  少年低低叹了一声,神情却瞧不出喜怒:“自我入凤烟阁的第一日起,就回不去了。”

  凤烟阁素来同官府有交易,每年数以万计的鲛人奴隶大都是两方合力抓捕,疆宁身为凤烟阁二当家,做的就是调教奴隶,以及给年幼的鲛奴变身一事。

  鲛人生来人身鱼尾,没有性别,唯有成年后遇见心爱之人才会变身出腿,分化男女之别,而贩卖鲛人奴隶的人为了利益,会替没有变身的幼年鲛人吃一种药物,催化他们分化出腿,如此一来,也好供那些达官贵人们赏玩。

  疆宁望向自己纤长干净的食指,眼神暗了暗,这上面不知沾染了多少同族的血泪和诅咒,那些无穷无尽的哭嚎每夜都要入梦,搅得自己难以入眠。

  “怎么?最近又睡不好了?”

  凤娘子止了饮泣,任凭疆宁半跪着为自己包扎好指尖伤口,因着离得近,她眼尖的察觉少年碧眸下乌黑的眼圈。

  “不过老毛病罢了,无需忧心。”

  少年眼睑略动了动,长长的睫毛垂下,掩住一切情绪。

  安城另一端。

  夜心托腮,歪头盯着昏睡的旅人,他生的非常好看,好看到什么程度呢?夜心想了想,半天也没想出词来形容,便有些泄气的瘪瘪嘴,可他真的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最好看的人了呀!

  昏着的旅人眼睛紧闭,一头墨发也被解开,有几根黏在汗湿的光洁的额前,显得有几分凌乱。

  夜心小心翼翼的伸手,替他把那几根调皮的发丝拨开,眼神却不自觉望向他的胸口,刚想缩回的手略顿了顿。

  昨夜她遇见他的时候,他形色匆匆,神情已经疲惫到极致,要不然也不会在城南深巷转弯的时候一头撞上她。

  那时候夜心捂着额头跳脚,刚要大骂,渗出的灵力却陡然察觉到四周有人聚拢过来,只好硬生生咽下到嘴的话。

  “危险!”

  旅人望了望撞入自己怀里的小女子,拼尽全力咽下嘴里腥甜,提醒她:“快离开……这里……太危险了!”

  废话!夜心翻了个白眼,察觉了附近祭司权杖的圣芒,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惹得大祭司亲自出马捉拿,平白连累了自己。

  一咬牙,如今这般,可不能让族里发现自己行踪,夜心正打算自己遁走,突然发现身材高大的旅人向自己倒下来。

  仿佛疲惫到极致,旅人那双墨石般的眸子终究紧紧合上,整个人陷入黑夜。

  夜心额前青筋跳了几跳,只好顺势接住旅人冰凉的身体,突然间旅人的斗笠掉落,露出一张美的惊心动魄的面容来,长眉飞入云鬓,高鼻薄唇,生在这个人身上,无端多出几分魅惑,看的夜心一窒。

  罢了罢了,就瞧在你这张脸上,本姑娘就救你一次。

  夜心感受到越来越近的人群,微微合眼,默念起冗长的咒语。

  顿时,两人在原地消失,深巷空无一人,只有不知哪里飘来的几片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夜心晓得,鲛人一族向来有着得天独厚的美丽容颜,体温则是低于常人,碧眸蓝发,妖冶异常。

  可眼前躺着的这个男人,一头墨发,昨日夜里她也瞧的分明,男人的眸色并非深碧,而是寻常人的黑色,除了体温过低,他没有任何特征跟鲛人一族沾边。

  那她怎么会老认为他是鲛人呢?

  夜心苦恼的皱眉,自己的直觉向来奇准,这时候停在半空中的素手不由自主伸向男人胸口,她实在是想知道,如此,只好探探他的元神了。

  手指即将触及旅人的瞬息,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捉住,夜心被唬了一跳,顺着手的主人往上去瞧。

  “你醒了。”

  夜心讪讪缩回手,尴尬的打招呼。

  旅人费力的半撑起身子,眸光凌厉的射向夜心:“你刚刚在做什么?”

  刚刚在……做什么?

  夜心自然不能说要探他元神,可她一个姑娘家,好端端把爪子伸向一个男子的胸口,这该如何解释?

  夜心在心底哀嚎,面上却不动声色,状若无事的朝旅人努努嘴:“你胸前有血迹,想来是受了伤,我刚刚是想替你瞧瞧。”

  旅人狐疑的低头,瞧了瞧自己胸前,黑色衣料上果然泅出一片暗色,这才松了口气,卸下眼里防备。

  夜心见此撇嘴,明明是她救了他,这怎么搞得像自己非礼了他似的,这人救得委实……不划算。

  “不是我的血。”旅人淡声解释。

  “哦,”夜心兴致不高,但还是勉勉强强伸出手:“我叫夜心,你叫什么名字?这次我救了你,那咱们就交个朋友吧。”

  旅人瞧着那只白皙稚嫩的小手,神情明显一愣,朋友?是这个看起来小小弱弱的女子救了自己?

  心底微微一动,旅人伸手,握住女子热乎乎的小手,声音也不自觉多了几分暖意。

  “夜心,我记住了,”旅人垂眸,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你可以叫我宿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碧海青天夜夜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