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降服蛇妖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15,397

  流波之山。入海七千里的神州极东之地,烟波浩淼似水流,山下惊涛拍岸,山上乱石穿空,其间生长着无数名贵灵药却又被猛兽毒物所守,自兽妖入侵之后更是凶险异常。其中之一,名唤苏瑶草,就生于流波之山,凡人食之,可长生不老,妖魔食之,可脱换仙骨,神仙食之,可移渡修为。说是神草,却看被谁食之。为争夺此草,九州大地,动荡不安。

  少昊,后来的五帝之一。此人年少时,自命清高,不理尘世,喜饮茶,喝酒,观风景,厌恶争夺。为躲避与兄长的明争暗斗,自请命,镇守流波山。

  少昊虽然吊儿郎当,玩世不恭,可关键时刻却头脑精明,法力高强,带领一干弟子镇守流波山后,使其威名远扬,对苏瑶草虎视眈眈者,却对他忌惮三分。之后的流波山一时间算是消停了。少昊,也被世人尊称一声仙尊。

  流波山,相安无事后,几千种奇花异草生长的,格外茂盛,使流波之山花香四溢。蝶舞翩翩,对于九州大地来说哪是极美的一处仙山,是无数人心中所向往之处,当然,镇守仙山的仙尊,容貌生的极美,是无数仙子,中意之人。只碍于这仙尊,长住流波仙山,不理尘世,不问风花雪月。

  每日坐于流波之巅,清茶一壶,木琴一把,观赏流波山间翻滚的云霄。常伴左右的是其好友萧玉。萧玉,东海龙王,三皇子,被无数爱慕者者亲切的称为萧玉郎。此人,手握芳心没有千颗也有八百。成天游手好闲,不理纷争与那少昊仙尊也算臭味相同。

  日子过成了他,所期许的那般,无争无怨,淡看云舒。本来以为日子就这样以他喜欢的方式,过下去。不成想,三百年前,因为自己顺手救起一个浑身淋漓的姑娘月儿后,一切都在悄悄发生改变。

  某日仙尊和萧玉在流波山上的青香阁里,一边下棋一遍调侃对方,月儿在一旁为他们添酒,仙尊突然开口说:“玉郎呐,你可知道落月殿下?”

  被打断了下棋思路,有点不爽,但是又想知道,仙尊突然提起落月做什么,就说:“知道呀,赫赫有名的落月公主,南荒之地的女君主,四万岁时,孤身战胜,魔族十万大军,如此威名,谁会不知道呢?”说完玉郎一边思量棋局一边补了一句:“她不是失踪了么?突然提她做什么呢?”

  仙尊轻酌一口放下酒杯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说着又补了一句“只是不希望天下那个女子,像了落月公主”他们聊的太投入,忽略了身边月儿的表情,月儿抬着手,停在半空,听见萧玉说:“我赢了”才换过神来。她放下手中的勺,起身离开了。

  月儿来到庭院深处,庭院里有株桃花树,开的正娇艳,夜风吹过时,桃花香四散开来。

  夜色朦胧,半轮皎月,缓缓升起。她迫使自己拼命的想起家,想起了父母,但仅仅只是一张模糊的脸,再无更多。想起了曾经好像见过仙尊,她断断续续的记忆让她很头疼 ,想不起全部,只记得父母模糊的脸,却不知道他们是谁,在哪里任职。仙尊说发现她的时候,她浑身血淋淋,可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来到这流波山,她全然不知。只隐约觉得父母已经不在了。

  她腾空而起,向着一汪清澈的池水伸手,幻化出一把透明的散发这水气的长剑。衣袂飘飘,长发飞扬,在冷冷的夜里舞着好看的招式,她知道仙尊那句,“不希望天下那个女孩像了落月殿下“是什么意思,仙尊是觉的落月殿下经历了太多的打击,小小年纪也承受太多了。可是月儿却觉的,落月殿下,应该欣然的接受命运一切的给予,不悲不喜。无论用怎样的方式落月都该走出阴影,现在过的好好的才是,落月殿下最该做的事,就像她这般享受着留在流波山,不忆起过去 。享受留在仙尊身边的每一个日子。

  她舞动着冰剑灵动,飘逸,清雅,仿佛被她带起的满天翻飞的桃花那般轻盈。在朦胧夜色里,显极为好看。

  舞了一会,累了才停下来,站在碧池边上长剑收起时,又变为水珠四散开来,落入方才的碧池中,溅起朵朵莲花,似洁白的云絮秀起一层薄薄的水纹,搅碎了她美丽的倒影。

  次日晨起,萧玉,回到了东海,仙尊带着月儿,来到九重天,找太上老君议事。

  走在云雾缭绕的长廊上,月儿扫视天宫,她向来稳重,虽然是个小丫头片子,却从来不像其她的小女生那样,嘈嘈闹闹,咋咋呼呼。随喜却不惊容颜。

  她一向落落大方,从不胆怯,无论是见到天帝还是其他的谁。这一点仙尊甚是满意。他也常常夸夸月儿,说月儿气质非凡。月儿也是微笑着回一句,谢谢少昊仙尊夸奖。

  来到太上老君的府邸,硕大的宫殿,却没什么摆设,除了一张木榻和一副桌椅,摆放着一些简单的茶具。还有就是在大殿的中央放的一个金碧辉煌的炼丹炉。果然是老人家了,府邸竟然这般无趣。

  月儿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上前,给太上老君行礼道:“月儿,见过太上老君,此花,名唤苦菊,是仙山,众多奇花之一,具有,清肺润喉败心火之功效,是仙尊晨起时,避开日头所采。”说话间,她将盒子递到太上老君的面前。

  这太上老君,看有晚辈给自己行礼,缕缕他花白的胡子,淡淡的:“好好好,多谢,多谢!”

  月儿,不惊起身说道:“仙尊,月儿,先下去了 ”

  “好”

  月儿走后,太上老君坐在 木塔上,随手端起茶杯,说了一句:“仙尊,请”轻酌一口茶。

  接着说:“月儿姑娘,识大体,明事理,仙尊,看来管教晚辈上,很有方法。”

  少昊笑笑,说“这月儿向来,识大体,明事理。我也没教什么”

  月儿出了大殿,正在云雾缭绕的长廊上观风景,感叹着天宫风景着实好,处处都是仙气飘飘,不过与流波之巅,云霄翻滚的壮观相比还是差些,尤其是太上老君的府邸,实在无趣。月儿正在心里嘀咕忽闻喊声。

  “月儿,月儿……”月儿闻声,回头一看,原来是红玉,领着小沐云,款款走来。

  红玉本来在流波山当差,可是太上老君说红玉心灵手巧,人又机灵,帮助自己炼丹他放心。非把红玉带到他的府邸 ,做了他的首席大弟子,这对红玉这样的小仙子来说,也是找到了有力的靠山。只是她还是时常念起流波山上风景。

  小沐云则是,战神悯苍与青丘国七公主婉佞的儿子,被他父亲送到太上老君处学习炼丹之艺,由于他父母与仙尊私交甚好,时常去流波山玩耍,因此认识了红玉和月儿。

  他看到月儿后,三步并俩步的,向着月儿跑来,边跑便喊:“月儿姑姑,月儿姑姑……”月儿做好一个姿势,让沐云尽情的扑到她的怀里。

  月儿说:“小沐云,好久不见了呢!”

  沐云说:“是呀月儿姑姑,沐云都想你了”月儿看着嘟着小嘴,撒娇的小沐云,可爱极了。左捏捏右捏捏。

  一边的红玉看着这俩人亲密劲儿,吃醋似的说:“哎吆,差不多得了,啊!”

  月 儿起身问道:“红玉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呀?”

  没等红玉说话,沐云就说:“听说师傅今天要和仙尊议事,红玉 怕我无聊,要带我去甘蔗林”红玉听了笑笑不说话,看那表情就是,小家伙,算你有良心。

  沐云赶紧加了一句:“月儿姑姑和我们一起去吧”

  “一起去吧月儿,我看他们每次都聊好久呢”

  月儿想想了说:“好”

  一行三人,甘蔗林出发了。一路上红玉就好奇的问月儿:“月儿,小沐云,为什么称呼你为姑姑呢?”

  月儿笑了笑认真的回答:“当年,第一次在青香阁见到沐云,他跟着萧玉一起来的。见到我后特别腼腆,想和我说话,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众人建议,称我为姐姐,可我,要年长沐云几万岁,觉的不妥,又说叫阿姨,听着不喜欢,就说让他喊姑姑。最后就叫开了。”

  红玉笑盈盈的说道:“嘿嘿,原来如此呐!嗨!”接着又问:“月儿呐,你的少昊仙尊,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奈何他不占风月,什么时候才能感受到你对他的爱意呢?你呀,又不敢主动,真我让操心。”她像是在对月儿说话,又像是自己在嘟囔。

  其实月儿挺喜欢红玉的个性,敢说敢道的。所以这几万年来,没事就来找红玉聊天,吐心事。月儿笑盈盈的看着红玉回了一句:“你呀,还是看好你的萧玉郎吧!”

  红玉看月儿调侃自己,就快走了几步来到月儿前面郑重其事的说:“月儿我和你讲,萧玉吧,他就是个无赖”月儿白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月儿你还不信呐,我跟你将,他无赖到什么程度,三天三夜都讲不完的,你要不要听听。”

  月儿无奈,苦笑道:“算了,不听了,我信你”

  一行三人来到甘蔗林,小沐云兴奋不已,这跑跑,那看看。红玉感叹:“多好的孩子,每天让他娘亲关在太上老君的书房里读书背诗文,真是可怜,看看他现在开心的样子,要我说呀!这才是他该有的样子”

  红玉上前帮沐云挑好的甘蔗,月儿也过来帮忙,还说这甘蔗特别甜,上次他给娘亲和阿爹带了,他们都很喜欢,这次再给他们带一些,这是月儿也用法术将手上的一节甘蔗,变小到掌心里,然后放腰间。他们三人玩的整欢,却没人察觉危险正悄悄逼近。

  沐云在距离她俩不远的地方玩耍。他突然发现身后有一个黑影,他顺着黑影回头看去大惊:“我的天,好丑的妖怪!”月儿和红玉,闻声上前,看到一个婀娜多姿一身紫衣长衫,面容娇好的女妖,哦不,不是男妖。他虽然看起来美的不像话,可说话的声音出卖了他。

  他正气的发抖:“臭小子,你敢说我丑?老娘哪里丑了,先把你吃掉,再吃她俩,让你再说”说着便冲了上来。这妖真是暴脾气。月儿喊了一声:“保护沐云”跃身而起,在空中,接住了妖怪幻化的长剑,接着与那妖怪厮打在一起。月儿周身白光涌现,仙气护体,这妖怪显然得不了什么便宜,气的他呼呼的喘气,几个回合下来,他识趣儿的住手了。

  捎首弄姿的说这么一番话,:“我改变了我的计划了呢,他,悯苍的儿子呀?”说着就娇滴滴的指了指沐云。又说:“我先吃了你们俩个,然后再把小沐云带回天宫,呵呵说不定,我还能混个天妃当当呢。哈哈哈”他娇滴滴的说完一番话,还捂了捂嘴,这架势,要放在男人面前,指定管用,可红玉,月儿,沐云,他们不吃这一套啊。更何况他是个男的,是个男妖,要不要这么恶心呐?

  红玉得意的说:“臭妖怪,再来你一群妖怪都不是我们对手,这么猖狂,打赢我们再说吧!”

  月儿觉的妖怪要耍什么花招,就想先制服了再说,便上前再与他交手。这时,红玉和沐云突然听到身后有丝丝的声音,他们慢慢回头。

  沐云惊恐的说:“红玉你这个乌,乌,乌鸦嘴,一,一,一群妖怪来,来了。”沐云不是怕妖,他是怕蛇。一边说一边抓红玉,等红玉回头,那一群,妖怪已经在头顶,吐着信,虎视眈眈。

  不关怎么说红玉也是大人了,惊恐中不乱阵脚。双手合拢,做一个结界,护着沐云,自己开始与一群大蟒妖厮打。月儿见状,才想起,刚才妖在说话时根本就是在召唤同类,月儿嘴角上扬,说俩个字:“蛇妖”

  蛇妖得意的说:“美人,现在知道晚了,哈哈哈……美人,不然咱们俩就别打了,我做回我的男儿身,娶了你如何?”

  月儿,此时步步紧逼,打的蛇妖没有还手之力,月儿见蛇妖,有些喘不过气来,就双手合拢对着他的肚子狠狠一掌,威力不小。紫色内丹被打出了身体,紫色长剑,也掉在了一旁,月儿的长剑还未出鞘,就制服了蛇妖。

  在青香阁安逸的太久了,红玉和沐云从来没想到月儿会这么厉害。月儿真是深藏不露。她这一掌下去,不但制服了妖,还将那些后来一群妖都震到老远,不再得动弹。妖缓缓显出了原型。

  要不说是妖呢,翻脸不翻书还快,马上就变了态度,苦苦哀求,月儿等人:“求求仙人,放过小妖吧”确实是小妖,就连沐云都快千岁的人了,他区区千年的小妖,竟然还敢如此猖狂,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蛇妖还在苦苦哀求:“我刚刚修炼成人形,从未害过人,路径此处,见几位,有仙气,还年纪尚轻,就一时糊涂,起了歹心,求大仙放我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

  沐云却开口了:“月儿姑姑,不如放他一马吧!我这蛇妖愚不可及,竟然不知,这外家山,是我天族仙山,到此觅食简直是自寻死路。看他也是涉世未深”小小沐云此言一出,到有几分他父亲,悯苍战神的风范。月儿和红玉相视一笑。

  沐云想了想说:“这外家山,有我天宫的照福,说他为仙山一点都不过分,蛇妖,你日后就驻守这外家山吧!不能让其他的妖怪潜入,你看如何?”妖听到自己不用死了,就赶紧,千恩万谢的谢。月儿,伸手,将内丹上的妖气净化,并说:“这内丹暂时无法回到你的体能,因为它现在有我的仙气。等你潜心修炼一心向善,成为地仙时,化为人形,便可将内丹收回体内,如若不然,你将无法收回内丹”

  蛇明白,看上去是自己被束缚了,但其实是得到了点化,他识趣的说:“谢谢俩位仙子,日后我紫儿定,潜心修炼,守好仙山”说完她向着草丛爬去。带着仙气的内丹,在他的头顶上,跟着走。

  “紫儿……恶心,这么恶心,还想娶了月儿”红玉一旁还在吐槽。月儿没理她,

  这时三人突然想起来,离开的太久了,仙尊和太上老君议事大概早完了吧。红玉和月儿帮沐云拿起甘蔗,便匆匆归去。

  等仙尊出了太上老君的府邸时,看到月儿在一棵小树前等候。红玉和沐云 没有出现,只有月儿。看上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月儿暗自庆幸仙尊没有提前出来。他来到月儿面前若有所思的大量一番,说:“没出去走走吗?”月儿搪塞,还没等开口,他又说:“那我们回去吧!”

  “好”

  月儿一路上都在琢磨,要不要告诉仙尊,自己和沐云,红玉去了甘蔗林,还碰到一个变态蛇妖,还,还说要娶了自己的事。左想右想,她撇了撇嘴,难以启齿,还是不说了。就默默的和仙尊一起回了流波山。

  等他们走后,沐云和红玉才慢慢悠悠的从门后面出来,慢慢悠悠的向着沐云的寝殿走去。边走边说:“变态蛇妖说要娶了月儿姑姑,我是不会同意的。”

  红玉瞪着圆圆的大眼珠子,左想右想,琢磨不到小沐云思维,最后也说了一句:“我也不同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