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钟山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14,223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微风拂过,几片桃花,从窗口飘来,落在月儿的床头。像是被触动了某处神经的月儿,开始有了反应,先是皱了皱眉头,接着揉揉眼睛,这才有了意识,感觉身体各个部位都乏力的很,抬起手时,还感觉重重的,脑袋也有些疼,轻轻的敲打了几下,懒散的回头望向窗口,开着的一扇窗,被稳稳的卡住,微风携着花瓣轻轻的送来,感觉甚是舒爽。如此这般细心,定是我的仙尊大人。月儿心里嘀咕着,嘴角微微上扬。

  深吸了一口气,才决定起身。好好一个美人,好好一头青丝,被自己睡的乱七八糟,毫无章法。她坐在床沿上,努力的回忆一番,自己好像是喝多了,然后,然后,是被仙尊送回了木屋,“可是我睡了多久呢?”

  月儿醉酒很少断片的,不过就算不断片,也是些断断续续的画面,想着想着脑袋一阵剧烈的疼痛。赶紧揉了揉太阳穴,挣扎着站起来,一个踉跄又坐回到床上去,她一手揉着脑袋,一手扶着床沿。

  叹了口气,正苦恼呢,突然看到桌上有一碗白粥,睡了几日自己不晓得,反正肚子空了是真的,端起白粥,先喝了一口,嗯,好喝,接着又一口,嗯,满意,接着狼吞虎咽喝光了白粥。一边喝一边还想,仙尊真是有心了,还给自己煮了一碗白粥,其实仙尊他,除了不愿意和自己有男女之情,对我还是挺好的,以后对仙尊一定要再好些才是。毕竟他一个人,住在流波山,一定很希望有个陪。不过话说回来,仙尊身份高贵,什么时候沾染了烟火气,会熬这么好喝的粥?其实月儿并不想追究这些,只是随便一想而已。

  门外一束温暖的阳光守候多时,月儿刚推开,便迫不及待的洒满她全身,深呼吸,伸一个大大的懒腰,清风和煦,揉揉的梳理这月儿的乌黑亮丽的长发,衣袂随着微风款款飘起,飘落的花瓣恰恰落在她的掌心,她欢喜着,在铺满了桃瓣的小径缓缓前行,她像熟睡了千年的精灵,欣喜的看到了熟悉而又美好的世界。

  “月儿姑娘你醒了?”月儿,闻声回头,原来是青丘狐狸洞的小狐仙,名唤狐郁。像的名字一样郁郁寡欢,十分爱操心,在青丘狐狸洞,当值大小事务,都要过问。不过此狐长相俊美,眉清目秀,一张薄唇。说起话来,颇有几分腼腆,被称为玉面小狐狸。

  他今天出现在流波山是,三天前,青丘大公主,奉青丘族,长老之命,来流波山邀请仙尊,到青丘商量青丘族七公主婉佞的婚事。不料,仙尊忙着安抚醉酒后,手舞足蹈的月儿。大公主,做为仙尊的爱慕者之一。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便识趣儿的离开了。

  今日她估摸着月儿酒醒了,就让狐郁来请仙尊。

  “仙尊临走时嘱咐狐郁,为月儿姑娘煮一碗白粥,月儿姑娘,可是喝了白粥?”玉面狐狸狐郁,恭恭敬敬的问月儿。

  从玉面狐的言语间,月儿得知自己,已经睡了三天之久,也得知,好喝的白粥是狐郁熬的,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关键是这最后一个消息,九重天上大名鼎鼎的悯苍上仙和青丘族的七公主婉佞的婚事。睡太久了脑子里转的有点慢,突然接受了这么多信息,慢三排的回答:“很好喝,有劳了”。狐郁俊俏的脸上露出淡淡的一笑。

  悯苍上仙对婉佞甚是上心,因为上次阴差阳错的误了婚礼,悯苍也因此丢了媳妇好多年。再见时,小沐云已经出生,帝君和他的小娘子,为了阻止浩劫发生,都险些打上性命。天宫众仙奋力营救,才不至于酿成大祸。虽然悯苍失去修为,婉佞也昏迷了很久,但也算保住了性命。小沐云没沦为孤儿,真乃万幸。

  在此间,为救他们夫妻二人,仙尊带着流波山的仙草也没少费心。仙尊时常与月儿提及天宫的往事。没想到悯苍真是有心,过去这么久了,还想着给他的娘子补一个婚礼。

  想想仙尊,每次月儿给他讲讲凡间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时,仙尊总是淡淡的回一句,“嗯,着实感人”

  月儿若是再往深了讲,仙尊就会问“月儿,可是想找个婆家了?”

  每次说到这 ,月儿就必须住嘴,等仙尊自己打开心扉接纳自己,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了,越想越是让人苦恼。月儿好一顿胡思乱想,一会叹气,一会撇撇嘴,一旁的狐郁,有些摸不着头脑。

  “月儿姑娘,既然已经醒了,狐郁就不多留了,先回狐狸洞了”狐郁正在和月儿道别。就听的有脚步声突进,二人闻声看去,原来是红玉,笑盈盈的款款走来。

  “红玉,你突然来青香阁做什么?”狐郁和红玉二人相互打了个招呼。红玉开门见山的就说了。

  “听说,钟山上的大公主媚儿,要比武招亲,邀请了仙族,有头有脸,样貌俊朗的公子不少,我来问问仙尊去不去?”红玉说着悄悄的看了一下月儿的表情,是笑非笑隐藏了什么似的,看向别处,看月儿怎么回答。

  狐郁挠挠头,为难的说:“这……”

  狐郁话没出口月儿,感觉接话:“那个,那什么,仙尊就不去了,他,太忙”说着,停顿了一下,又说:“但是我去,嗯,我去”

  红玉一时没忍住,咯咯的笑起来:“看把你急的,我就是来找你的”说这又靠近了月儿的耳边说,“我知道这几天,天宫和青丘都有事情要忙,太上老君,也给我放了个假,所以,我们可以去玩玩 ”

  狐郁看二位姑娘聊的甚欢,自己又插不上话。这时月儿开口了:“狐郁,我有事要离开流波山几日,请给仙尊带个话,无须担心,不日便归”狐郁做个告辞的手势,便要离开,月儿不失礼数的又说了句:“有劳了”

  二人风尘仆仆一路北上。在钟山的脚下碰到了萧玉,翩翩公子一枚。

  红玉先开口:“很巧呐~看来三殿下也想娶妻了?“

  萧玉和以往一样一手拿个扇子,着一身白衣,把手一抬笑盈盈的说道:“确实很巧,却一点都不意外”在萧玉看来,像红玉这样的女仙,就是太闲了,哪儿热闹就往儿跑。

  萧玉可是红玉朝思暮想之人,虽然她总说萧玉是无赖。可还是掩饰不住她的内心,月儿,看看萧玉又看看红玉嘴角微微上扬,“双玉合璧,我真是有点多余。”几人寒暄几句,便一起往大厅走。

  来到大厅后,各路有头有脸的公子,少爷们基本到齐了,都知道这位媚儿公主容貌姣好,品性善良,且知书达理,都为了一睹媚儿公主的好容颜,抢着往前坐。萧玉看到后面还有几个空坐,就带她俩去了后面坐。

  媚儿公主还没到,这场相亲宴会,还没开始。连宋悠悠的问:“月儿,进来可好?咱们有些日子没见了”

  “回殿下,我进日还好”

  ”这个少昊……”

  “仙尊有事要忙”月儿一板一眼的回答着。

  “哦,这样呐,”

  红玉:“……”

  “月儿,以后和我谈话不必这么拘谨,我又不吃人”说着还咯咯的笑了几下。

  “是,月儿只是怕冒犯了三殿下”

  “没事没事,不必拘谨”

  萧玉还想找个什么话题,却被突然回头的红玉白了一眼,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萧玉三殿下,虽然有点玩世不恭,有时候还有点小无赖,但从来不摆三殿下的架子,为人也算和善,在月儿的面前尤其和善。他自己也奇怪,对月儿那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第一次见到月儿是在流波山,那时月儿刚被少昊救回,和大家还不熟悉,他为了表示热情,便和月儿多说了几句话,因此还被少昊误会,喜欢了月儿,还背着月儿和萧玉嘚嘚谈了好几次,“若是三殿下对月儿有心,月儿是个好姑娘,就不要错过了,也算段好姻缘”

  萧玉每次都说,“对月儿这孩子,只是觉得亲切,没有男女之意,你再说我真急眼了啊!”少昊才罢休。

  少昊本意是想给月儿找个好归宿,没想到还没成。殊不知月儿喜欢的却是他仙尊本人。

  身着青衣,长发齐腰,一张白皙的小脸上清晰的眉眼,就像比量好画上去的一样,红玉是个美人,月儿也是个美人呸子,此刻却被另一个美人给迷住了,月儿轻轻的碰一下红玉,“谁呀?”

  “不知道”

  “好美呀!”

  “是呀!”

  “二位姑娘请!”可这二位姑娘看美人看的入神,更本没听到萧玉说话。

  “二位姑娘?”红玉这才一个机灵,这才看见萧玉,请她俩举杯。

  “二位姑娘看什么呢?”说着萧玉送着她们的目光看去,只看到一个青衣背影。

  红玉赶紧说:“没啥,你就别看了”萧玉想再看个清楚,可人已经不见了。去了屏风后面,人还没到齐,媚儿公主先露了个脸,等人到齐是才会出来。这一脸小露的不要紧,把众人看的,赞叹不已,纷纷点头,言外之意就是嗯,没来错。

  一直目送的月儿,这时开口了“区区钟山,竟有此等美人”早知道她美艳动人,可看到时还是被惊艳到了。

  “美人?哪有?”萧玉后知后觉的回头看去。

  “哦,她呀?她就是钟山上,那位美丽动人的媚儿公主,不过可惜了,太过乖巧懂事,只有自己喝苦水”说着萧玉,长长的叹息。

  媚儿此人,一向乖巧懂事,从亲身母亲仙逝后,她被二夫人吴氏抚养。那时她还是个小孩子,二夫人其实也算和善,带媚儿也如己出,二夫人自己也生了个女儿同样美颜动人,二夫人也常常为此高兴,自己有俩个这么美丽的女儿。姐妹二人也相处的很好。

  媚儿幼年生活还算幸福。可是后来发现了变化,这个媚儿慢慢长大,无论是智慧,还是样貌都高出二公主风儿高上一截。二夫人,嘴上说,她的俩个女儿如何如何的,可是还是希望自己生的能更胜一筹,可这二公主,什么事都要问问姐姐,没事就爱围着姐姐转。她母亲觉的自己生的不真气,处处离不开她的姐姐。对媚儿慢慢有了敌意,开始排斥她,不再和颜悦色了。媚儿觉的好委屈,可又不知道如何挽回母亲的心。

  前些日子,二夫人没有由来的一病不起,秦姬四处求医无果,心急如焚。此时二夫人却说要给钟山冲冲喜,多年没有喜事了,怕是晦气找来了。办了喜事兴许会好些。这么大的任务当然就落在了,大公主媚儿的身上,可这媚儿偏偏对流波山上的少昊朝思暮想。

  “可惜了,可惜了”萧玉边摇头边说。

  “不知,三殿下所言何意?”月儿,一直没怎么说话,光听着萧玉和红玉叨叨了,此时听到萧玉这话她才开口了。

  “可惜了,一对好姻缘,这媚儿公主,中意的可是,流波山上的少昊?”

  “殿下说的可是,仙尊?”

  月儿反问,红玉一旁,一边喝酒一边听,悄悄的踢一脚萧玉,这家伙 装着和没事人似的。

  “不然还会有谁?”萧玉说着打开折扇,悠悠的晃了几下。

  月儿琢磨,天宫子嗣也算是根正苗红,天生的貌美高位,再加上仙尊天生有一种吸引异性的能力,他不用做什么,就稳稳的俘获了别人的心,就像自己这样,更本抵挡不了,他的诱惑。可是她却比这位媚儿,幸运的多,因为她可以天天看到他。

  月儿琢磨竟然有些同情这位,聪慧善良的媚儿公主。

  本来呢她和红玉俩个姑娘家,来参加人家媚儿公主的比武招亲,就十分不妥了,但是碍于她们的靠山厉害,媚儿她爹,不敢管,惹不起,就由他们去了。至于这个萧玉,凑什么热闹?他说是来竞争的,从头到尾也看不出他有竞争的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