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14,835

  萧玉和红玉,出来钟山往天宫而去。仙尊长风和月儿驾云回流波山,一路上,仙尊都没说话,一脸凝重,他像在生气,又像在思考。长风不敢多言。月儿也不敢多言,只是悄悄的看向他,他站着不动都那么好看,偶尔被风吹起的衣袂挡住月儿的视线,她带着情绪用手一挡,还嘟囔着说:“为你找了个美娇娘,不领情就算了,还恼。哼!”仙尊突然回头,威严的盯着月儿,月儿心一慌,差点从云端跌落,还好长风手快。仙尊明明也很慌乱,可是表现出来,只有,手轻轻一抬,又收回。一时间三人间的气氛非常凝重。

  在经过一条大河时,见水流湍急,水浪翻滚,水势甚是凶猛。将拖载的木舟,顷刻间葬于腹中,滔滔河水撞击着岩石,发出天崩地裂的嘶吼,溅起雪白泡沫,岩石间螃蟹横行,鱼虾,牡蛎布满河岸,本来应该安静的河面,狂暴不安,像是有什么妖兽在水下翻滚,仙尊等人在云端俯身望去,本想去看个究竟,若真是什么妖兽作祟,也好救个急,再告诉天界,因为这里属于天界管辖,让他们作好打算,免得妖兽伤及无辜。他们刚来到河岸旁,还未靠近,就在这时,月儿突然胸口开始剧烈的疼痛,没有一点防备,痛的难以忍受,她抓着仙尊的衣袖,一瞬间几乎都站不起来。她不知道如何形容那样的疼痛感,也不知为何这样,对于仙尊和长风急切的询问,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有撕心裂肺的呐喊。

  “月儿,月儿,怎么了,告诉我”仙尊一时乱了分寸。

  长风也着急了:“刚才还好好的,这,突然怎么了,月儿”

  月儿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疼”。顿时,月儿的脸色苍白,豆大的汗滴渗出了脑门,本来漂亮白皙的脸,一时间变的扭曲。再说不出来一个字,只是捂着胸口,撕心裂肺的喊,仙尊紧紧抓着月儿的手,一时间无计可施。

  他们都不知道那一刻在月儿,脑子里闪过无数个画面,一会儿巨龙翻飞,一会儿水流湍急,一会儿鲜血满地,一会儿又刀光剑影,所有的画面加在一起,也没有一段完整的记忆,搞得她,脑袋也疼,胸口也疼。

  因为月儿突然就痛成这样,一向沉着稳重的仙尊,心疼不已,可只对着月儿颤巍巍说了句:“我们回家”

  仙尊让长风扶着月儿,他一手抬高,高过头顶,手心里顿时,金光展现,源源不断的能量输送到月儿的体内,月儿的疼痛感像慢慢的减轻了些,她瘫软在长风的怀里,不在嘶吼,不是不疼,是月儿想忍着,她缓缓精神,颤颤巍巍的叫了声:“仙尊”便晕了过去。

  月儿这一声仙尊叫的 ,把仙尊的心都叫碎了,三百年里他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如此在意月儿,他竟然那么怕失去她。仙尊从长风的怀里接过月儿,匆匆忙忙往流波山赶去。

  任那巨浪翻滚的再高些,也不想再去理。

  回到青香阁后,月儿躺在她的木塔上,身体上空浮着一株,苏瑶草,仙尊再一次伸出双手,源源不断的金光能量,再一次通过苏瑶草,输送到月儿的体内,过了一会儿,月儿的脸色开始慢慢变的红润。仙尊才停手,长风,看月儿有所好转,也松了口气,才淡淡的开口:“仙尊,月儿她这是……”

  仙尊长叹一口气说:“和月儿断断续续的记忆有关,方才,定是有一些记忆,由于什么原因迫使月儿想起,才会变得这样,我想是之前有人,在月儿,不知道或者是无力反抗时,给她的记忆下了止令,若真如此,不知月儿为何还有断断续续的记忆”

  “仙尊,咱们流波山上什么样的仙草没有,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长风反问。

  仙尊起身叹息道:“我试过了,给月儿恢复记忆不是不可能,可是这个过程,不压于她今天疼痛的程度,而且很漫长,若强行恢复,只怕月儿会在煎熬中丧命”仙尊一字一字的说着,满腔的无奈感。

  “原来如此,月儿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仙尊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仙尊:“下此止令的人,不知是好意还是恶意,若月儿有痛苦的回忆,忘记也好”接着嘱咐了几句:“长风你去休息一下吧,等明日,去一趟天宫,查查今日晴川河之事”

  “好,那我去了,您也要注意身体”说完长风看了一眼熟睡的月儿,离开了。

  仙尊坐在月儿的床沿上,端详了许久,他在想,在流波山三百年的时光太过平淡,月儿没有受到外界的干扰,过的相安无事,今日突遇此事,竟让他的一颗心如此惶恐不安,仙尊,仿佛在哪一瞬间读懂自己的心意,他是那么害怕失去月儿,看到月儿今日的遭遇,他从未有过的害怕和惶恐不安,在他淡薄如烟的生活里,月儿竟然是这样鲜活的存在,若水失去她,他的生命将像一潭死水。不知何时起,他已经喜欢上了月儿,否则她把他推给别的女人,他也不会生她的气。

  他端详着月儿,她着实是个美人,就算刚才把她折腾的满脸疲惫,也遮挡不住这精致的五官,仙尊的手轻轻的落在月儿的脸颊上。月儿微微的睁开了眼,眨着一双疲惫的眼睛,看到了仙尊,委屈的泪水哗哗的往下流,她扑到仙尊的怀里哭着说:“仙尊,我好想你”

  “傻瓜,我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可是刚才,你离我好远,我喊你,你也听不见”月儿爬在仙尊的肩上抽搐着边哭边说。

  仙尊把月儿,紧紧的抱在怀里:“都是我不好,以后不会离你那么远了,都是我不好”仙尊像哄小孩那样,哄着月儿,月儿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他琢磨月儿在他身边的三百年里,从未出现过什么状况,他以为只要把她保护在身边,一切就相安无事。可是料想这之中的这一天,来时,会这般可怕,少昊突然感觉到了害怕,害怕月儿的那一段,残缺不全的记忆,就这么一次一次的把月儿吞噬,他就眼睁睁看着,却无计可施。他抱紧月儿说道:

  “月儿,答应我,今后不许离开流波山半步,不许离开我半步,余生只许与我一人相伴”少昊压低声音认真的说,月儿感觉那个声音就源源不断的暖流,流淌着直达她的心底,本来还给自己的尊严留了一席之地,此时顷刻崩塌,彻底沦陷。

  月儿,爬在仙尊的肩上,被仙尊像呵护稀世峥宝一般,护在怀里,她推推仙尊,直起身,伸手擦去嘴角委屈的泪滴,却不小心触及到了,仙尊柔情似水的目光,几乎要把她给看化了,仙尊终于爱上自己了吗?不然怎么会……这眼神把月儿的骨头看的好酥,月儿哭的云里雾里的,但是还不忘试探个究竟,她饱满红润的嘴唇,慢慢靠近,落在了少昊的唇上,他轻抚月儿的腰间,配合着,回应着,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那一刻世间万物像静止了呼吸,静止了摇曳,朵朵桃花落入 池中,池水轻轻颤动,一浪一浪轻柔的扩散,仿佛在尽力的呵护,呵护池中一轮洁洁皎月,微风在青香阁间,不惊扰万物,款款游走,在爱的滋润下,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方才,哪一阵剧烈的疼痛几乎耗尽月儿全部的体能,她在少昊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不知不觉憨憨睡去。

  突然听到门外有踩踏树枝的声音,少昊没有理会,轻轻的把月儿放下,为了不让月儿瘫倒,一手拖着她的头,一手扶着她的腰,轻轻放在枕头上。盖好被子,才起身离去。

  原来是萧玉,他与长风一起去了趟天宫,回来后,有话要和少昊说,可是看到刚才的那一幕,不忍心打扰,就在青香阁前,那块大岩石上翘着二郎腿,默默等候。看到少昊后,便微笑着说;“仙尊,看到你和月儿如此恩爱,作为朋友真替你们开心,月儿这三百年的付出,也值了”少昊走到茶桌旁坐下,倒了一杯茶,嘴角上扬却没有言语。

  萧玉接着说:“天帝,失踪多年的外孙女落月,昨日找到了,就在晴川河的河岸上。”萧玉波澜不惊的讲,少昊一个字一个字的听,接着喝了口茶。

  萧玉说:“我记得当年,天宫找落月殿下的时候,你好像也蛮积极的,怎么如今,听得此消息,没见你,高兴呢?”

  少昊放下茶杯,看看月儿的小木屋,悠悠的道:“当年为落月殿下的遭遇感到同情,小小年纪,承受了那么多,也未曾寻找天宫的帮助,便猜想她遇到什么麻烦,这才与天宫的人一起寻找,也因为当年,和她的父母私交甚好,才会如此上心,最后也没帮上什么忙”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接着说:“如今也好,被天宫救回,算是有了依靠,我也就无需担心了。不过你说,落月殿下,与河底恶龙打斗,身负重伤,我很意外,她当年孤身大战魔界十万大军,怎么还败给一个被她镇压的恶龙?”虽然他说有些意外,却还是没有提起什么兴趣,继续询问。

  萧玉知道少昊现在最担心的是月 儿,其它的事他都不想管。于是萧玉把天帝,想请少昊去天宫,为落月殿下诊治的事,压了下来。萧玉看的很清楚,落月殿下,有那么多人陪着照顾着,还有药王在,想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是天皇失而复得外孙,太过紧张。况且落月殿下都是些皮外伤。说不定现在已经醒了,而相比之下月儿的麻烦更大些,而且月儿只有少昊,也更需要少昊。

  萧玉虽然脱口而出说了句:“为何感到意外”可他 的本意并不忍心,再让少昊继续说下去。看萧玉一幅波澜不惊的表情,少昊正想和他倾尽肺腑之言,可是话到哦嘴边,却变成:“你若真想知道,我日后再讲给你听吧,今日有些乏了”说着捏捏了前额,朋友间的默契可能就这般,‘我知道你不想说’

  确实是,近日事情太多了,悯苍和婉佞的事情,补个婚礼 而已,不足伤神。只是这月儿的事,若查不出原因,始终是个麻烦。萧玉便体贴的说:“也罢,改日吧,今天你就好好休息,照顾好月儿”

  说完便起身离开,消失在一阵轻烟中。

  次日晨起,月儿被一阵轻柔的微风唤醒,少昊早已准备好白粥和点心,等月儿洗漱完一起享用,少昊本来就很宠溺月儿,经此一事,更加变本加厉了。虽然昨日,月儿用生命疼了一回,可是有少昊强大的仙气护体,月儿的精神恢复的不错。沉浸在少昊给她带来幸福中。端着白粥,还未喝上一口就羞涩的说:“昨日 ,昨日你说,余生只许与你一人相伴,可,可还作数?”话音落地,月儿的脸色白里翻着微红,更加迷人。少昊看看月儿,故做镇定,慢半拍,又慢半拍,月儿再聪明伶俐,要论心里战,怎么可能玩儿的过这英明神武的仙尊。得不到回应,便微微抬头,不小心,又一次触及到,仙尊他老人家,足以融化,千年冰山目光。仙尊见月儿微微抬头,还是没急着开口,挑逗的嘴角上扬,淡淡开口:“忘记了,我何时说过”

  “什么,你说什么?这就,忘记了,一觉醒来,怎么,就忘了吗?”月儿,说话,本来是质问的,可渐渐变成了自言自语,她一时间不确定,自己昨天是疼昏了头吗?连做梦和现实都分不清了?可若是梦也太真了吧?原来真的是个梦?还是个无耻的梦?月儿不敢再看着仙尊。想着好好把粥喝完吧,祈祷仙尊千万不要追问。可刚一低头,就看到仙尊一张俊俏的脸,出现在前方,近在咫尺,再往前一点,就要亲上了,本来害羞的月儿突然被惊了一下,不知所措,站起来准备逃离。可是却一把被少昊仙尊结结实实的扯到了怀里:“我的小月儿,想跑吗?我说过的,不许你离开流波山半步,不许你离开我半步,余生只许与我一人相伴,你还没有答应,现在答应我,并且好好向我保证”月儿一听,昨日发生的一切不是梦,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在她的梦里,说过什么。可仙尊一下变的这么主动,又这么霸道,月儿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慢半拍的想起来埋怨,“哈,你耍我”说着挣扎了几下准备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可是他抱的太紧了,她动弹不得,更何况,她也不想真的从仙尊温暖舒适的怀里挣脱。

  这时仙尊拿出一块洁白无瑕,用鲜艳的红丝挽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特别精致的玉,上面刻着个‘月’字,仙尊笑盈盈的看着月儿说:“这是有灵性的玉,一共有俩块,一块给月儿一块给我,日后不论月儿去了哪里,我都能感应得到。这样月儿就逃不出我的掌心了。”月儿看见属于仙尊的那一块上面刻着‘昊’字

  月儿把刻有‘昊’字的玉夺过来,说道:“那仙尊也逃不出月儿的掌心”仙尊笑笑把刻着‘月’字的玉系在腰间。

  “月儿,答应我”他的声音突然低沉了好多,变的那么认真,那么严肃,少昊自己有所不知,他温柔的声音,柔情的眼神,早已把月儿一颗爱着他的心,化的七零八落。

  “好,我答应你,我保证”月儿害羞的回答。

  “日月为媒,流波仙山的奇珍异草为聘,许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仙尊含情脉脉的看着月儿,话音刚落,就深深的吻上来。这家伙大清早的就喝酒了,唇齿间缠绕着浓浓的酒香,熏的人有些晕懒,月儿微微闭着眼回应着,双手环抱在仙尊结实的臂膀上。仙尊温柔的吻着,吻的那么认真,那么用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