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钟山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14,961

  在钟山上旁人不知,月儿看的却很明了,萧玉根本无心来相这个亲,至于他为什么来,许是想见识一下,少昊的爱慕者是个什么 样。

  月儿便悠悠的问道:“萧玉殿下,你既已知道,媚儿 ,意属仙尊,何以还来,相这个亲?”月儿说着,喝一口酒,轻轻放下,面带微笑的看向萧玉,期待萧玉的回答。

  红玉正切喜,月儿,问了她想问的问题。瞟了一眼萧玉,见他把折扇一收,耸耸肩,把长衫的下摆,整了整,一本正经的说:“看热闹~”

  月儿“……”

  红玉:“啧啧啧~无赖本色,你说你怎么就……”话还没说完,就被连宋的折扇堵上了嘴:“小点声,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折扇从红玉的嘴边收回,红玉这才把卡住的半句话说出来“没个正行儿呢”不过这声音明显比刚才低了好多。他俩这一系列的举动,月儿看着噗嗤就笑了。可笑过之后,她又想,媚儿做为钟山的公主,又是一等一的美人,仙尊都看不上,而自己,就算长的一副好面容,却没个家族可以依靠,如何能入得了仙尊的眼。

  宴会终于开始了,钟山仙翁坐在大殿正中央,他的二女儿跟在后面,媚儿坐在靠近大殿中央的位置,今天毕竟人家才是主角。媚儿走出来的时候,生为钟山的大公主,无论是从样貌还是气场,样样都让人垂帘三尺,名副其实的美人,想想这仙尊若是娶了这姑娘,那也是一种艳福。

  媚儿坐在大殿中央,有人上前说话,她便礼貌的轻轻点头表示回礼。

  “久闻钟山上大公主,样貌非凡,知书达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今日若能与公主喜结良缘,实乃小仙万幸”说着,把手向后方伸了一下,接着说:“身后是我带来的晶莹珠宝,这些就算见面礼”众人纷纷看去,结结实实的一排箱子,真是阔气,这要是放在寻常人家,这大手笔定会被折服,可这是仙山。

  红玉摇摇头:“啧啧啧,俗气……”

  又有一位公子起身说道:“兄台,十箱金银珠宝而已,就算你把那金银珠宝堆成一座山,也难脱金银之俗气,兄台别忘了钟山,乃是天族仙山,这俗气之物还是……”最后的话故意没说出口,众人便呵呵的迎合上了,本来安静的大厅突然有些骚动。

  “兄台此言差异”不甘示弱的金银哥,又怼回去。众人一旁,看热闹的看热闹,帮腔的帮腔,本来好好的相亲会,被搅得乱七八糟。红玉和萧玉看的正欢,萧玉还时不时的,来上一句:“嗯,此人说的有道理”

  月儿回头看向媚儿,刚才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现在丝毫没有表情,就算大殿上的人为她打起来,都与她无关,大殿上的人,各自有各自的想法或目的,唯有媚儿,她的眼神像空了一般,没有思绪,知道她的意属仙尊后,再看媚儿没有敌意反而觉的着实可怜。

  月儿,一向心地善良,看不到人受了可怜,这一点比起那些不愿管闲事的神仙们,可是有人情味的多,这些上神包括太上老君,天帝,萧玉,还有仙尊等等。说道这个仙尊,月儿却莫名其妙的想帮帮媚儿,竟然仙尊,不愿接受自己,那么找个好姑娘,还是有必要的,她觉的媚儿就不错,比那些,搔首弄姿,频频献媚的女子要好的多。

  月儿正想入神,就看大家纷纷起身,走出大殿,有的特别扫兴的样子。原来这俩人越吵越凶,最后开始动手了,大厅乱成一锅粥,仙翁让他们去,想个完全之策,明日,再来。这仙翁定是心疼自己的女儿了,才让这些不靠谱的纨绔子弟走了!大家纷纷褪去,大殿上唯有月儿,萧玉,红玉还没走,仙翁走到媚儿身边拍拍肩膀说:“委屈你了孩子”

  “父亲严重了,为了母亲,女儿不委屈,”说着底下头,同样都是女人月儿视乎捕捉到媚儿眼底的那份无奈。

  他们三人上前,老翁迎上,鞠躬给萧玉三殿下,萧玉赶紧扶起说:“不必多礼”这时媚儿也给萧玉行了个礼。

  萧玉顿了顿接着说:“听说这次相亲,是为了二夫人的病?”

  “正是”

  “此法,可奏效?”萧玉一本正经的问。

  “不瞒殿下,这也是无奈之举呀!二夫人一病千年,什么法子都用了,就是不见效,这才,才……哎”仙翁,沧桑的声音,有些颤抖,说着把头扭向媚儿,看了看媚儿,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否容我看看二夫人?”

  “三殿下,请,请”

  媚儿听见萧玉要给夫人看病十分感激,觉的人家可是神,愿意为母亲瞧瞧,总是好的,兴许萧玉 殿下还真有什么法子呢。

  仙翁在前面引路,众人一路跟随。红玉,悄悄问萧玉,你什么时候修医术,我怎么不知道”

  萧玉把头抬高些说:“谁说我会医术?我只是说给看看”

  红玉瞪着眼珠子说:“人命关天,你这也太草率了,人家给予你的希望有多大,你不知道吗?”

  萧玉悠悠说道:“莫急,莫急,我不会,仙尊可会。流波山上的仙草们会”吊儿郎当,不着调的样子,让红玉无奈。

  说着几个人已经到,二夫人的房间,二夫人中年妇女的摸样,但是还算的上是个美人,虽然常年卧床不起,但是气色还不错,不像个病秧子,所以这仙翁才对她这么上心吧。萧玉嘴角上扬像是明白了什么,掏出一颗丸药递给仙翁:“这药丸是我从太上老君处,求来的九转还灵丹,夫人可以试一试”

  萧玉又道:“灵丹是给你了,若是还不见效……”萧玉停顿了一会,才把话说完。“若是还不见效,就只能请流波山上的仙尊来瞧瞧了”

  众人一听惶恐不安,我们 乃是不起眼的小仙山,虽然守护天,但是怎敢劳烦仙尊,不可不可“

  萧玉打开折扇悠悠的道:“钟山,世代守护天族,其忠心天地可鉴,我能为你做些事情,从属自己的敬佩之意,至于这仙尊,这位姑娘应该有法子”说着萧玉看向了月儿。

  他们的对话,月儿一五一十的听到了耳朵里,定了定神,好像是明白萧玉的意思了。可是这仙尊,深居青香阁,不肯多问尘世,从来不愿多管闲事,闲了,也不过是流波之巅,看看云霄。该如何让他心甘情愿的走出青香阁,实在伤脑筋。

  萧玉看月儿,正烦恼呢,就提点到:“仙尊看似不染红尘俗世,深居流波山七万年,对风月之事也不上心,但是唯独宠月儿几乎无上限,这么多年旁观者能看出来的”

  月儿就这句,‘宠月儿无上限’,想起了好多。就比方上次,月儿和萧玉喝酒 ,本来不胜酒力的月儿被萧玉一忽悠,一坛酒顷刻间下了肚,把月儿喝的酩酊大醉,大醉后的月儿直呼头疼把仙尊心疼坏了,一个劲的责备萧玉:“萧玉看你,月儿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呐”

  月儿半醉半醒时,嚷嚷说想吃外家山上甜甜的甘蔗,少昊立刻驾云而去,顷刻间砍回好多糖汁饱满的甘蔗,可月儿又说要吃戏园子里的桂花糕,少昊仙尊就专程跑到凡间,硬是等到园子开门,买上桂花糕。等他拿着桂花糕回来,月儿已经睡了,他只是微微一笑,把桂花糕放在桌子上,给月儿盖后被子。悄悄离开,萧玉见少昊这般对月儿,懒散的躺在青香阁门外的平坦的岩石上,一手拖着脑袋,一手举着甘蔗,笑盈盈的说:“少昊对月儿这般上心,干脆娶了她吧,不然你把她惯成这样,谁还敢娶她?”

  仙尊微微一笑:“她想吃,便给她买来,换成谁都会这么做”少昊,是个闲散之神,无事时,只喜饮茶,观景。可是对月儿,却颇为勤快,又耐心。这些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三日后月儿醒来,桌上的桂花糕已经换成了白粥。后来知道真相的月儿追着萧玉,要了好几天的甘蔗和桂花糕。想着着实可笑。还有上次把他最喜欢的祥云金丝的长衫剪了,去做了个鸟窝,仙尊也没说什么,还夸月儿心地善良。月儿也知道仙尊对自己比较有内心。

  对神仙而言七万岁的他正当年少,可是他年长月儿三万岁,在月儿面前总觉的自己是长辈。这让月儿十分苦恼,这次若是能让媚儿见上少昊一面,若能传为一段佳话,好过仙尊娶了别的妖妹子。

  她干脆出了个注意,让红玉带话给仙尊。刚刚从狐狸洞议事回来的仙尊,一路上还在和他的首徒长风说些什么。看到红玉有些吃惊。

  红玉这戏演的足,看到仙尊急匆匆的就说:“仙尊,仙尊,不好了,月儿,月儿她为救我,与人家钟山上的来客,打起来了,现在身负重伤,动弹不得,若仙尊不去施救,恐怕,恐怕是再也见不到月儿了”红玉把月儿的原话奉上,表情快哭出来了,红玉虽然古灵精怪,也算聪明,但她在仙尊面前撒谎,还是有点没底气。红玉想,月儿虽然算个靠谱之人,但这事着实为难了她。仙尊是谁呀,聪明盖世的神仙,一向狡猾的很,贼的很,走过的桥,比月儿和红玉走的路都多。

  “还身负重伤无法动弹,听听这话,听就是月儿那个没脑子的编出来,换换人谁会这么咒自己呀?”长风在一旁嘟囔的说。

  红玉接着说:“那个,月儿还希望,长风师兄也能去看看,若是她没得救,也好见上这最后一面”

  “哼,真是离谱,这月儿,想干什么呀?这么离谱的话也说!”长风从属好奇,想看看月儿到底在搞什么鬼。便说:“好,我去,我去见她最后一面”

  少昊自然知道,这是个谎言。可月儿为什么要,撒这样的谎?定是有事找他,少昊怎么忍心让月儿空等,说着起身同长风一起去了钟山。

  来到钟山,仙尊着浅色长衫,外搭着一件黑色外套,看起来庄严又神武,从祥云之上轻身落下,衣袂轻轻翻飞,棱角分明的脸庞,有黑发拂面。就像刚从画里走出来,养眼的很,长徒长风,跟在其后。

  仙翁携媚儿上前,小仙门在后,纷纷下跪行礼 ,“拜见,仙尊”

  月儿看到他俩,十分开心,装都懒的装一下重伤的样子,直接就扑向仙尊,结果被萧玉一把拉住“唉唉唉,这可不是在流波山,矜持点好不好?这么多人呢”

  月儿先是白了他一眼,又看向长风,嘴角上扬,笑盈盈的问长风:“怎么?来见我最后一面呀?”说着捂嘴咯咯的笑起来。这时长风,离师傅太近,不敢多言,只是微笑。

  这月儿和长风平日里就经常拌嘴,仙尊闭门,想事的时候,月儿和长风下棋,月儿经常耍无赖,长风绝不相让,嘴里还是嘟囔着,我可不和仙尊一样,假装看不到,月儿你脑子不好使吧,棋艺太烂。有时候吵的仙尊头疼。长风被罚,月儿,幸灾乐祸的偷笑。

  不过关键时候,还是挺护着月儿,他和萧玉拉着月儿往边上走,嘴里还说着:“你是不是虎呀,有这样咒自己的吗”长风和月儿的关系相处的很融洽,只是在仙尊师傅面前,他有些拘谨。

  月儿无视他的盘问,一边让萧玉往后扯,一边,喊着:“仙尊,仙尊,你放开我,放开我”

  媚儿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却不敢多看几眼,跪下哭腔着说:“求仙尊,救救我母亲”

  仙尊扶起来媚儿,这时他才知道月儿这丫头,编一堆不靠谱的谎话用意何在,他抬头看了看月儿,月儿才觉得骗了仙尊属实不太妥当,下意识的,往萧玉的身后躲了躲,萧玉嘴角上扬,对媚儿说道:“姑娘莫急,请带路”

  “是”媚儿带路,众人纷纷跟上,到了二夫人的小院,还是不久前萧玉他们刚刚来的样子,整洁干净的小院一池荷花开的正艳,荷花池旁边还有一棵开茂盛的桃花树,比起流波山的桃树小了些,却看起来也不错。在仙山上是没什么时差的,只要主人愿意用她的仙气润折,这里花可常年不败。

  仙尊和媚儿,并肩进了小屋,“长风,他们是不是很般配?媚儿,美丽,善良又孝顺,又是一位公主,多好”。

  这时长风,才听出了月儿的用意,也难怪,三百年了,仙尊对月儿,是百般呵护,可从不提及男女之情,月儿觉的仙尊心里不喜欢她也是常理。

  他琢磨着,不小心发现了月儿不大好看的脸色,月儿估计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她对仙尊的用心,三百年了长风也看在眼里。同时又觉的月儿,真笨,把自己喜欢的人送到情敌的面前。再说了,仙尊的爱慕者,何止媚儿一个。

  长风轻咳逗趣道:“咳咳咳……你说这姑娘孝顺,我看见了,也同意,你说她漂亮,我也看见了,但是不同意”

  月儿一脸疑惑的月儿盯着他,长风调皮的说:“你说她好看,让我说,还不如我家聪明伶俐,心地善良,人见人爱的月儿一半的容颜呢。”

  月儿,听了咯咯的笑起来,她知道长风是在逗她开心。

  这时仙尊从小屋里出来,看到这场景,他许是听到了,月儿把自己骗到这媚儿的面前,除了救她母亲,还有别的目的,心里有些不悦,他回头故意温柔的对媚儿说:“殿下,你母亲不日便会痊愈,这几日,陪她多出来走走,我事务繁多,就不多留了”

  媚儿,激动看到自己 心心念念的人,对自己如此温柔,心中欢喜,觉的自己可能是有机会的。仙尊救人后,就要回流波山,一刻都不多留,走时还不断的安抚媚儿不舍的眼神。

  母亲帮你救了,心上人,帮你叫来了,这剩下的就要看你们自己了,月儿拍拍媚儿的肩膀,表示鼓励。

  仙尊看着,实在恼火,他恼火月儿竟然不把自己当回事,随便就推到别人的面前。他头也不回,踏云而去。月儿和长风,萧玉和红玉紧跟其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