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半醉半醒 悟浮生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13,489

  回到青香阁后,月儿对外家山上发生的事情,只字未提,像是什么事都 没有发生过。

  在庭院深处,一汪碧池的旁边,摆放着一张桃木桌和四把桃木椅子,少昊闲暇时就在此处喝茶,养生。月儿也喜欢这里,只是她不喝茶也不养生,只爬在木桌上浅睡,待睁开眼,看到桃花落满青丝,便要开心的笑上一笑。月儿毕竟是个小女生她喜欢桃花落在茶桌的摸样,喜欢看微风掠过时再次翻飞的花瓣,所有细微的美好,都扑捉在她的眼底。她把半棵甘蔗放在茶桌的桃花上,自己感觉着实满意,甜甜的笑了笑,起身去找酒喝了。等仙尊看到茶桌上的,甘蔗左看右看最后决定尝尝“嗯,还不错,蛮甜的”他拿着甘蔗悠闲回到了他的青香阁。

  桃花树枝枝蔓蔓,花开的甚是娇艳,有风掠过,花瓣就四处飞散,犹如千万只曼妙飞舞的碟,月儿,穿着的桃色长衫在掠过的微风中轻轻飘扬,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单是站着就十分美好。这一切悄悄的入了仙尊的眼,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最美的样子,恰好被心爱的人目睹,只是月儿还未察觉这样的幸福。

  她自顾自的找来埋酒时用的铲子,开始动手了,先把那一层飘落的桃花瓣拨开,认认真真小心翼翼,满心期待的挖出一坛酒,放好铲子,打开盖子,一连串颇有章法的动作,只为等待霎那间的,酒香四溢。月儿抱着酒坛子,闭着双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准备找一个舒服的地方好好喝上一喝。这才发现仙尊款款走来。在月儿的眼里,少昊每次的出现,都那么吸引她的目光。眉清目秀,棱角分明的脸颊,一身祥云纹缕金的绯色长衫,月儿闻着酒香,脸颊微红。

  还未等月儿开口少昊就说:“如此良辰美景,不知可否与姑娘分酒一杯?”仙尊这么一说把月儿逗笑了。仙尊皇帝之子,身份何等尊贵,退隐三界,不问红尘,情趣优雅。多少纷争烦恼,于他不过尔尔,唯守流波仙山的一片天地。如今他用这般语气说话,对月儿也是有几分喜爱之情吧。

  月儿浅浅一笑:“公子嗅酒香而来,本姑娘那有拒绝之理,公子请”月儿给少昊递去一坛,自己又去拿了一坛。

  仙尊接过酒,找到一个铺满桃花的土丘上坐下,一条腿微微圈起,拎着酒坛的手自然的垂直膝盖上。仙姿就是仙姿,随便一坐,便能坐出一道风景。月儿站在他的对面,坛与坛相碰,“公子,一醉方休可好?”

  月儿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笑盈盈的看着仙尊,仙尊也觉的她好看,但是只是觉的好看,他不想与这些晚辈有什么瓜葛,他觉的月儿只有四万岁,与他相差甚远。

  他岔开了话题:”看来月儿在外家山上的甘蔗林里,打赢蛇妖后,心情着实愉悦,今日想着一醉方休。”

  月儿搪塞:“没有,什么事都瞒过仙尊”边说边收回了举着坛子的手,同时也收回了满脸的笑颜。靠在仙尊旁边,稍微低一点的地方坐下。其实月儿也早想到什么事都蛮不过少昊,所以当少昊若无其事的说出这话时,她一点也不意外。

  少昊端起坛子饮了一口,月儿也饮了一口,少昊虽然爱喝酒,但他这人还算文雅,精致的人。用坛子喝酒的时候少之又少的。今天他愿意用坛子喝酒,一来这酒着实香,二来,也没有什么杯具可顺手拿来。其实少昊的内心深处,还是很愿意和月儿呆在一起的。他饮了一口酒接着说:“月儿,什么时候带个如意郎君回来,我也好替你把把关?我看那个被你降服的蛇妖,再修炼上个千年万年的,也是个不错的少年呢。”他自顾自的说。这时的月儿,不想听他说话,先喝了一口,觉的不错,又喝了一口,接着又喝了一口。脸颊就有些泛红了。

  仙尊又说:“听到了没,不要喝那么多酒”

  月儿搪塞的说:“听到了,听到了,啰嗦,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想着找婆家,真是心大。”

  仙尊又饮了一口酒,接着说:“月儿呐,其实有时候我觉的你还是挺幸福的。比起南荒女君落月,要幸福的多”月儿不知道,仙尊时不时的提起落月是什么意思。

  她三百年前受伤,就有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她隐约记得的爹娘的脸和那血淋淋的尸体,她隐约记得她与谁打架受了伤,栖息在一个山洞疗伤,她模糊的记忆里有人歇斯底里的喊过落月这个名字。但是断断续续的篇章,没有一个完整的画面,想不起到底发生过什么。月儿,这个名字也是在不太清晰的记忆里听来的,那个声音颇为暖心。

  月儿表情凝重脱口问到:“为什么,总是提起落月,是你很想见她吗?”

  仙尊看看月儿,叹了口气,认真的说到:“算算年头,这落月应该和月儿年纪差不多,但是她 却经历了 太多,承受了太多,她还年幼,她的父母以及全家上下几百口人就被魔族君王残害,她为报仇斩下了魔王的头颅,小小年纪不求保护,天帝找遍了南荒都没找到她的影子,就搬了一道天旨,封落月为南荒的女君,即便这样她也没出现,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经历了这么多,有个依靠总是好的,可是,她没出现过 ”

  月儿潜意识里感觉,这个落月与仙尊而言,很重要,可她却想不起,除了那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以外的任何东西。她的脑子里有无数个画面,飞快闪过,闪的她很是头疼,三百年来她总是避免这样的,让她头疼的画面。她揉揉了脑袋,缓了缓神。

  月儿没有微笑认真的问仙尊:“倘若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有一天出现了,非要嫁给你,你可以愿意娶了她?”

  少昊想了想说:”不愿意,因为内心承受这么多的女子,即便我用尽全部的热情,也无法抹平他内心受到的伤害。我怕我做不好”

  少昊他说不愿意娶,是因为怕自己做不好,不是因为其它,月儿知道仙尊的心里有她,但那不是爱。所以她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又说不清道不明。看了看手中的酒坛子,最后举起酒坛子,猛的喝起来。酒从她的嘴角留下来,留到了衣服上,她也无所谓的样子。

  少昊有点着急了,用一个长辈的口吻说:“哎呦呦,你慢点喝,这么多呢,又没人和你抢”少昊比月儿大三万五千岁,所以在月儿面前他总觉的自己是长辈。

  月儿她不胜酒力,一坛酒还没喝完,就晕乎乎了,和少昊对饮三百年,也没把她锻炼成个千杯不醉。

  “不用管我,我 ,我还能喝,给我酒”说着就站起来了,把剩下的酒,一并灌倒了肚里,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仙尊手快接住了她,这孩子手里还捏着酒坛子不放,仙尊拿过酒坛子晃了晃,“好家伙,自己不胜酒力,还喝这么快,”自己的酒才喝俩口,月儿的酒坛子已经空了。他只好放好自己的酒坛子和一个空酒坛,抱起月儿往回走。

  “给我酒,我还喝,”

  “……”

  “给我,还要喝,刚酿好的”

  还知道这是刚酿好的,真是难为你了,少昊苦笑到。“你呀还是好好睡一觉吧,喝什么喝,都成这样了。”月儿很瘦,少昊抱着她,一点都不费力,不过这家伙,喝点酒力气变大了,还不老实了。少昊把她送回她自己的木屋,这木屋,精致的很,是仙尊亲手搭建的,是月儿自己选的地方,非要和仙尊做邻居,为此月儿还高兴了很久。

  仙尊把她放在床榻上,盖好被子,准备给她找点热水擦擦脸,这时候的月儿,不老实不说,还嘟嘟囔囔的说些什么也听不清,她上次把自己喝成这样是什么时候?仙尊想了一下,也没想起来,无奈的笑了笑。

  正转身时,被月儿一把抓住,“你竟然敢抱我?额~,你,你,你又不是仙尊,好,大的胆子,臭,臭蛇妖”边说边翻腾,还做出要出拳的架势。少昊一边安抚她,一边说,

  “还想着,臭蛇妖呢?有我在这儿,借他十个胆也不敢来,放心睡吧。”说着帮她拉了拉被子。被月儿一脚又踢开了,又盖上,又一个大翻身,踢到了一边,又盖好。这下没再踢了,还嘟囔些什么也听不清,就听见说“仙尊呐~”

  “仙尊……仙”

  “对,我是少昊,我是仙尊,我在呢,放心吧”话音刚落,呼吸声,就稍微平稳了些,好家伙终于睡着了。等月儿睡着后,仙尊被折腾的有些累了,坐下歇一会,为自己倒了一杯茶,顺便观察一下,月儿还踢不踢被子,喝完这杯茶,看月儿 睡的挺老实,他才起身离开,在离开时,又给月儿掖了一下被子。少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小丫头会如此有耐心。以他的性质,醉酒之人换着旁人,估计早不管了,还给她盖什么被子。

  这流波山上仙气滋养,诸多神草生长的甚是繁茂,几株桃花树,盛放不拘寒暑,正如月儿所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在满是岩石和青竹的流波山上,这几株桃树,显的格外娇嫩。

  一阵风过片片花瓣纷纷扬扬的落到树下横卧的男子身上。男子一手执杯,神色慵懒的静静看着花瓣落下,一身祥云纹缕金的绯色长衫,更衬得他仙姿佚貌,风华绝代,这是流波山的主人少昊仙尊。他最喜欢在流波之巅的岩石上饮酒,半醉半醒间,观看浩浩荡荡翻滚的云霄,浮生若梦,好不自在。

  从月儿来到仙山三百年,给这寂静的仙山,添了一份欢乐,她时不时的学着仙尊这般横卧,这般执杯,这般半醉半醒,悟浮生。只是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灌醉了,醉后要不醉剑狂舞,要不倒头大睡。想着,着实好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