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牵念在心 唯美了时光
月亮婆婆2020-02-11 12:425,049

  近些日子流波山上的奇花异草生长的实在繁茂,青香阁的庭院里几株桃树,烟烟霞霞开的实在娇艳。有了爱的滋润流波仙山,处处洋溢着温馨,一草一木都显得娇羞可人。

  月儿和萧玉,在桃树旁下棋,月儿却心不在焉,随便的应付萧玉,萧玉看的出,月儿为何事忧心,噗嗤笑出声。

  “笑什么呀?”月儿白了她一眼。

  “有些人看是在下棋,这心呀,早跑到天宫去了,也难怪,这几日正是,浓情蜜意之时,仙尊几乎每天都要被天帝请到天宫,给外孙女瞧病。这外孙女自然就是,大名鼎鼎,南荒子民敬仰的女君,落月殿下。

  “萧玉你说这落月殿下,受了多重的伤,仙尊带着仙草出手相助,也该好了吧,怎么还没完没了的”月儿嘟囔着对萧玉说。

  萧玉放下一颗棋子,悠悠的反问:“怎么,不放心呐?”

  “当然不是,只是,他一走,我这心里就空空的”月儿和萧玉,平日里虽然嘈嘈闹闹,但是相处甚好,从来不藏着掖着,有什么便说什么。她才不怕萧玉笑她。

  “月儿没事的,仙尊,那可是堂堂神君,说一不二仙尊,怎会轻易就移情别恋呢。你可不知道,你受伤时,他不眠不休的守着,有多担心“

  月儿嘴角上扬,不好意思的底下了头。她心里清楚,在仙尊的心里,对落月殿下是有情感的,至于是不是爱,她也不清楚。

  “你们是在说我的坏话吗?”仙尊的声音,从月儿的身后传来,月儿顿时绽放了满脸的笑颜,向仙尊跑去,“仙尊……”

  “啧啧啧,哎,恋爱中的男女呐~啧啧啧,都不知道矜持一点”萧玉一旁翻着白眼。月儿不去理他。

  “仙尊,落月殿下的伤,好些了吗 ?”

  仙尊温柔的看着月儿。拢了拢她耳边的散发,说道:“她的伤好了,今后我们就不用再去为她诊治了”

  月儿嘴角上扬笑盈盈的说:“如此甚好!”

  爱恋中的仙尊心情甚好,本来就俊美的轮廓,看起来更加好看了。仙尊若有所思的看向萧玉嘴角上扬,一副得意的表情,还未开口。被眼尖的萧玉看到了:“少昊,我猜,你看到我父王了?他又借你的口向我催婚了吧?”

  “猜的一点没错。你这也是真该抓点紧了,要不然,龙王大怒遭殃的可是无辜的百姓,今日还说,让你二哥去一趟钟山,说是你去参加过一相亲会。估计是心意媚儿公主了,再不行,他就要亲自去了”

  萧玉噗嗤一笑:“真是离谱,好了,来你这儿,是为了讨个清净,竟然这也不清净,告辞了”这萧玉真是暴脾气,说走就走了,还没等月儿一句话说完,就与他的灵宠,消失在云端。月儿耸耸肩对仙尊把剩下的话说完:“我觉得,我觉得,媚儿也不错呐,仙尊,你说是与不是”

  “是”此言一出,月儿突然好安静。

  仙尊又赶紧改口,“不是”

  月儿抓着仙尊的衣袖甩来甩去咯咯的笑起来:“到底是不是”

  “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狡猾的仙尊,把月儿逗的咯咯的笑起来。看着俩人有说有笑的背影,真是羡煞旁人。

  萧玉懒散的坐在云端,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优哉游哉飘。还自言自语的说:“娶妻,娶妻,非要娶妻不成?我一个人过的不是也好好的么,切,你们都怎么想的,一个俩个都一样,你们要娶妻,就要逼着我也娶啊,可本上神,就喜欢一个人,你说对吧雀儿,一个人多好”金丝雀是有灵性的仙鸟,听主人此言,对着苍空,一声长鸣!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累了,来到若水之处歇脚,一人一鸟,慢慢悠悠的向河边靠近。忽闻平静的河面传来一阵,优美动听的琴声,那琴声,悠扬而清澈,一种情韵却令人回肠荡气,虽琴声如诉,所有最静好的时光,最灿烂的风霜,而或最初的模样,都缓缓流淌起来,而琴声如诉,是在过尽千帆之后,看岁月把心迹澄清,是在身隔沧海之时,沉淀所有的波澜壮阔,在懂得之后,每一个音符下,都埋藏一颗平静而柔韧的心灵。萧玉心中的苦恼,瞬间被驱散的没了踪影,萧玉,感叹:“好优美的琴声,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

  就在此时琴声突然停止了奏响,萧玉,在平静的河面上搜寻一番,未果。感到有些失落,却不忍就此离去,稍时突然就听到河面上,哗啦啦一声,他闻声回头望去,只见一位美丽的女子,显身河面上,周身被水花缠绕,漂浮的水,拧成一条条水线,女子在中央,从河面上飘飞而来,靠近一些,看清了女子白皙可人的面容,看不出有任何胭脂修饰过的痕迹,长发飘飘,着一身淡蓝的水色长衫,再没有其它任何的颜色,没有发钗挽发,没有胭脂水粉,她如出水芙蓉般美丽,不加修饰就美的大方自然,清新脱俗,女子落地时,周身的水线自动消失,萧玉看着美人,心跳也不知漏掉了几拍。

  早把自己刚才和雀儿说的话,忘的一干二净,雀儿看看这没出息的家伙,不想理他,拍拍翅膀飞走了。

  “可是若水的琴声,打扰了贵客的游行,若是如此,若水实在抱歉”温柔甜美的声音,听的萧玉有些不知所措,他漏掉的心跳开始补拍,扑通扑通。不过他表面上还算沉的稳,没漏出什么破绽,和少昊那家伙呆久了,自然学来不少,狡猾的招数,再说,萧玉,本身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和那仙尊的品性半斤八两。萧玉故做镇定说:“姑娘,可是这若水之滨的守护神,人称若水仙子?”

  若水窈窕淑女,温柔切不失礼数的回答了一句:“正是”

  萧玉心中莫名其妙,暗自窃喜,不过看起来还算有章法,他把头稍微抬高了些自我介绍:“我乃青西海龙王的三儿子。萧玉”

  “原来西海三殿下,久闻西海有位凤珠殿下,容貌生的极美,可谓是九州四海无人能及的美人。不曾想,萧玉殿下,倾世容颜,同样举世无双,今日一见,才算见识了,何为俊美”

  此言一出,突然觉的不妥,初次见面就这般夸人,人家会怎么想,可这话,说一半,怎么才圆了去?只好大大方方的说了。可这萧玉,无心听这些猫腻,若水的样貌如何美丽不说,身段如何纤细不说,单是那,揉美,动听的声音,足以让萧玉迷醉。

  后知后觉的萧玉忽闻俊美一词,觉的有些耳熟,俊美,俊美,终于想起来了,对,是月儿这样形容仙尊的。他窃喜,是不是女子都会这般夸自己的心上人。

  萧玉坦言:“方才听到若水的琴声,满心碎事,瞬间驱散。”

  若水把水袖一抬瞬间幻化出一架放着蓝光,且透明的竖琴,和一把同样颜色椅子,若水为萧玉,独自演奏,萧玉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半卧在一块大的岩石上,享受着,无比动听的琴音,美好的有些不愿意离开。

  若水之滨,一轮皎月,冉冉升起,河畔的风,吹起若水单薄的衣袂,美的如画。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那么快,萧玉准备离开时,若水相送,他对白真有好感不藏掖,“茫茫若水之滨,无边无际,不曾想今日能与萧玉殿下一起谈谈心声,着实开心”停顿了一下又说:“哦对了,萧玉殿下,不知是为何时忧心?”

  萧玉想了想,对呀,我为什么事忧心来着,一时间还想不起来了:“过去的事,无需再提,多谢若水仙子的琴音”萧玉准备离去,又停下脚步说:“得了空,还会来听若水仙子抚琴,不知道会不会叨饶了仙子”

  若水,甜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说:“当然不会,若水之滨拜访之人甚少,若水很希望有人来叨扰”

  后来萧玉,真 的又去几次若水之滨,与那若水仙子相谈甚欢。若水还把这些年若水之战后发生的趣事讲给萧玉听。

  当年若水之战后,好多仙者和凡千里迢迢,来祭拜。有些人,来时心事重重,听了琴声后便释然,心情愉悦的离开。可有些人,却不喜琴音,若水看他不太开心,就想的为他弹上一曲,不曾想哪仙者,起身就走,边走边说,太吵了,太吵了!

  萧玉回到流波山,后把这一段讲给月儿听,月儿听的捧腹大笑,还说:“好可爱的若水,什么时候把她带到流波山,让我们看看”

  萧玉和月儿聊的甚欢,这是突然有人来访,来者正是他们口中的落月殿下,月儿还不曾见过她呢,这次是第一次,她身着华服,盛气凌人的站在哪里,一起陪同的有俩位仙娥。萧玉清楚看到落月殿下看到月儿后,那不自在甚至有些胆怯的反应,可是她见月儿上前给她行礼:“见过落月殿下,久仰落月殿下大名”

  落月很快调整了心态,白了月儿一眼却不再理会。把头抬的高高的,往前走去。先前萧玉以为是姑娘之间吃醋的表现。

  发生的这一切正好入了,刚刚敢到的悯苍和婉佞的眼 ,还有大师兄长风的眼。月儿上前给悯苍和七公主行礼,悯苍点头,表示回礼。七公主婉佞轻抚月儿,笑盈盈的说:“月儿不用多礼”

  哼,这落月殿下,就这么几日就被天黄宠坏了,目中无人,耀武扬威的样子令人厌恶。不过月儿也不是吃素的主,这笔账先记下了。

  众人来到青香阁别院的一处凉亭里,纷纷找最舒适的位置坐下。这里有茶有酒,想喝什么自取,也没有那么多的礼节和束缚,还可以看看常年不败的奇花异草,着实不错。只是不见仙尊,落月开口说:“仙尊呢?怎么不见仙尊?“

  ”仙尊去给苏瑶草松土,马上就回来”月儿不急不躁,稳稳的回了一句。没想到这落月殿下还来劲了。

  “哼,这些粗活不是有你来干嘛,怎么还要麻烦仙尊”说话时那个盛气凌人的劲儿,恨不得上去把月儿给捏碎了。哪来那么大的恨意?她也不管,在场的人,除了月儿和长风。在其他人面前她也算个晚辈吧?

  不管怎么样都该规规矩矩像个天族公主的样,就算传说中的她战功赫赫,威风凛凛,遭遇坎坷,也不能放肆到,给她的战神父君和大公主母亲丢人吧。但她全然不顾这些,在天帝的袒护下,生活的耀武扬威。如此欺负月儿,姗姗来迟的二师兄长乐,看不下去了,“师傅,疼月儿,疼都疼不够,怎么舍得,让她干活计?”

  “怎么,连话都不会说,还要麻烦别人替你说吗?”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萧玉和悯苍互相看了一眼,微微一笑,没说什么继续喝茶,萧玉,和大师兄都了解月儿这丫头,知分寸,懂进退,谁惹了她,那也不是块好啃的骨头。所以他不动神色,就等着看月儿如何收拾她。

  月儿悠悠的放下茶杯,站起来走到这个落月殿下的面前,她竟然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月儿嘴角微扬冷冷的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战功赫赫,心怀天下,战的了妖王,美的过天仙,受得起敬仰的落月殿下,竟如此不知分寸,不懂礼数,”悯苍,修长的手指捏着杯盏,淡淡低眉,他琢磨,刚才,月儿丫头的一席赞赏,看起来,这个落月殿下样样都配不上。到是月儿这丫头,谈吐不凡。萧玉,挑眉看热闹,心想月儿此言,说的没错,就是太客气!月儿一边冷冷的说,一边往前走,这个英勇神武的落月殿下,竟然被月儿步步为营的步伐,逼的节节后退。相比之下,那一刻的月儿才算的上英勇神武吧?才有战神吕真的气魄吧?才配的上南荒女君的称号吧?

  这个落月殿下一时间,恼羞成怒,准备长剑出鞘,可惜月儿不给她这个机会,只见月儿,伸手扣在茶杯上,然后缓缓抬起,竟然,用茶杯之水幻化长剑,旁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一个劲的拍手较好。这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法术,但是,众神猜想,月儿一定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可惜她失忆了。月儿出剑非常快,传说中的落月殿下,那可不是个好惹的人,魔界十万大兵,都被她击退。可是奇怪的是二人交手时,落月殿下显然有些吃力,占不了上风。她气呼呼又觉的在众人面前丢了颜面,就给自己辩解说:“若不是,大战恶龙,让我受了重伤,今天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众人唏嘘,哦,对,人家受伤了,伤势还未痊愈。想趁月儿不备拿起茶杯砸向月儿,这时的月儿已经稳稳的坐在茶座上,一柄长剑也回到了茶杯中。茶杯还未落下,有人挡住了落月的手,再一看,仙尊出现了,仙尊看月儿,没受伤,也懒得和她计较,只是冷冷的说:“落月殿下,看来伤势痊愈了,来我流波山大显身手了?”

  这落月翻脸比翻书还快,突然嗲嗲的说:“仙尊,方才,方才这女仆人,她欺负我”

  “殿下,误会了,她不是女仆,她是我,流波山的女主人,她叫月儿”此言一出,仙尊实力护妻,真是大快人心。把面前的这个落月都快气炸了。任你位高权重,任你名声远扬,依然斗不过月儿。

  看完热闹的神仙们起身,欲离开。仙尊问:“各位今日齐聚流波山,可是有事找我?”

  悯苍“没有,我们本来是,去青丘的,看到流波山比较热闹,就拐了个弯儿。”悯苍堂堂战神,也是活脱脱的为老不尊。

  仙尊问,“月儿,没事吧?”月儿摇摇头。“那我们也去青丘吧!”月儿,依然没有言语,微笑着点点头。

  仙尊心疼她受了委屈,把她拉在怀里安抚着。一旁的萧玉笑笑,先走一步,不经感叹,月儿小丫头片子,好手段。在仙尊面前的表现,把那落月气够呛。

  受了气的落月殿下回到天宫,又是砸盆摔碗,狰狞的面庞恶狠狠的说到,“三百年了,你竟然藏在流波山,你为什么总和我抢,从前你和我抢父的疼爱,现在又要和我抢,仙尊。好再你忆不起过去,你也忘记了自己是谁。你等着,如今我身份不同了,我就不信我还斗不过你。今日之事,日后我让你 加倍偿还,仙尊,必须属于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诛花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